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神女入梦
    夏日的午后就像一个烧透的砖窑,闷热得让人呼吸难受。

    苏越搬完一车家具后,疲惫地走到墙角的阴影里一屁股坐下,抹把汗,喝口水,歇口气,顺手将一块写着“承接货物搬运,价格公道”的牌子搁到墙边。

    作为密州最大的文玩家具市场,鑫家园经营的物品极为丰富,除了古玩字画、邮票玉器、书籍杂志之外,还有艺术盆栽、木雕石雕、以及古木家具。

    需求催生行业。大型货物买卖催生了搬运工这个行业,也让像苏越这类来自偏远农村,得靠打工攒学费生活费的贫困生,有了更多读书机会。

    到鑫家园当搬运工虽然不体面,但比其他临时工作赚钱更容易,距离学校也才三公里。所以只要有空,苏越都会来这里蹲点。

    今天是星期五,工作日来鑫家园的人少,再加上天气闷热,午前蹲点的搬运工不多,不像平时,生意来了所有人一窝蜂上去抢得头破血流。

    苏越今天正好没有课,所以大清早就来鑫家园蹲点,一个上午接了整整五单生意,赚了足足三百块。

    垄断就是垄断,来钱超快!

    苏越乐呵呵的盘算着,如果下午蹲点工不太多的话,也许一天就能赚到五百块钱,再加上之前的积累,下个月的实习费就解决了。

    一想到这,虽然身体依旧疲软,但苏越的心情还是大好。他靠在墙上一边哼着歌,一边掏出早上在学校食堂买的两个馒头,三口两口填进肚子。

    午饭解决后,一阵乏意袭来。

    苏越眯着眼睛望了望头顶上明晃晃的天,心道:这大中午的,该不会有什么客人来选货吧?不如躺一会再说!养足精神,下午争取多接几单嘛。

    大丈夫说睡就睡!

    苏越把钱小心塞入内兜,刚躺下却觉得不舒服,原来还缺个枕头;于是站起来在附近转了转,从一处破墙角的墙根处抽出一块大约是被雨水冲刷过的,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废弃青砖来,摸着很是凉手。

    苏越大感满意,用擦汗的毛巾垫在上面做成一个缓冲枕头,随后舒舒服服地枕了上去。

    这一觉,苏越睡得很深。

    梦中的他爬上一座山,山上有座道观……

    苏越走到观前,抬眼望见一个衣服远比影视剧里的五毛钱道具好看的华服绝色神女,正端坐在道观大殿里闭目打坐。

    苏越痴痴注视着神女,觉得她长得很像自己去世的姐姐,看着看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忍不住便朝神女磕了三个头。再起身时,却发现那神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正炯炯有神的望着他。

    随着神女双眼的睁开,渐渐的,从她身后亮起一环环的彩光,从她额头睁开了一只竖眼,从她脖子处长出了三个头,从她腋下伸出了六条胳膊……其八只手上分别拿著太阳、月亮、宝铃、金印、弯弓、矛、戟等作战兵器或法器。

    天呐,我不是在看电影特效吧?!

    苏越被眼前的诡异场面震撼得瞠目结舌。

    正当他惊讶得张大嘴巴,激动得手足无措的时候,却发现那表情严厉、气质贵气且整个人透露出一股诡异感觉的神女,将她那唯一没拿武器的右手朝苏越伸了过来。

    眨眼便延伸到了十多米外的苏越的面前。

    随后玉掌摊开,手心处隔着一颗金色丹丸?!

    只见那丹丸浑身暗金镶红纹,一股形容不出的异香沉淀在周围,苏越忍不住深吸一口,那丹香使人沉醉。

    见苏越半天没动静,那神女好看的眉头一皱,将玉手突然轻轻一弹,把那金丹径直弹入到苏越的嘴里,并顺着他的咽喉一路顺滑了下去……

    “好香……好冷!”

