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还我初吻
    感觉到自己以往认识的那个总是笑眯眯的东条学姐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晴树疑惑看向她。

    “学姐,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于慌乱,东条希有些脸红的摇了摇头,心绪镇定起来。

    不过晴树却没有放过东条希,平时大大咧咧的她突然这么形迹可疑的表现,绝对有什么事在隐瞒着!

    如果晴树是一个钢铁直男的话,恐怕会打破砂锅问到底,或是直接从东条希表现出来的慌乱与脸红联想到是不是大姨妈来了。

    毕竟在钢铁直男的思维中,女孩子脸红=大姨妈来了,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啊!

    但晴树他绝对不是一名钢铁直男,所以他心思细腻的回想着刚才两人之间的交谈,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些关键点。

    “原来如此,原来缪斯这个名字是东条学姐为她们起的啊!”

    晴树心中虽然没底,但却是表现的一脸笃定的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

    这下子,东条希再也坚持不住脸上掩饰着的镇定了,她极其意外的看着晴树。

    “什么?缪斯的名字是希取的?!”

    旁边的绚濑绘里也看过来,惊讶的问道。

    “哼哼~~!我的眼睛能够看到过去!”

    间歇性中二病发作的晴树仰着头得意的说道,同时也为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而兴奋,正好一会儿可以讨好的把这件事告诉南小鸟,要知道她们可是一直在寻找当初那个神秘的学生呢。

    深深迷恋神秘学的东条希听到晴树这话,竟然还真有那么点相信的意思,她直接掏出随身携带的塔罗牌占卜出了一张牌。

    牌面上画着的是一个圆轮,圆轮上面是天使下面是魔鬼,四周围绕着象征命运中的各种境遇的女神、天鹅、毒蛇等。

    “命运之轮?!命运吗?!”

    东条希呆呆的看着这张塔罗牌,失神的轻轻呢喃着。

    “当然,我就是命运之轮!不过话说命运之轮是什么意思?”

    晴树前半句还牛气哼哼的,但突然想起来自己完全不了解塔罗牌水晶球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怕这个命运之轮是个什么不好的东西,于是赶紧好奇的问道。

    “命运之轮,既是命运!”

    东条希不知为何突然恢复了往日冷静的表情,眯眯着眼笑着说道。

    “就知道,这些神秘兮兮的东西不靠谱,尤其是命运,最不靠谱!”

    晴树小声嘀咕着,不再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接着他想起来一开始要说的却被中途打断的事情。

    不过这时候南小鸟她们已经表演完了,台下掌声阵阵,甚至都比之前晴树唱完《青鸟》要热烈的多。

    缪斯表演完之后,晴树没有再出现在舞台上,缪斯对着台下鞠了一躬之后也回到了后台。

    这是她们第二次面向观众的演唱会,想比其第一次那仅仅三十多人,这一次整个主舞台前有将近千人为她们缪斯的表演鼓掌喝彩,这份激动的情绪怎么能够压抑下来。

    所以,一看到晴树,南小鸟就再也忍不住激动的扑向他的怀抱。

    而其他几女也围绕着东条希与绚濑绘里,叽叽喳喳激动的说个不停。

    “晴树,我们刚才的表演怎么样?!”

    南小鸟深埋在晴树胸膛上的小脑袋抬起来,期盼的看着晴树。

    “当然是棒极了!不愧是我的小鸟!”

    晴树带着些夸张的表情,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笑嘻嘻的说道。

    听着晴树的话,南小鸟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突然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嘴唇。

    瞬间,少女柔软的嘴唇那份触感被自己的嘴唇感受着,晴树浑身如遭电击般,无法动弹了。

    有些意外,这一吻不是晴树计划中的,他原本计划着与南小鸟在一场浪漫的约会之后,交换彼此的初吻,可现在……

    好吧,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早就被抛到外星球了,晴树他此时要做的、想做的、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感受此刻的美好。

    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刹那,也许是一年。

    开玩笑的,当然不可能是一年了!

    总之,两人是在周围一片起哄声中才从那美妙的沉醉中惊醒的。

    “啊?!”

    从零距离分开之后,南小鸟都有些晕晕乎乎的,像是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似的,显然她刚才也是被自己的情绪带动着想也没想的就做了这件事。

    晴树看着呆萌茫然的南小鸟,差点笑出了声,这还是刚才那个超级主动的她么。

    “好了……咳咳……那个……”

    接着,晴树面对少女们,也是老脸微微一红,组织着自己的语言。

    “既然我们今天的任务已经全都完美的完成了,那么我请大家吃好吃的去吧!”

    他试图以美食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果然,两个笨蛋吃货上钩了。

    “好耶!”

    穗乃果与矢泽妮可兴奋的跳着。

    不过,其他人都是一脸暧昧的眼神看着晴树与南小鸟他们两个,美食要吃,但促狭的眼神也不能停。

    接下来晴树与少女们对神木凉介道了别,然后又从后门出来,坐上了之前的保姆车。

    除了晴树、东条希和绚濑绘里,其他七人全都是和服打扮,自然不能以这样的演出服装出去随便闲逛。

    而且之前她们来的时候都是事先在家里换好了服装,根本没有带正常换装用的衣服,所以只好先把她们一一送回家换好衣服再接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