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双重打击最为致命
    晴树听了材木座义辉的解释,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然后把手中的那轻翻开第一页。

    “不过话说回来,晴树你不是剑道社的成员吗?怎么又加入侍奉社了?”

    材木座义辉好奇的问道。

    “我没加入侍奉社,只是在这里一起吃午饭而已。”..

    看着正篇一开头的句子里那些带着古文气息的文字,晴树看着一边说道。

    “加入吧小树”

    结衣突然想起刚才被打断的这茬,又继续蛊惑着晴树。

    “不要!”

    “加入吧”

    “不要!”

    “结衣!”

    看着两人像是在拉锯似的,雪之下雪乃皱着眉头,有些生气的说了一声。

    “哼我不喜欢小树了!”

    最后,结衣哼了一声,多半像是撒娇似的说道。

    侍奉社内的方桌会议旁坐着四个人,晴树这边先看了一页之后就把那页递给雪之下雪乃看,至于结衣,她对于轻什么的完全不感兴趣。

    “打算投稿给出版社吗?怎么没直接投稿?”

    晴树一边看着,一边问道。

    “那是绝对不行的!网上说那些家伙根本不懂客气,要是被评价的很惨,我可是会去死的!”

    材木座义辉抱着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心说道。

    “嗖嘎那么,你准备好去死了吗?”

    晴树突然抬起头,露出白牙对他笑着说道。

    “啊咧?!”

    看着挚友那阴森笑容,材木座义辉有种不祥的预感。

    “看了开头这一部分,已经差不多能看出点东西了,那么作为莫名其妙就成为你的挚友的我,我觉得应该说些真话才对得起挚友这个称呼。”

    晴树笑的更灿烂的说道,但材木座义辉已经颤抖着双手像是要承受巨大的恐惧似的。

    “首先创意不错,将带有各种古代剑豪特征的人物代入到现代校园内,很符合现在的轻潮流,而且对话里中二气息十足,应该能够吸引到中二群体的喜爱”

    晴树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

    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说的都是好的方面,材木座义辉惊喜的眨着土气黑框眼镜后的小眼睛,都要扑过来给晴树一个大大的拥抱了。

    但雪之下雪乃可是知道晴树后面的话绝对不是好话,因为她也正在艰难的看着材木座义辉的这本轻。

    至于结衣,她正无聊的把玩着手机,顺便时不时的偷瞄一眼晴树那帅气的侧颜。

    “但是!”

    晴树一个眼神制止了想要拥抱自己的材木座义辉。

    “你的文笔实在是太烂了!看完第一个章节之后,我根本没有继续看下去的**!”

    “啊”

    紧紧抓着胸口,材木座义辉瞬间被晴树打击的差点崩溃,不过身为重度中二病患者,这样的打击他还是能够承受得住的。

    “那么,接下来说说我的看法吧。”

    雪之下雪乃这时也看完了第一章节,于是抬起头来。

    “你想让他死在这里吗?!”

    晴树连忙制止着说道。

    “”

    雪之下雪乃看着晴树沉默了一小下,然后才说道:

    “好吧!”

    然而看到这一幕的材木座义辉更是被打击的想要吐血,他勉强从桌子底下爬起来。

    “不不要紧!将你们的想法都告诉我吧!我还撑得住!”

    紧咬着牙齿说着,材木座义辉此时很有真正男子汉的风采,但配合桌子上的这一摞轻,总让人觉得怪怪的。

    “是吗”

    雪之下雪乃询问的看了一眼晴树,而晴树看到材木座义辉的坚持,也‘感动’的微微点头。

    ‘既然他自己找死,那就成全他吧!’

    晴树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材木座义辉,心中如此想着。

    “很无聊,读都成了痛苦,超越了想象的无聊。”

    雪之下雪乃直接说道。

    hp-50%

    “作为参考,能告诉我哪里无聊吗?”

    完全是破罐子破摔了,材木座义辉求死的问道。

    “首先,语法错的一塌糊涂,为什么老是用倒装句?你知道介词怎么用吗?小学没学吗?”

    hp-20%

    “哦,关于倒装句这个,虽然正常人看来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这本轻的受众就在中二群体之中,所以语句设定成这样也并不算是错误的。”

    晴树为雪之下雪乃解释了一下。

    “对呀对呀!”

    材木座义辉连忙点头赞同。

    hp+30%

    他的血量倒是勉强稳了一波,颇有上升的趋势。

    “是吗”

    雪之下雪乃点了点头,像是学到了什么似的,然后继续说道:

    “还有注音,错的太多了而且繁琐的莫名其妙,这个幻红刃闪的注音全都是一堆没有含义的字组成的,让人看不懂。”

    hp-20%

    “的确,招式的注音设定的太繁琐了,读出来的时候一点也不爽快,要换成简洁一些的读的才顺畅,比如像哈撒ki(亚索斩钢闪)、痛里啊给痛(亚索大招)、有基佬开我裤链(源氏大招)这样光是读出来就很爽的招式,才会受到欢迎。”

    晴树又在一旁补充着说道。

    “不愧是晴树!好厉害!”

    刚被雪之下雪乃打击的趴到地上的材木座义辉听了晴树的建议之后,瞬间半血复活。

    “这里的女主角为什么突然脱掉衣服,完全没有必要,让人莫名其妙。”

    雪之下雪乃又指出了一个地方。

    然而,这一次晴树没有开口,但材木座义辉却眼巴巴的看着他,希望能够替自己做出解释。

    最终,被那小眼神看的受不了的晴树,没有办法的才开口说道:

    “关于这个地方我也没办法替你解释了,虽然日常或是战斗类的轻少不了一些稍微色色的东西,但你设计的剧情太僵硬了,雪之下同学说的没错,太不合理了。”

    hp-35%

    被晴树和雪之下雪乃双重打击之下,材木座义辉又心痛的滑到了桌子底下。

    接下,看到雪之下雪乃还要开口,而眼瞅着材木座义辉的血量只剩下了5%,晴树连忙摆手示意着。

    “可以了,一下子说太多也不太好。”

    “嘛虽然还没说完,但算了”

    似乎意犹未尽的,雪之下雪乃咂咂嘴说道。

    “好了义辉,再去练练文笔吧,你才刚开始写轻就能写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

    晴树避重就轻的没有提及质量,但至少在数量上值得夸奖。

    将厚厚的一摞纸递给慢慢爬起来的材木座义辉,晴树拍了拍他的肩膀。

    “加油吧!你可以的!”

    如此,晴树说着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算是鼓舞着这位实在是想不起来什么后倒贴过来的挚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