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竖笛
    朋友朋友!

    那好几个被咬的重重的‘朋友’并没有被天然呆的结衣听出来,她依旧傻乎乎的在那吃着便当。

    倒是雪之下雪乃听了晴树的这句话之后,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晴树,似乎听出来了些什么。

    之后,三人时不时的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大多是晴树与结衣在聊天,雪之下雪乃很少参与,只说了寥寥几句而已。

    “话说,阿雪以前都是独自吃便当,以后我陪你一起吧。”

    话题不知不觉说到这里,结衣如此说道,还握着雪之下雪乃的纤细小手,闺蜜情深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晴树埋头吃着便当,不过吃了两口他突然从中想到了什么。

    “等等,独自吃便当?雪之下同学这么漂亮而且成绩又是年级第一,人缘应该很好有很多朋友才对呀?”

    晴树不解的问道。

    就像是现充,越是帅气漂亮的学生不是应该越受欢迎的么,而且成绩好的人多半也会受到欢迎,雪之下雪乃两样都占了而且还都是拔尖的那种,更是应该受欢迎呀。

    以前晴树对雪之下雪乃没接触过所以不了解,可他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发现,她好像只有结衣一个朋友似的,这让他很不理解。

    “是吗?首先要先定义一下怎样才算是朋友。”

    雪之下雪乃认真的想了想说道。

    晴树看了看结衣,想着刚才在教室里发生的那些事,然后说道:

    “我认为朋友的定义是,朋友开心我会跟着开心,朋友难过我也会为之难过,如果能够有这种感情,那么就是真正的朋友了。”

    “所以说,按照土间同学的理论,我没有真正的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雪之下雪乃理所当然的说道。

    “啊?为什么?你看起来应该挺会被人喜欢的啊?”

    晴树好奇的问。

    他承认,如果不是因为第一印象,像雪之下雪乃这样长得漂亮而且还学习好的女生,他是没有理由不喜欢的。

    当然,这种喜欢不是那种喜欢,它只是一种初始自带的些微好感而已,决定不了什么,但却又真实存在着。

    但可惜,晴树永远也不会对雪之下雪乃产生那样的感觉,此时的交谈只是因为好奇而已,毕竟以前总是能听到关于她这位校园风云人物的传说。

    “你不会明白的”

    雪之下雪乃放下筷子,微微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然后接着说道:

    “我从小就很可爱,所以接近我的男生基本都对我怀有好感”

    说到这里的时候,结衣带着疑问的眼神看了一眼晴树,晴树对她摇了摇头,他可从没有对雪之下雪乃怀有好感。

    但不得不承认雪之下雪乃说的没错,虽然此言有些臭美的意味,但说的真没错。

    “真要被人喜欢,也许还是件好事”

    “啊?什么意思啊?”

    结衣不理解的问道。

    “小学的时候,室内鞋被人偷藏了六十回左右,其中五十次是女生干的,拜他们所赐,我不得不每天把室内鞋与竖笛带回家。”

    “竖笛?!”

    “好恶心!”

    晴树与结衣都随之联想到了一个画面,一个猥琐的男生拿着雪之下雪乃的竖笛疯狂的舔了个遍。

    好吧,听到这里,晴树有些同情她了,甚至觉得她一开始对自己的态度和语气,也许是因为她患有男生恐惧症,而不是真的是在针对他。

    想到这,晴树报以同情的眼光看向雪之下雪乃,稍微转变了些对她的感觉。..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我太可爱了,弱小丑陋,会因为妒忌去排挤别人,令人惊异的是,越是优秀的人却活的越是辛苦呢!”

    雪之下雪乃继续讲述着:

    “这种事太不合道理了吧!所以我要改变!包括人在内的这个世界!”

    听完之后,晴树与结衣相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对吧!”

    晴树随口顺着雪之下雪乃的想法,说出了这句话。

    但,当雪之下雪乃听到晴树的这句话之后,瞬间从望着天空的姿态猛然回过头来看着他,眼神中爆发出极为璀璨的光彩。

    正常来说,人眼是不能发光的,但此时晴树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雪之下她那幽蓝色的眼眸中,真的存在光芒。

    “是了!晴树君也是这么认为的吧!从高一开学就被其他那些人认为是怪人,你一定和我一样是孤独的吧!所以说错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个世界!”

    像是突然开启了体内的某个开关似的,雪之下雪乃此时的状态跟平时完全就是判若两人,光是从她的眼睛中,就能够感受到什么是炙热如火。

    就好像,平时她是雪一样的女孩子,但此刻她是燃烧的雪。

    虽然她的话听上去怪怪的像是要黑化了似的,但晴树看她的状态,并不是那种心灵被严重打击到然后黑化的样子,反而是精神奕奕的,整个人贼精神!

    “不,我并不认为世界有什么错,存在即是合理,是我们的选择在影响着周围的一切。”

    晴树想了想,没有顺着雪之下雪乃的想法,而是摇了摇头的说道。

    “啊?”

    雪之下雪乃楞了一下,她本以为晴树会认同她的。

    至于结衣,她那天然呆的性格,很难理解两人的那些话,只能在一旁做一个吃瓜群众。

    “比如说我,我之所以被称之为怪人,是因为我在学校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画漫画,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如果我像个正常的高中生一样每天上课下课与同学们混在一起,也是没有问题的呀,我可以做到,但我却没有选择这样的生活。”

    晴树摊了摊手,然后看了一眼结衣,继续对雪之下雪乃说道:

    “结衣也是,她选择用迎合别人的方式来维持友情,是因为她习惯这么做了,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如果她用另一种方式来与别人相处,局面自然也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感受着腰间被两根小指头掐着,晴树面不改色的依然把话说了出来。

    “至于你,雪之下同学,因为我对你的了解并不深,所以我无法判断究竟是你错了还是世界错了,但我知道一点,那就是人们的想法永远不是一成不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