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开胸心脏按摩
    苏越首先看到的是患者外表的胸部,重伤患者的胸部根本谈不上香艳,只剩血腥。

    苏越也顾不上多想,救人要紧!

    于是他的眼神一晃而过,注意力直接深入患者的腹部,透过皮下脂肪、大网膜,他一眼就看到了对方腹腔内部,由于汽车的撞击,虽然腹部有些挫伤,但并没有明显的内出血,腹腔内的脏器也都是完好无损。

    排除腹腔内出血的可能性。

    苏越将视线移动到伤者头颅,他最担心的就是颅内出血,幸好观察了一会,也没看到明显出血迹象。

    颅内出血的可能性也被排除。

    莫非是胸腔出血?

    苏越的眼睛重新回到伤员胸口,朝里面往去。

    这下苏越惊讶了,因为对方一整排肋骨竟然断了大半,断裂的肋骨戳穿胸膜,导致气胸,整个胸腔里满是血水!

    “情况怎么样?”女交警见苏越愣着不动,连忙在他的身边蹲下来,低声问。

    “多发肋骨骨折合并血气胸。”苏越道。

    “看不出来,这战斗力废渣还真有两下子啊?”

    跟在后面的小美女被警察拦着进不去里面,只能在外围打着伞,好奇地透过布幔缝隙朝里窥探。听到苏越嘴里说出的专业医学术语,小美女顿时对苏越产生了期待。

    “能处理吗?”女交警问。

    “这是个大型手术,不过眼下情况危急,我姑且试试吧。”苏越不敢打包票,但此刻眼睛的异变却给他带来不少信心。

    对于肋骨骨折的现场急救,苏越上课时记得很清楚,所以几乎是毫不迟疑地从旁边的急救包里拿出绷带。

    然而还没来得及固定,却发现伤员的心脏忽然猛烈一阵抽搐,竟然停搏了?

    心脏骤停?

    多发肋骨骨折导致的急性左心衰?

    苏越一下子懵住了。

    “她……她心跳停了……”苏越结结巴巴地说明。

    “那要赶紧心肺复苏?”一边的女交警因为工作需要,也学过一些救助常识,闻声赶紧提议道。

    “不!不能进行胸外心脏按压!”苏越赶紧阻止。

    “不按压的话,她马上就没命了!”女警一把抓住苏越的手腕,大声提醒道。

    “她是多发性肋骨骨折,如果你就这么按压下去,不但不能让心脏恢复自主心跳,反而会让断裂的肋骨戳伤心脏,那就彻底没救了!”苏越流着冷汗耐心解释道。

    苏越的理论知识掌握的很扎实,这段话是学校的张教授上课时说过的,他记得很清楚。

    女交警顿时傻了眼:“那……那怎么办?”

    苏越咬紧嘴唇,大脑争分夺秒地高速运转着......

    “磊子,还没找到医生吗?小彭,120指挥中心的医生联系上了吗?”女交警转身对两个手下大声问道。

    “对不起,肖队,救护队下车跑过来了,不过距离这边还有三公里。”

    “对不起,肖队,指挥中心说几个值班医生不巧都在急救手术中......”

    “妈的,一群废物!”女交警很不甘地蹬了蹬脚。

    “喂!你还在发什么呆啊?赶紧抢救啊,多少想点法子吧!车上一家人都死了,就剩她一个,还这么年轻,不应该就这么早死啊!你好歹也上过四年大学,难道没学过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处理吗……”女交警焦灼不安的在原地转了几圈,然后情绪激动地朝苏越大声斥责道。

    却被两个手下面红耳赤地小声劝住了。

    “我学过,可是具体操作很复杂,这里缺少工具。”苏越苦笑着解释道。

    这样的情况教科书确实有讲过,心脏骤停,如果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运用胸外心脏按压的办法的话,还可以采用胸内心脏按摩的办法。

    可是,胸内心脏按摩需要开胸……

    “需要什么,赶紧告诉我,我找人调来!”女警察一把拧住苏越的衣领。

    苏越蹲着没动,默默打量着伤者。

    伤者很年轻,甚至比自己还小,十七八岁的样子,也许还是个高中毕业生,又或者刚进大学。她的脸上虽然多处受伤,但依然还能判断出原本清秀的面容。

    姐姐去世的时候,也是这个年龄......

