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中二剑豪将军参上
    晴树喝了一口盒装的香蕉味牛奶,然后继续说道:

    “小学的时候想当科学家、中学的时候想当运动员、高中的时候想当明星、大学的时候想去创业、毕业之后想找个安稳的工作、再五年之后想有一个温馨的家,这大概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想法,每个时期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所以,也许在丰之崎你有很多潜在的朋友,但却因为你以前的固有想法把她们都拒之门外了。”

    接着,晴树最后总结了一下。

    “而且,你也并不孤单,至少结衣现在是你的朋友了,优秀之人承受更多但也得到更多,这都是很正常的,就像我,这么受欢迎的同时,我有时也会因为太受欢迎而感到苦恼。”

    晴树最后说的很认真,但结衣与雪之下雪乃却都同时对他翻着白眼,让他很不解,他说的都是大实话呀,太受欢迎了的确很苦恼啊!

    不过,听着晴树的这番毫无营养的心灵鸡汤之后,雪之下雪乃倒是从刚才那种状态解脱出来了,恢复了以往的那种平淡以及平静。

    只不过,每当她看着晴树的时候,眼神深处总会摇曳着些不为人知的小火苗,是谁也无法看见的。

    “哇!小树说的好棒!”

    结衣笑着拍手说道。

    对于结衣的夸赞,晴树表面上笑了笑,因为他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些全都是毫无营养的废话,就如大部分的鸡汤一样,看似都很有道理,但其实也就那样而已。

    他已经看懂了,雪之下雪乃其实完全可以隐藏着优秀蒙混在普通人之中,但她并没有选择这么做,是因为她无法对自己说谎。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个真的是同一类人。

    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

    当有人对晴树指指点点说是怪人的时候,他未尝没有这么想过,但因为有漫画,因为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牢牢锁定在自己笔下的漫画上,所以那些流言蜚语根本影响不到他,甚至都比不上蚊子在一旁嗡嗡嗡的让人心烦。

    而雪之下雪乃,她选择以冰冷来抵御那些有的没的。

    “呐小树!要不要跟我一起也加入侍奉社呢,有小树在一定很有趣的!”

    结衣突然提议道。

    “不不不!我可没有那种浪费自己的时间帮助其他人相亲相爱的觉悟!”

    晴树连忙摇头拒绝,连连说不。

    就算是闲的时候,他也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除非是朋友需要帮助。

    更别说再过一段时间要忙火影的动画化这件事,更是会忙的要死,哪有时间在这悠闲度日。

    “明明小树之前那么帮我,帮助人很有意思的!”

    结衣仍然不死心,还在劝说着,但她的劝说一点也没有吸引力。

    “因为那是你,你是我的好朋友,如果是对其他陌生的学生当然就不一样了,我才懒得理会。”

    晴树坚定的摇着头,向结衣真诚的表明自己是有多么的自私。

    咚咚咚

    当晴树话音刚落,结衣还想进一步劝说的时候,三人就听到了教室外的敲门声。

    “请进!”..

    身为侍奉社的社长,雪之下雪乃朗声说道。

    哗啦

    拉开教室门,走进来一个戴着黑色眼镜的白发胖子。

    “请问这是侍奉社吗?”

    “材木座义辉?”

    “啊咧?土间晴树!没想到会在这里相遇,我的挚友啊!哼哼”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材木座义辉装作神秘的样子哼哼笑道。

    看到这个奇怪的来人与晴树相识,结衣与雪之下雪乃都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他。

    正好便当已经吃完了,晴树将其扔在朔料袋里,然后站起来走了过去。

    “这是二年级班的材木座义辉,重度中二病患者。”

    晴树为两女详细介绍着,免得让她俩以为自己在和什么奇怪的人交朋友,然后好奇的向材木座义辉问道:

    “话说你来侍奉社干嘛?”

    “果然!这里就是侍奉社了!如平冢老师之言,晴树吾友,汝有实现吾愿的义务吧!”

    材木座义辉指着晴树说道,颇有一种就决定是你了!的宠物小精灵对战的感觉。

    “笨蛋!说人话!”

    啪的一声,晴树上去就是一个后脑勺。

    若是平时材木座义辉的那些中二之言,晴树听着倒也没什么,但此时在场的并不止他一个人,还有结衣和雪之下雪乃呢。

    “侍奉社并不是实现你的愿望,只是帮忙而已。”

    雪之下雪乃显然听懂了材木座义辉的话,出面解释道。

    “呃”

    材木座义辉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拿的那一摞是什么?”

    晴树这时才注意到,材木座义辉手上拿了一摞纸,于是问道。

    “啊哈哈我的挚友你终于看到了!”

    材木座义辉带着嘚瑟的意味,大笑着把那一摞纸递给晴树。

    “剑圣学园物语?白刃剑闪的幻影虚无?黑橡篇?轻?”

    浓烈的中二气息扑面而来,晴树读着封面上的那几个标题,然后问道。

    “没错!看到晴树你画的火影忍者那么好看,身为你的挚友,身为足利义辉剑豪将军的转世,我当然也不能呃那个闲着”

    本想最后说点什么古老的语句,但一时卡壳了,让材木座义辉很是尴尬。

    不过身为中二病患者的他,对于尴尬什么的早就习以为常了,含糊其辞的凑合着蒙混过去之后,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站在那里,期待的看着晴树。

    “所以你来侍奉社的目的是?”

    晴树问道。

    虽然刚才拒绝了结衣的邀请,但因为来人是他的朋友,所以晴树还是挺上心的。

    “本想投到某个新人奖上的,但因为没有其他朋友,听不到读者的感想,所以读一下吧!”

    材木座义辉沉声说道。

    “感觉刚才有什么很悲伤的事情被他一句带过了。”

    雪之下雪乃在一旁收拾着便当,然后吐槽着。

    “啊咧?既然写了轻,为什么不来找我看看,而是来侍奉社?”

    晴树才注意到这个问题,他眯眯着眼睛向材木座义辉质问道。

    “呃那个我想先听取一些别人的意见,等改好一些再给你看的。”

    材木座义辉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