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如果不想挨刀,就对我客气点。
    肖扬微微一笑,然后摇摇头:“纠正一下,是我,不是我们,你刚才不是还怪我让你顶班给你找了个大麻烦吗?现在啊,我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去就行!”肖扬邪恶的一笑。

    “过河拆桥是吧?”肖雪见肖扬这幅德行,也是坏坏的一笑:“你不让我去也行,就是别怪我把你让我替你值班你去泡妞的事情告诉老爸了!”

    “别别别!我答应你!我答应还不行吗?你这家伙,就知道你这么好心帮我值班一定没安好心!”肖扬无奈的摇摇头。

    相比较秦昊和齐小枫的惨境,苏越的心情就好多了,先是得到一部价值不菲的水果手机,然后又听说自己有可能省掉一大笔实习费,苏越别提有多兴奋了。一路上,脚底的油门就没有松过,要不是怕被拍照,苏越恨不得开到两百码。

    到了希腊花园,苏越刚停好车子,就看到门口停了一辆警车,有个女警察双手抱在胸前,靠在警车的车门处。

    苏越微微一笑:心想,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不过这个秦昊看样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那就别怪他给些苦头了。

    见苏越下了车,肖雪微微一笑,走上前去。

    “苏越,我们又见面了!”

    “你?你是那天的警察?”苏越懵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就回忆了起来。

    “记性不错,我是肖雪,这是我的证件,请跟我走一趟吧!”肖雪亮了亮手上的证件,挑了挑眉毛。

    “你不是交警吗?怎么这事儿也归你管?”苏越并不紧张,而是笑问道。

    “别管我是什么警察,只要有不公之事,我都管!”肖雪得意的扬起下巴。

    “说的好!希望肖警官能把这番话真正落到实处!”苏越也笑了笑。

    “你找他干嘛?”看到警察,芊芊关了手机游戏,快步上前,警惕的问着。

    “是你?那一脚踢得漂亮,不过,不是很专业!也就是对付那个傻小子行,要想出奇制胜,以后我给你介绍个教练!”看到芊芊,肖雪脸上的笑意更浓。

    “原来是为这事啊!秦昊脸皮还真厚,竟然还好意思报警!”芊芊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苏越惹下什么麻烦了呢。

    “对,就为这事来的,苏越,走吧!”肖雪对着苏越示意道。

    苏越正准备往警车上走,就被芊芊一把拉住。

    “凭什么带他走?他是我们家的私人护理,我没答应,谁也不准带他走!”

    苏越有点儿哭笑不得。

    “有点儿意思......”肖雪笑着摇摇头。

    “人是我打的,我先动的手,他不过是帮我而已,要抓就抓我好了!”芊芊猛地往前一站,大义的说道。

    听芊芊这么一说,苏越急了,去了派出所,他只要告诉秦昊除了自己没人能帮他的下巴复位,他们肯定会放过自己,芊芊一个女孩子家,跟着瞎掺和什么?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吗?

    这么想着,苏越俯身在芊芊耳边低语几句,一开始芊芊还不相信,但是看到苏越那自信的目光,她半信半疑的点点头,这才任由警车把苏越带走。

    警车上,肖扬在开车,肖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苏越则坐在后排的座位上。

    看到苏越气定神闲的模样,肖雪不由再次对苏越产生了好奇。

    “你不害怕吗?”肖雪转过身,问道。

    “有什么好怕的!是他们有错在先,我们不过是正当防守!”苏越笑笑。

    “可是他是秦益繁的儿子,秦浩繁是谁知道吗?”肖雪故弄玄虚道。

    “不知道!”苏越着实不知道秦浩繁是何方神圣,这也不奇怪,在过去,他的全部人生就是学习,赚钱,哪里顾得上关心这些商界动向啊!

    “看到这些房子了吗?这么跟你说吧,密州有四分之一的房子都是他盖的!”肖雪指了指车窗外连连后退的高楼大厦。

    “那又怎么样?”苏越笑问道。

    肖雪压根没想到苏越竟会是这个表现,一时被他的话给噎住了。

    “他有钱有势,想整你的话,分分钟把你玩死,这么说你明白了吧?”肖雪白了一眼苏越,心想那天看他做手术的时候挺机灵的一个人啊,这会儿怎么反应这么迟钝啊!

    原本以为她这么说,苏越会有些紧张,没想到,苏越依旧是微微一笑:“你不是说你是警察,凡是不公的事情都管吗?”

    “你!”肖雪被苏越一番话激的说不上话,“懒得跟你多说了!”说完,翻了个白眼就转过了身子。

    看到这幅场景,肖扬倒是高兴了,肖雪猛不丁的在这事上横插一杠子,他就怕肖雪会节外生枝,帮这个学生,那样的话,他就难做了,眼下看这情形,这学生也二的可以,看来自己的担心还是多余了。

    进了审讯室,苏越依旧淡定自如。这让肖雪对苏越的好奇心更重了。

    按照流程,肖扬先是问了苏越一些个人信息,然后才问及事情的经过。

    苏越不紧不慢从容自若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笑着说道:“情况就是这样,当然,如果他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想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话,我也奉陪到底,不过,烦请两位警察同志转告秦昊,他的下巴,如果不想挨刀的话,最好对我客气点.......”

    “你这话什么意思?”肖雪一惊,连忙问道。

    苏越只是笑笑:“没什么意思,你只要把这话转告给秦昊,他自然会明白!”苏越说完,往椅子后背上一靠,眼睛微微眯起,第一次进审讯室,他可得好好享受一番。

    肖雪跟肖扬对视一下,都懵了。不过,苏越的自诉跟监控上看到的情况基本一致,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只好暂且把苏越留在里面然后便去找所长汇报去了。

    附属医院,秦昊已经被转到了骨科豪华病房。刚才打了一针安定,他睡了一觉,刚才下巴一阵剧痛,他又痛醒了。

    骨科的专家看了他的片子之后,也都纷纷表示除了手术之外,手工复位几乎没有可能,但是,手术的后遗症也比较多,所以他们也不敢轻易动手。

    秦昊虽然痛苦,但也只能等着他们的进一步商量的结果。只是,想着苏越的那番话,他越来越惊悚,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事儿告诉父亲。

    而就在这时,派出所所长给秦浩繁打来了电话,把苏越说的那番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秦浩繁一听这个,顿时懵了,权衡再三之后,他告诉夏东海,不要对苏越怎么样,他要亲自去见一见他再说。

    挂了电话,秦浩繁惊魂未定的看着儿子:“儿子,你告诉爸爸,那个叫苏越的,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