    苏越感觉自己的胸腔一阵激荡。一个声音在他心中呐喊,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和姐姐一样花样年华的少女在他面前陨落!

    “急救车上的医生大约多久能到?”苏越定了定神,看向女警察。

    女交警抬头瞪了眼那个叫做磊子的交警,后者赶紧回答:“最多二十分钟!”

    “那好,我需要手术手套和手术刀,还有,最好赶紧去找到配合的血袋,她车上的病历卡里应该有血型!”

    光是开胸手术没什么技术含量,可是内部一系列操作却很麻烦,需要多种先进精密的仪器。幸好他的眼睛不知怎的居然能够看透心脏内部,所以,苏越有六成把握通过胸内心脏按压暂时保住病人生命。

    当然,决定性的救治必须送去医院才能做。

    “好,请你一定救救她!”女交警点点头,让人从一堆抢救包中列出几把消毒好的手术刀片!

    “我接下来试试为她开胸,做胸内心脏按压。期间千万不要让人打搅我!”匆匆给手消了毒,戴上手套,接过手术刀,苏越神情凝重的说着。

    “好!”女交警点点头,猛然站起来,对着她的手下大喊:“磊子,小彭,二十分钟内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就算是把这些车子抬走,也必须把这条道路给救护车让出来!”

    两名交警一听这话,神情严肃地立正答“是”,随后转身吹起了指挥哨。

    “姐姐,请你保佑我成功!”苏越低声祈祷了一句,将手术刀缓缓从伤者左胸第一肋间切开胸腔。

    分层切开肋间肌和胸膜后,顺着经肋间隙进入胸腔。

    轻轻拉开肋骨,苏越将右手伸进胸腔,很快便摸到一个温软湿润的肉团,随后找到心尖位置,他的手舒缓而有节律的在心尖上按摩着。

    按摩了大约三分钟之后,苏越感觉到那颗心脏终于恢复了跳动。

    从布幔内传出女警花低低压抑住的惊喜声,布幔外的小美女此刻心里好奇到了极点,她好想变成一只飞虫飞进去看个究竟啊。

    “天哪,真是太帅了,户外开胸啊!这简直太酷了,交警同志,你就让我再看一眼呗......”

    面对雀跃的小美女,那个叫做小彭的交警也是被下了死命令的,在指挥了周遭的车辆往道路两边挪移后,顺手毫不客气的把她给架离了现场,让她回去驱车配合。

    “这家伙真是太牛掰了,可一定要把人救活啊!”小美女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事故现场。

    “纱布!绷带!”苏越一一吩咐,女交警仿佛变成了他的助手,把他需要的东西一一递了过去。虽然不是正规的手术,但两人的配合还算默契……

    十分钟后,急救手术完成,伤者状况良好。

    十五分钟后,叫磊子的交警兴冲冲的跑过来:“肖队,道路暂时梳理出来了,救护车马上就到!”

    而叫做小彭的交警也随后赶到:“肖队,120指挥中心的专家已经连线成功,她要跟现场医生对话。”说着,他便把一个对讲机递给了苏越。

    “你好,我是120急救指挥中心的医生,请问现场什么情况?”对讲机里传来一个温婉动听的女声。

    “伤员多发肋骨骨折并发血气胸、急性心衰,心脏骤停,我已经为她做了胸外固定,开胸胸内心脏按压,目前伤员神志清醒,但是失血过多,需要进一步救治......”苏越一边回答着,刚要起身,却突觉全身一阵虚脱,眼睛也是又酸又涩的,直接打了个趔趄。

    “你没事吧?”女交警赶紧上前扶住苏越。

    “我没事,可能蹲太久了.......”苏越苦笑一声,索性直接瘫坐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