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粉色床单
    让苏越颇感意外的是,这么一阵严肃的批评加威吓,芊芊竟然就不哭不叫了,老老实实的把药喝了下去,然后眨巴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看着苏越:“苏越,喝了这药之后真的会彻底治愈吗......”还有句话,林芊芊没好意思问出口,那就是这药真的有丰胸的神奇功效吗?

    接过芊芊递过来的杯子,苏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当然,不过,这需要一个过程,我还买了些其他的中药,给你慢慢调理,一定会给你治好的,虽然我只是纪雅涵的私人护理,但是,同住一个屋檐下,对于你的疾病我不能不管吧?”苏越放好杯子,然后给芊芊盖了盖被子:“相信我,我可是能够户外开胸的人,一定会治好你的,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楼下给熬中药,等会喝了就不疼了!”

    芊芊温顺的点点头,看到苏越带回来的袋子里竟然还有卫生巾,她的小脸一阵发烫,不过,随之心里一暖,她的卫生巾刚好用完了,而苏越买回来的,正是自己用的牌子。

    目送着苏越的背影离开,好半天,她才拉起被子把在自己的脸蒙上,小嘴轻呼:天哪,丢死人了!

    不过想到苏越说可以给她治好,她倒是充满了期待,要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可以彻底治愈痛经的话,那可就太好了,还有,他说调理好了之后,胸部也会变大?芊芊的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睡衣下那两个微微凸起的旺仔小馒头,不由的轻声叹了口气。

    想着想着,芊芊似乎觉得肚子也没那么疼了,小腹部也没那么冰了,甚至于似乎有一团暖气慢慢升上来。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苏越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中药过来,虽说是中药,但是用红糖做了药引,一点儿也不苦,又加了老姜和一些活血化瘀的草药。

    “从今天开始,月经期每天喝一碗这个中药,保准不出三个月,你痛经的毛病就治好了!”苏越把中药端给芊芊。

    这个中药,小的时候,他曾经为姐姐熬制过,那个时候,他只知道熬药,不知道这药有什么功效,后来他读了医科大学,了解了中药,也知道了这中药的功效,可是,姐姐却不在了。

    这次芊芊没有说话,乖巧的端过药碗,三两口就把药喝光了。

    这次,芊芊明显的感觉到一阵阵暖流汇集到小腹部,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全身恢复了活力。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帮你表姐也熬了中药,现在端过去给她喝了!”苏越温柔的说着,给芊芊盖了盖被子。

    芊芊这才想起下午的时候自己因为生气跟苏越说的那番话,顿时脸上一阵发烫:“苏越,下午那些话,对不起啊,我也不是故意的.......”

    苏越哈哈一笑,不是故意的才怪,不过他倒也不会因为这个跟她生气。

    “表姐的脚半个月真的能好吗?”芊芊还有些担心。

    “我家有个祖传的草药方子.......”苏越诡异的一笑。

    芊芊见苏越这样,竟然一下子不再担心了!

    苏越端了熬好的中药去了纪雅涵的房间。

    刚一进门,闻到那股浓浓的中药味儿,纪雅涵就皱起了眉头。一听说要喝下一整碗,她更是连连摆手说坚决不喝。

    对付芊芊,苏越可以用丰胸的幌子,但是对付纪雅涵,他却没有多少耐心,劝说几次无效之后,苏越直接把药碗放在了桌子上:“想要两周之内康复,就喝了这个!”说罢就准备转身离开。

    “苏越,你站住!”纪雅涵见苏越这样,顿时火冒三丈。

    苏越赶紧站住,缓缓转身。“你说过,只要让你尽快痊愈,你听我的,可是,你竟然出尔反尔......”苏越摇摇头。

    “你没资格这样对我吧?你是我请来的私护,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纪雅涵又摆起了大小姐脾气。

    苏越耸耸肩:“我是你请来的没错,但是,如果你不听我的,那么两周之内痊愈这个事情没得商量!”说罢,又要转身离开。

    “等等,那个,除了喝中药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我,我真的受不了那个味道,我可以给你加钱!只要你开口,我都可以答应你,你说,加多少?”似乎是意识到苏越的强硬,纪雅涵终于改变了策略,转而用糖衣炮弹进攻了。

    苏越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早知道有钱人家的钱这么好赚,他去当什么搬运工啊!只是,钱真的有那么大的能耐吗?

    “呵呵,纪小姐,你真是可笑,你很有钱吗?我要是说一百万一千万你也给吗?不就喝个中药吗?至于这么矫情吗?像您这样的大小姐,就不该生病!”说完,再也不想搭理她,而是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收拾好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本以为当私人护理是一份轻松的工作,没想到这下要一下子照顾两个大小姐。而且脾气还这么古怪,看来这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啊!

    “苏越,这这药还真神奇!我的肚子真的一点儿都不疼了!”芊芊见苏越回来,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

    “那就好,记得坚持喝,会彻底根治的,这可是我家的祖传药方子......”苏越戏谑道。

    “呀!”芊芊忽然一声低呼。

    原来,芊芊从床上爬下来,刚穿好鞋子,一回头,就看到了苏越床单上的一滩血迹,顿时脸刷的红了起来。

    苏越看到芊芊原本苍白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这会儿却突然变得像是熟透的红苹果,他一愣,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床上的血迹,顿时明白了。

    “我帮你洗!”芊芊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迅速的扯下了床单,双手抱着就往楼下冲去。

    苏越苦笑着摇摇头,把床单拿走了,这可让他怎么睡觉?不过,要是让他铺着沾满大姨妈血迹的床单睡得话,他宁愿不睡。

    正好没有睡意,苏越索性走到阳台,靠着栏杆,观赏着夏日的夜色。今天依旧是个好天气,晴空万里,漫天繁星,一弯浅月悬挂在空中。

    苏越凝视着天空中的北斗七星,眼窝涌上熟悉的清凉感,这种感觉很舒服。就这样默默的在阳台驻足了很久,直到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苏越才从思绪中转过身来。

    门口站着的是芊芊,只见她手上抱了一床粉色的床单,往苏越胸前一放:“刘嫂已经睡下了,我也不知道她把客房的床单放哪了?这是我房间的,你先用一下吧!”

    说完,未等苏越反应,小丫头就一溜烟儿似得跑了出去。

    苏越笑笑,看这架势,应该是没有痛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