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只是朋友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说出那种话,土间同学!”

    雪之下雪乃在晴树走出教室的瞬间说道。

    已经走出教室两步,突然听到身后侧有人说话,他转过头。

    “雪之下同学?刚才的那些你都听到了?”

    看到雪之下雪乃似乎早就在这里的样子,而且还有她刚刚说的话,晴树随口问道。

    “嗯!都听到了!”

    雪之下雪乃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晴树,似乎是重新再一次认识了他一样。

    晴树走到雪之下雪乃的身边,也同样靠着墙壁,原本打算出了教室直接走人的,但他现在正好想说些话,而对象正好是雪之下雪乃。

    “我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结衣就那么执着于成为现充!”

    晴树直接对雪之下雪乃说道。

    虽然之前他并不喜欢雪之下雪乃这个人,而且现在也没有改变对她的印象,但他此时心中堵得慌,这些话也只能对雪之下雪乃说。

    “难道土间同学你不认为自己也是一个现充吗?!”

    雪之下雪乃这句话让晴树似曾相识,同样也让他思索了起来,难道自己真的是个现充?

    漫画事业已经有所成就,而且还有了约定的未婚妻,貌似他现在比现充都要现充啊!

    “好吧,虽然我不反对自己也是个现充,但至少我很讨厌那些自以为比别人高人一定的态度!”

    晴树撇了撇嘴说道,同时听到身后的教室里有了说话声,于是停止了与雪之下雪乃的短暂交谈,竖起耳朵听着。

    “对不起啊,我不迎合别人的话就会感到不安,会不由自主地顺应氛围,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呢,扮家家酒的时候其实是相当妈妈的,但其他人想当,我就扮小狗了”

    结衣对三浦优美子说着一些晴树也不怎么明白的话。

    “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坐在那里低头装作把玩手机的三浦优美子说道。

    “也是呢,我也不太明白我在说什么,但是从小树身上我渐渐感受到了,互吐真言,互相谅解,明明没有特意迎合别人却很开心的过着每一天,感觉很合得来”

    结衣这番话的最后一句,让晴树差点以为她是在向他告白,但就算是告白也不用对其他人说吧,而且他还真怕结衣向他告白。

    另外他也完全不明白,结衣不跟着自己走出来,是想要待在那里表达什么?!

    “所以渐渐的就觉得之前我一直努力迎合别人是不是错了呢,小树是那么的自由,只在意自己画的漫画就好了,也不去理会学校里流传的怪人称号”

    听着背后教室里结衣的话,晴树有些恍然的对身旁的雪之下雪乃说:

    “这么说来,是结衣从一开始表现就出来的迎合态度,才导致了其他人根据她的态度而选择如何相处的方式,如果她能够更自信一些就好了。”

    “没错,结衣刚来侍奉社的时候,也是畏首畏脚、东张西望的,一看就是缺乏自信的模样。”

    雪之下雪乃点了点头说道。

    “话说结衣为什么要去侍奉社?”

    晴树突然想到,然后问道。

    “当然是为了给某人做手工饼干,所以才来向我寻求帮助。”

    雪之下雪乃瞥了一眼晴树说道。

    “”

    晴树沉默了,他想起了那块能够杀死他一年寿命的饼干。

    “那个我会努力改变自己的性格,所以今后也能跟我做朋友吗?”

    结衣两根手指搅拌着,微微低着头的问道。

    “是是吗也没什么不行的。”

    三浦优美子有些慌乱的回答道,显然她也没想到结衣竟然还会这么说。

    其实今天的事,她只是对结衣最近都不怎么和她们一起玩而感到有些不开心而已,并不是真的不想在与结衣做朋友了。

    “笨蛋!”

    在外面偷听的晴树听到这里不禁脱口而出。

    “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同的,有的人需要有朋友才能正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比如结衣;而有的人并不需要朋友也能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比如你。”

    雪之下雪乃在那里不由自主的感叹道,同时说到最后还看了晴树一眼。..

    “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似的!切!”

    晴树摇了摇头,不爽的切了一声,然后离开了这里向楼梯走去。

    在他身后,雪之下雪乃看着晴树的背影,嘴角不知为何,翘的更明显了些,也让她原本冷冰冰的气质柔和了些。

    十多分钟之后,侍奉社。

    晴树刚刚买完便当走进来,而结衣与雪之下雪乃早已经吃上了。

    “笨蛋!”

    进来之后,把便当放在桌子上然后坐下,晴树看着结衣还是忍不住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

    不过,听到自己被晴树说成笨蛋,结衣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傻傻的笑了笑。

    “小树,阿里嘎多,谢谢你刚才为我站出来,还还说了那些话”

    说到最后,结衣小脸红扑扑的很害羞的样子,还从便当里给晴树夹了一块鲜虾寿司。

    虽然被结衣道谢着,但晴树看着她那害羞的样子,心中却很担忧,担忧经过这事她对自己的感情会从友情的道路上偏离。

    “没什么的,刚才我说的那些话,团子你不要放在心上。”

    晴树面无表情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就算这样,那也很”

    结衣还想要说些道谢的话。

    “为你出头只是看不惯她们那些现充的态度而已,况且我们还是朋友,朋友之间当然要互相帮助喽!”

    晴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悄悄把‘朋友’这一词咬的很重,就是打算从现在开始慢慢潜移默化的让结衣认识到他对于两人之间的态度,免得她真的喜欢上了自己,那样的话可能朋友都做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