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面子和钱,一个都不能少!
    骨科病房,附属医院所有的骨科精英积聚在一起,商讨秦昊的下巴复位的相关事宜。

    秦益繁神色凝重的坐在一群医生当中。最近他风头很背,先是父亲不明原因的病倒,到现在都没查明原因,现在宝贝儿子又出事了!

    这些医生都是他紧急召集来的。接到派出所所长夏东海电话之后,秦益繁一时一筹莫展,作为商界的大鳄人物,他讨厌被人胁迫的感觉,所以,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联系苏越,而是召集了这些医生,他宁愿多出些钱给医院,也不愿意相信苏越!

    “秦总,不瞒您说,令公子的下颌关节的解剖结构确实很罕见,人工复位恐怕有难度.......”骨科主任刘主任讪讪的说着。

    “有难度说明还是有办法啊!你们想想办法,要是可以不动手术的话,我奖励十万块!”秦益繁大气的说着。

    “秦总,这不是钱的问题,我在法国留学的时候,曾经遇到过类似的病历保守治疗一周后不得已还是采取了手术的方式........”骨科的后起之秀葛医生开口道。

    “如果秦总愿意,我们可以尝试一下手工复位,但是,需要在x线的照射下进行,辐射很大不说,成功的几率也不高。”刘主任见秦益繁脸色有些难看,小心的问着。

    “成功的几率有多大?”秦益繁问。

    “大约一到两成,不过,万一多次复位不成功的话,会对关节面造成损伤.......”刘主任声音越说越小。

    “一群废物!”秦益繁的手掌在桌子上用力的拍下去,然后愤怒的起身,摔门离去。

    骨科医生面面相觑,但也都敢怒不敢言。

    西城路派出所,苏越得知又有人找他,顿时嘴角微微上扬,看来该来的人终于要来了。

    苏越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来人是谁,所以,秦益繁刚刚坐定,苏越就微微一笑:“你比我预想的来的还要迟一些!”

    “你到底想怎样?”秦益繁没时间也没心情跟苏越绕弯子。

    “不想怎样,就想让秦昊记住我!”苏越笑道。

    “那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止秦昊,我们全家,都记住你了!”秦益繁近乎咬牙切齿道。

    “那倒不用,用秦昊的那句话来说,我就一**丝医生,不想惹是生非,同样,也不接受不怀好意的挑衅!”苏越脸上的笑意骤减。

    因为自己卑微的处境,苏越一直以来都是委屈求全的活着,但是,经过这这件事情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绝对不能毫无原则的退步,因为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些人,以取笑打压弱者为乐,他必须要变得更强大,把这些人狠狠的踩在脚下,他们才会记住有些人是不能欺负的!

    “秦昊年少不懂事,还希望你能放他一马!”秦益繁说道。

    “年少不懂事?我没记错的话,他已经十八岁了吧?”苏越冷笑道,他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担负起整个家庭的责任了!果然是人分高低贵贱啊!

    “你说你能不手术就把秦昊的下巴复位了?”秦益繁看着一脸学生气的苏越,终究还是不愿意相信。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既然说了,自然就会做到!”苏越冷笑道。

    “你说吧,要多少钱?”

    秦益繁皱了皱眉头,他这种身份的人,要是平常,是绝对不会跟苏越这种人有任何交集的,但是,现在,他不得不面对他,还要跟他纠缠。

    在他看来,苏越这样的穷学生,招惹上他的儿子,为的无非就是钱。

    可是,他偏偏想错了。

    苏越确实缺钱,但是,除了钱之外,他还想要尊严!钱和面子,一个都不能少!

    “果然是生意人!很好!”苏越点点头。

    看苏越这般,秦益繁更加笃定的认为,儿子恐怕是被这个穷学生给算计了,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亲自出面处理这件事情了,太跌份儿,早知道派个秘书来处理就好了。

    “我很忙,你给个一口价吧!”秦益繁看了看手上的劳力士手表,皱起了眉头。

    “您放心,钱,我自然喜欢,不过,在谈钱之前,咱们先谈谈我的面子问题。”苏越指了指整个审讯室。

    “面子?”秦益繁差点儿笑出声来,在他看来,面子是个奢侈品,穷人是没有资格谈论面子的,“我倒想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面子!”秦益繁笑出声来。

    “秦昊必须公开跟我,跟林芊芊道歉!”苏越仰起头,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表情看向秦益繁。

    “你打了他?却要他道歉?”秦益繁反问道。

    “没错,就是这样,打了他,还要他道歉!”苏越邪恶的一笑“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作为医学生,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秦昊绝对没有生命危险!”说完,苏越淡定的看着秦益繁的脸色由红转白又转青!

    短暂的沉默之后,秦益繁抬头:“我答应,你现在可以跟我去医院了吧?”

    苏越笑着摆摆手,“你太着急了,刚才我可没有拒绝过你的钱,既然面子有了,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谈谈钱的问题了?”

    苏越可是穷怕了,对于可以轻而易举就能拿到的钱,他自然不会放过,尤其是像秦益繁这种有钱人!

    “要多少?你说吧。”秦益繁已经没有了之前高高在上的姿态,只想着快点儿让苏越去把他宝贝儿子的下巴给安好。

    “果然是个爽快人,我就来个一口价吧,十万!”苏越缓缓开口。

    “你够狠!”秦益繁冷冷的说道。

    “相比起您儿子的下巴来说,这十万块钱真的算不了什么,您说呢?”苏越双手环抱在胸前,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睥睨着秦益繁。

    “成交!”秦益繁挥挥手,彻底失去了耐心。

    所长办公室里,夏东海烦躁不安的抓着自己仅剩不多的几根头发。

    在过去的十分钟里,公安局局长给他打来了两次电话,第一个电话委婉的询问了苏越的案子的细节,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字里行间的意思却是对于抓了苏越心存不满。就在一分钟前,他接到了第二个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局长就把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夏东海啊夏东海,你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那个苏越什么来头你也不调查一下就抓啊?这下好了,乔家让我放人,林家也让我放人!这下你捅大篓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