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不学习我浑身难受
    记忆那十二万多张图片,实际上晴树只用了一瞬的时间而已。

    当晴树将那些知识全部记忆之后,他便开始一点一点的整理消化,让自己可以真正的运用这些知识。

    记忆不代表理解,就像是一句英语单词,可以记住它的字母排列,但如果没有去理解它所代表的含义,那么它也只是记忆而已,无法去运用。

    晴树他虽然拥有绝对记忆能力,只要想一下某个知识点,它就会立刻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但也还是要去将这些知识进行理解,才能将之转化为自己真正能够运用的东西。

    分镜图、人物设计、原画、背景、中间画、上色、特效、配音配乐、剪辑,一部动画的制作流程大概就是这样了。

    除了目前还暂时用不到的比如声优配音以及各种效果音如何添加之类的知识先放在一边不去理会,其他所有知识晴树全都在努力消化着。

    十二万多张图片里的知识量,就算有一部分不可避免的会重复,那也是海量的知识啊!

    如今这些知识虽然被晴树绝对记忆了,但却是犹如一颗颗珠子散乱在他的脑海中,而拿着线把这些珠子串起来的过程,就是认知与学习的过程。

    ‘分镜图!’

    在了解到了整个动画制作流程之后,晴树心中念着‘分镜图’,接着一瞬间,所有关于分镜图的知识全都汇聚过来,逐渐被他一点一点理解着。

    理解与学习是要消耗脑力的,同样也是很消耗时间的,就在晴树在那里闭目进行脑内风暴的时候,小埋回家了。

    看了眼门口的鞋子就知道哥哥在家,但听着家里一点动静也没有,小埋猜测应该是在画画,上了楼来到画室好奇的看了眼,发现哥哥竟然没有如往常那样趴在桌子上画着什么,而是吓人的坐在漫画书堆里修仙似的,还盘起腿来像是在打坐。

    悄悄的踮起脚尖,来到哥哥身边,小手在他紧闭的双眼前晃了晃,没有任何反应,小埋眼睛一转,没有打扰他,而是依旧踮着脚尖一阵风一样跑下了楼,偷笑着从冰箱里拿出三只甜筒冰激凌。

    一口气吃好几只冰激凌这种超级爽快的事情,若是被哥哥看到,一定会被他说教一番。

    而现在正好趁着他不知道在搞什么但却似乎对外界没有感知的时候,一边看着马上播出的转生的银狼的动画,一边吃着平时三倍的冰淇淋,简直爽歪歪啊!

    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了眼时间,正好赶上动画刚刚开播,舒服的斜躺在沙发上,翘起一只小腿晃呀晃的,拿起一只草莓味的甜筒冰激凌剥开外皮,小埋一脸痴汉笑的啊呜咬下一口。

    晴树对于楼下妹妹小埋那极致般的享受一无所知,甚至连她回家了还在自己面前晃了一圈都不知道,他此时正沉醉于吸取知识的快感之中,无法自拔。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过去了,晴树缓缓睁开眼睛,眼中闪烁着

    抱歉,这种基本操作还不至于那么夸张,所以什么也没有闪烁,依旧是漆黑的眼瞳而已。

    刚才那些时间,他把所有关于‘分镜图’方面的知识都消化了完了,没有贪多,而是打算休息一下再继续。

    喝一口气泡早已跑没口感全无的可乐,听着楼下似乎有动静,于是起身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双腿,来到楼下。

    “回来了?!”

    “回来了!”

    看到小埋在,晴树打了个招呼。

    小埋突然看到哥哥下来,愣了一下之后有些心虚的小手悄悄盖住茶几上的冰激凌包装纸,若无其事的往茶几下面挪着,还偷偷观察着他。

    “我先去洗澡了。”

    晴树完全没在注意到小埋的小动作,只是被电视节目吸引了一下目光,就想着要去洗澡了,于是说了一声。

    “嗯,知道了欧尼酱。”

    小埋暗地里偷笑着,但表面上装作很平常的样子应着声。

    于是,对于小埋的那点小心思一无所知的晴树离开了客厅,而小埋看到哥哥走进浴室,也是赶紧销毁了自己的罪证。

    半个小时后之后,泡了个澡,神清气爽的从浴室里出来,晴树回到卧室趴在床上,先是与南小鸟聊了会儿天,之后就开始继续消化脑海中的知识。

    这一次学习的是关于人物设计方面,也就是人物立绘与各种动作姿势的结构。

    虽然与之前学习的分镜图不同,对于他接下来想要制作的预告片帮助并不算大,但也是必须要学会的。

    制作动画,各个环节环环相扣,除了声音哪方面暂时完全不需要之外,其他的制作流程都是要掌握的。

    因为有着深厚的漫画绘画的基础功底,对于人物设计这一块的知识,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了。

    之后,睡觉!

    又是新的一周开始了,本来应该是美好的一天,但令丰之崎二年级班所有学生都感到不适应的是,如往常那样本应该拿着平板电脑写写画画的晴树,今天竟然改变了这个习惯。

    从今天的第一节课开始,他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在平时,虽然晴树自己并不以为意,但其实在其他同学眼中,他还是很引人注目的。

    不过,似乎所有人对于晴树那种我行我素的态度早已经麻木了,他们只是一开始惊奇了一下,觉得这个怪人似乎改了性子,在向三年级的那个学姐学习。

    而之后,他们就没有去在意了,因为无论是画漫画的晴树也好还是睡觉的晴树也好,已经完全影响不到他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