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我讨厌雪之下雪乃
    签名会的地点早就在海报上标明了,是在丰之崎校园内的一个小花坛旁边。

    晴树与结衣去二年a班与雪之下雪乃汇合,然后一起来到小花坛那里,就看到了几名似乎是学生会的成员正把桌子椅子搬过来,而且学生会长御圣院杏也在。

    “土间同学你们来了!”

    御圣院杏对晴树他们打着招呼。

    “这次的活动真是多谢学生会了!”

    晴树客气着说道。

    寒暄了一下,已经逐渐有学生们过来,御圣院杏带着人手开始组织排队维持秩序,而晴树也从书包里掏出昨天买的签字笔,坐在那里准备开始。

    这一次他使用的并不是金色的签字笔,而是特意换了个颜色,选择了天蓝色。

    没什么特殊意义,只是单纯的想换个颜色而已。

    接下来,因为有过一次大型签售会的经验,晴树轻车熟路的应对着每一位同学,看着每张都有些眼熟的脸,总的来说心里还是有那么点奇怪的小情绪。

    不过,被那么多同学崇拜的感觉盖过了所有那些有的没的,倒不至于被这些崇拜的眼神搞得飘飘然了,总之爽歪歪美滋滋还是有一点的。

    而看着晴树那么受欢迎,结衣的内心也有些复杂,尤其是每当女生来到晴树面前之时,她总是瞪着大眼睛,樱花色的眼眸也似乎在燃烧着。

    而当男生来到晴树面前的时候,她又会引以为豪傻兮兮的偷笑着,就是这么复杂。

    雪之下雪乃在旁边看着这个样子的结衣,只能摇头无语,深感爱情的魔力真是可怕。

    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晴树就完成了这场只有二百多人的丰之崎小型签名会。

    之后,他向学生会的人和结衣以及雪之下雪乃告别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坐地铁去了银座。

    银座是东京都最繁华的商业街,位于中央区。

    来到银座之后,晴树直接前往昨晚在网络上查到的一家比较知名的玉器店,他来这里是为了定制之前设计的那枚火影的项链吊坠。

    来之前晴树已经在网上预约过了,玉器店的设计师接待了他,将打印好的设计图交给设计师,确认能够制作之后,他挑选了一块冰种翡翠作为吊坠的材质。

    虽然冰种翡翠之上还有更完美的玻璃种翡翠,但玻璃种翡翠实在是太贵了,一枚玉佩那么小块的就要一亿,他现在根本买不起。

    那么退而求其次,冰种翡翠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而且也很通透,冰清似水,质地极佳。

    至于怎么付这枚冰种翡翠的定金?

    即使火影单行本的稿费最少也要一个多月之后才能到账,但之前在少年jup上连载的稿费已经到手了,哪怕这些稿费相对于卖单行本来说是根本懒得提起,但也是不少钱呢!

    所以付冰种翡翠的定金还是绰绰有余的。

    (具体数额我就不写了,懒得去算,太麻烦了)

    第二天,中午。

    这两天晴树完全感觉不到之前结衣对他的那种隔离感,两人之间的关系也直接回档到了半个月前的亲密,课间的时候也是说说闹闹的与以前一样。

    这样前后反差极大的变化令晴树很迷惑,但他还不至于情商低下的直接去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时候有些事,过程并不重要,只要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了,这就是人生。

    虽然,晴树依然心中如猫挠一样痒得不行

    中午,第四节课的结束铃响起之后,结衣就回过头看向晴树。

    “呐小树!今天中午咱们一起去侍奉社吃便当吧,我已经与阿雪约好了。”

    结衣笑嘻嘻的邀请晴树。

    听到雪之下雪乃也一起,晴树下意识的想要拒绝,虽然能够与大概是丰之崎最美的少女一起共进午餐,听上去似乎很美好,但他就是不喜欢她。

    哪怕这两天她与结衣一起帮助他举办签名会的活动,而且也神奇的好像与结衣约好了似的,同时转变了对他的态度,但那天初次接触时的奇怪眼神与冰冷语气还历历在目,这是他心中的疙瘩。

    结衣突然对他冷脸,又突然亲热起来,晴树只当是女孩子的小脾气,因为他们两个是相处一年多的好友,有感情基础在。

    但雪之下雪乃是个陌生人,一开始接触时就是一副冷脸,这让晴树对她的第一印象已经固定了,不是那么容易消除掉的。

    所以,晴树不喜欢她。

    但无论怎么说,看在结衣的面子上,晴树也不好去拒绝,所以只好点头同意了。

    “行,我先去买便当,然后再去侍奉社。”

    晴树说着,站起来向教室后门走去,结衣也提着她的粉色便当盒跟在后面。

    “啊结衣!你要出去吗?”

    班级里的现充集团,身为女现充头头的三浦优美子看到从面前路过的结衣拿着便当盒要出去,于是顺口问道。

    “那个中午有要去的地方。”..

    结衣停住脚步,回答三浦优美子。

    晴树也听到了身后的对话,不过他却完全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

    如果说在校园里有什么是他最讨厌的,那绝对不是关于他自己的,而是关于结衣。

    由比滨结衣虽然有时候有些天然呆,但其实性格很和善,是个非常不错的女孩子。

    可唯一让晴树看不惯的一点是,就是因为性格和善,以至于和善到总是要看别人脸色行事,不能坦率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以此特意去迎合别人。

    这个‘别人’,指的就是以女现充头头三浦优美子为首的女现充集团。

    晴树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结衣为何这么执迷于维持现充的身份,所以每当看到这样的场景时他都很烦,可又不能去强行干涉,毕竟他又不是结衣的什么人,只是朋友而已。

    所以,当此时听到身后结衣那战战兢兢的声音,他只好眼不见心不烦没去理会,依旧向外走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