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滋补身体
    苏越和秦昊出了梦幻之家之后,秦昊忍不住一脸崇拜的看向苏越:“大哥,刚才那几下实在是太帅了!”

    苏越却是没有讲话,只顾往前走去。

    他今天来找沈硕腾,着实有些鲁莽,不过想到沈硕腾竟然想要借用警方的力量来打压自己,他就忍不住想用男人的方式教训一下他。

    “不过,大哥,你说沈公子真的会在一周之内暴毙身亡吗?”秦昊好奇的问道,如果这是真的话,那可真的要在密州商界引起一阵大地震了!

    苏越冷冷一笑:“我想让他死,还不简单?!”

    秦昊感受到苏越身上传来的杀气,不由一阵寒战,只有他知道,苏越说这样的话,却不是夸大其词,而是他真的有这个本事。

    “大哥,这,这事儿有点儿大了吧?”惊恐之余,秦昊小心的问着。

    “怎么?你怕了?”苏越笑着反问。

    秦昊连连摇头:“我不是怕,只是,沈家在密州影响力巨大,万一沈硕腾真的出点什么事儿,沈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沈家势力盘根错节,到时候怕是会有大麻烦!”秦昊如实说着。

    苏越点点头,他之所以会同意秦昊叫他大哥,就是看中了他坦诚这一点,要是他今天拍着胸牌跟苏越说:“他什么都不怕”的话,苏越反倒是要怀疑了。

    “放心吧,我还没蠢到那种地步!”苏越笑了笑,心中却在暗自腹诽:作为一个医生,要让一个人死的神不知鬼不觉,岂不是太容易了!哪里还需要他亲自动手啊?让他脱个臼什么的,也不过是教训教训他,让他吃点儿苦头而已。

    当然,苏越也不会放过沈硕腾的,就凭他对纪雅涵做的那些事情,苏越也不会放过他!

    “大哥,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听苏越这么一说,秦昊倒也放下心来。

    “那小子肯定去医院了,你帮我打听打听他去了哪家医院。”苏越道。

    “好!大哥,纪贤秋那里,还需要我盯着吗?”秦昊又问。

    把纪贤秋给打了之后,苏越就让秦昊派人盯着医院那边,为的就是怕他再搞什么幺蛾子恶心纪雅涵。没想到他没恶心纪雅涵,倒是来恶心他了。

    “盯着,尤其是那个叫裴小洁的,我还指望着她来来当替罪羊呢!”苏越冷冷一笑。

    秦昊点点头,似懂非懂。

    苏越回到家里的时候,就闻到厨房里传来一阵浓烈的中药的味道。他一进门,苏南山就端了一碗中药递过来:“赶紧喝了,我不在你身边的这几年,你的身体明显差了很多啊!”

    苏越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了下去,这才感觉到今天喝的中药跟前几天喝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上次苏南山就给他开了方子,说是给他滋补身体,已经喝了几天了。

    “爷爷,你中药里加了什么?”苏越放下药碗,皱着眉头问道,这中药不但味道不一样了,而且更苦了,要不是他从小喝着中药长大的,还真是难以喝下去。

    “加了毒药!”苏南山没好气的说着。

    “爷爷,你就别开玩笑了,你把我毒死了,谁给你生曾孙啊?”苏越嬉皮笑脸的说着。

    “你也知道我想抱曾孙啊?要是知道我有这份心思就不会那么丢人了!”苏南山白了一眼苏越。

    “我又怎么了?怎么给您丢人了?”苏越百思不得其解。

    “跟人家去了宾馆了,什么都没干就晕倒了,你这不是丢人是什么?”苏南山剜了一眼苏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什么都没干就晕倒了?我擦!这是谁造的谣?谁说自己什么没干了?床单上明明有一对血迹好吧?除了血迹,还有一些黏糊糊的东西好吧?虽然晕倒了,但是还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不过自己没感觉罢了!苏越自我安慰道。

    心里虽然百般吐糟,嘴上却依旧很嘴硬:“爷爷,您听谁瞎说的啊,什么宾馆,什么晕倒了,我听不懂!”

    “你就别跟我装糊涂了,芊芊和朵拉都跟我说了.......”苏南山伸手戳了苏越一下。

    苏越有些吃痛,龇牙咧嘴一阵之后,心里暗暗把芊芊和朵拉骂了几百遍,就知道这两个丫头住到隔壁不会有什么好事情,一定是她俩逼问纪雅涵,她没办法才这么说的,不过,这么说似乎是最好的说辞了,就是他太冤了,怎么听着都像是个软蛋一般,也难怪爷爷会特地给他熬制中药了。

    “你别听她们胡说,她们两个最会撒谎了。”苏越气鼓鼓的说着。

    “人家可是为了你好,再说,你又不是晕倒一次了,我听着都替你丢人,这么的吧,反正我在密州还要再待一段时间,我好好给你调理调理,中药,针灸,推拿,三管齐下,把你的小身板调理的棒棒的!”苏南山说着,走进自己的卧室,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手上拿了一盒银针。

    “趴下!”苏南山踢了踢苏越的屁股。

    “还真要扎针啊?”苏越皱了皱眉头,虽说针灸并不痛,而且爷爷的针法也确实了得,但是抱着这个目的来扎针,苏越总觉得别扭,自己又不是ed,怎么搞得好像是个病怏怏的病夫一般呢!

    “不扎针,怎么抱曾孙?”苏南山倒是神气十足,一点儿也不拘泥。

    “好吧!”苏越无奈的脱下衣服,躺在了沙发上。

    苏南山的针法确实非同一般,小小的银针在他手上就像是有了眼睛一般,在几个穴位上飞快的扎进去之后,苏越就觉得扎针的部位一阵酸胀感,几番行针之后,苏越感觉全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感,全身的每个毛孔似乎都张开了,都在汲取着周糟的力量。

    感受着身体上的畅快感,苏越很快的就了梦乡。

    没多久,他就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再次看到了那个身着华服的华贵女子,女子朝着她温柔的笑着,然后又从袖口处掏出一枚银色的药丸,跟上次一样,她把药丸送到苏越的嘴边。

    苏越一张嘴,就感觉药丸顺着喉咙滑了下去!然后一阵清凉感在他周身蔓延开来。

    “好冷!”苏越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而爷爷已经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