    金丹虽然只在苏越口腔内一滑而过,但那股冰凉舒爽的暗香却让苏越哆嗦着舔了舔牙齿,显然冻并快乐着。

    随着药丸快速滑落到舌后,然后食管,最后进入胃部……一路下滑到脚底板。

    突然,一股远超刚才的彻骨寒气自脚底处慢慢升起,经由下肢弥漫至躯干……最终汇聚到大脑!

    苏越被冻得仿佛全身血液都凝住了,整个人哆哆嗦嗦,不住打着寒战……

    “啊啊啊……”

    苏越惨叫着睁开眼睛。

    天上依旧骄阳似火。

    原来是个梦啊?

    ……

    不对!

    “我……我怎么一点不觉得热了?”

    苏越惊醒之后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他感到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凉气,在这炎热的夏日里倍感舒爽。

    直到他重新走回阳光下面,这才感觉温暖了些。

    苏越站在烈日下发着呆,傻愣了会,突然反应过来,急忙低头看那块自己睡觉时枕头用的青砖,却发现砖竟然已经诡异地裂成了几瓣。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非是活见鬼……呃,不不不,莫非自己是在梦中遇到女神仙了?

    苏越越想越觉得诡异,手上来回抚摸着那几片碎裂的青砖,纠结了一会,突然恍然大悟:自己八成是因为睡觉时头枕的这青砖太凉了,让自己受了寒,才做了那个怪梦吧?

    嗯嗯,这样的逻辑解释起来才科学嘛!

    看来下次睡觉要小心了,别贪方便反倒使身体害病就糟糕了,这年头的感冒药,咱穷人可吃不起!

    “喂,干活的?我这有个活儿,你干不干?”正恍惚间,一个清嫩的女声从苏越的身后突然响起。

    “啊,接,我接!”

    苏越还没来得及回头,嘴里便率先应了下来,这可是他抢了三年生意练出来的职业素养。一般客户都会选择第一人回应他的人沟通。

    应下来后,苏越转身看见不远处的阴影下,站着一个打遮阳伞的嘻哈式打扮的雇主。

    对方是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她的上身穿鹅黄色的清凉吊带衫,露出瘦削精致的锁骨;下身穿极短的牛仔裤,露出一双翘臀的下沿,以及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脚底蹬着亮闪闪的白色厚跟一字拖,脚趾甲涂成鲜艳的大红色,甚是惹眼。

    不过最引苏越注意的,却是她脸上的装扮。

    她将自己的微卷短发给染成了嫩黄色,眼圈画着很重的眼影,虽说双耳各自套着四五个耳环,但配合着她那英气的眉毛和形状优美的紫唇,却一点没给人颓废的感觉,反而显得俏皮可爱。

    真是个青春无敌的美少女啊啊啊!

    苏越心里暗赞一声,他刚开始打量对方时还有点害羞,只敢偷偷扫几眼她身上的清凉处就赶紧将眼神挪开。哪知这女孩却从头到尾都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低着头只顾在苹果手机上滑动双手。

    想必不是在聊天,就是玩游戏吧。

    苏越知道像这种雇主,只要自己服务态度好,一般都不会怎么讲价,便虚伪地微微一笑,用一种自我感觉很磁性的声调道:“美女,我这什么活儿都能接!”

    也许是苏越充满自信的言行让她感到诧异,小美女的眼神终于离开了手机半秒,抬起头来瞅了他一眼,就迅速低了下去,继续玩起了手机,嘴里一边很不客气地评价了一句:“口气不小嘛,只可惜你的战斗力本姑娘目测不超过5!”

    苏越听着有些尴尬,暗道哥虽说平时肉吃得少,但好歹搬了三年砖,一膀子力气还是有的……

    不过没等他解释,对方却已不耐烦地吩咐起来:“哎呀算了算了,反正只是搬几盆花而已,这里就你一人,还算敬业,那就跟我来吧!”

    说完转身便走。

    苏越苦笑着跟上这个奇葩的二次元雇主的脚步,一同朝花圃市场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