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特殊的下颌关节
    密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

    乔楚脱下手术衣,摘下手套,疲惫的在办公桌前坐下来。

    她最近实在是太累了,今天这个白班,她已经做了三台急诊手术了,都是突发状况,一个比一个复杂,一个比一个严重。

    昨天晚上本来就睡得迟,翻阅资料到凌晨一点钟才睡觉,现在,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乔医生!你听,有警车的声音,好像是往我们这边开过来了.......”值班护士舒畅竖起耳边听了一会儿,哭丧着脸说道。

    一般在急诊值班,最怕听到的两个声音,一个是救护车的鸣笛声,一个就是警车的警报声,前者一般是危急病人,而后者意外状况居多。不管哪种,都需要你忙活上大半天。

    “看来又有的忙了!”

    乔楚刚要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就听到警车警笛的声音由远及近,值班护士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第一时间就推着推车冲了出去。

    乔楚也迅速的起身,跟着小护士跑了出去。

    “什么情况?”警车的车门打开,乔楚第一时间询问着。

    “一个下身被人踢了,另一个,下巴被人打脱落了,应该是打架斗殴,不过,没有目击证人,我们的人已经调取监控了,麻烦你们先给他们进行救治处理!”肖雪从警车上跳了下来。

    “马上推到治疗室!”乔楚吩咐着护士。

    秦昊跟齐小枫很快被护士和护工一起搬运到了医院的推车上,一前一后的往急诊室赶去。

    齐小枫蜷缩着身子躺在推车上,嘴里哼哼唧唧的发出低声的呻吟。秦昊面色朝上躺着,他没有叫,只是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

    推车的身后则跟着两个二中的学生。

    这两个学生也是一脸惶恐,他们也是应邀参加西贝的生日聚会的,因为临时有事,决定提前离开,没想到在停车场附近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秦昊和齐小枫,两人赶紧打了报警电话。

    简单的查看了一下两人的伤势,倒是都不算严重,于是乔楚便开了单子让护工护送两人去拍片!

    很快乔楚就拿到了片子,齐小枫下身挫裂伤,诊断明确,不过能不能留下后遗症目前尚不明确,眼下只能对症治疗。只是秦昊的片子让乔楚有些捉摸不透。

    颞下颌关节是颅骨间唯一的滑膜关节,它是由颞骨的下颌窝、关节结节与下颌头构成。出现颞下颌关节脱位是因为下颌头向前滑落进入颞下窝而不能退回关节窝。

    按理说,一般的外力是不会导致颞下颌关节脱位的,出现这种情况,第一个可能性是本身的颞下颌关节的解剖结构就有问题,比如局部韧带松弛,关节面磨损。而另一个可能性就是外力足够大,而且用力角度足够准确。

    但是,从秦昊的片子上来看,他的颞下颌关节的解剖结构毫无问题,韧带很紧,关节面也很光滑,不存在损伤的情况,而且,让乔楚更加不能理解的是,从齐小枫的片子上来看,他的下颌头末端有一个小小的尖锐的弯钩,正好嵌顿在关节窝里。

    这是一般人都没有的解剖结构。这样一个弯钩的存在可以说是颞下颌关节的一个保护盾,外力的方向基本都是跟这个弯钩相向的,所以,即便是有外力对他的颌关节进行打击,也只会让他的颌关节和关节窝贴合的更加紧密,而不会让颌关节脱位。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这么复杂的解剖机构,一旦脱位,复位就更难了,手法复位基本不可能,手术的话,很容易损伤韧带,关节面也会受损。

    “那个病人,马上给予止痛消肿治疗,这个......暂时先注射一针安定!”乔楚先把齐小枫的治疗方案定好,至于秦昊,目前只能暂且保守治疗。

    “我儿子在哪里?”

    刚打上针,一个梳着锃亮头发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冲进了急诊室,他的身后,紧跟着两个黑衣男子,派头十足的样子。

    “阿昊!你怎么了?”

    看到急救床上的秦昊,男子冲了过去,一脸急切。

    来人正是秦昊的父亲秦益繁,密州桂新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老板。

    “爸......”看到老爹,秦昊眼圈一红,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嘴巴疼得厉害,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掉眼泪的份儿。

    看着儿子可怜兮兮的模样,秦益繁一阵心疼,“谁打的?儿子,告诉我,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秦益繁大声质问着。

    “我们接到报警,到现场只看到他们两个,不过现场应该有视频,我们的人员目前还在调查中。”肖雪上前解释道,此刻她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就替哥哥值班了,这下好了,哥哥在外面逍遥自得的泡妞,她倒是惹了个大麻烦上身。

    “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我给你们所长打电话,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把人抓到?”因为生气,秦益繁脸上的肌肉剧烈抖动着。

    “城西派出所!”肖雪撇撇嘴吧,如实的报上了哥哥的单位名称,反正她只是个临时带班的,有麻烦让自己那个便宜哥哥去顶着吧。

    “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一群饭桶,连个人也抓不住!”他一边咆哮着,一边拨通了城西派出所所长的电话。

    “夏东海,我儿子被人给打了,你们的人竟然现在还没把打人凶手抓到,这是什么办事效率?”秦浩繁大声质问着。

    今天是周末,夏东海难得的在家陪老婆孩子过个周末,竟然接到这么一个电话,秦益繁虽然不是政界大佬,但是在商界也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对于夏东海这种官场小喽啰,还是要看他的脸色的。所以,接到他的电话,夏东海一点儿也不敢怠慢,立刻要求现场民警接电话。

    “你们所长让你接电话!”得到满意的答复之后,秦益繁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把电话递给了肖雪。

    肖雪指指自己,一时有些懵逼,但是骑虎难下,她也只好硬着头皮接过了电话。

    “我是夏东海,什么情况?怎么连个人也抓不住!都是饭桶吗?”夏东海一肚子火,自然而然的就发到了自己的下属身上,只是他压根没有想到电话那边的并不是他手下的兵,还是肖雪。

    肖雪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一听夏东海这番话,牛脾气也上来了!

    “我是肖雪,肖扬的妹妹,肖扬出去泡妞了,有事你找他说吧!”说完,也不等对方回话,直接按了电话。

    竟然敢跟我肖雪吹胡子瞪眼,也不看看我爹答应不?肖雪如是想着,微微一笑,把手机递给秦益繁,“大叔,别这么嚣张,这里可是医院,万一是您儿子打人不成反被欺,那可就丢人了!”说完,大摇大摆的就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