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因为饼干而引发的惨案?
    双手拎着书包垫在屁股后,晴树进来之后没有走过去,而是关上门靠着旁边的墙壁,与结衣保持着距离。

    他不知道结衣为什么对他的态度发生了这样巨大的改变,但他知道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了,所以保持一定的距离对彼此之间的谈话过程会比较好。

    “团子,我想我们应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如果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或是对我做的事有什么不满,完全可以直接说,但这样什么也不说的耍小孩子气,实在是太幼稚了!”

    晴树一上来就是一记狠的,他是打算以此来激起结衣的情绪,希望能够从中发现些什么。..

    毕竟两人冷战都已经半个月了,这些在学校的日子他每天都如往常那样温和相对,但却没有任何效果。

    所以这时候使用一些激将法也许会得到些成果,也是说不定的。

    沉默

    结衣看着晴树,看着那熟悉的眼神,看着曾经喜欢的人,眼中浮现些许晶莹,挂在眼角坚强的不允许它们掉落。

    沉默了几秒之后,她终于开口。

    “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

    叮叮铃叮铃铃

    樱花那好听的前奏钢琴曲从晴树的裤兜里传出来,打断了结衣的话语。

    晴树这时也是大皱眉头,明显此刻结衣已经要把那捉摸不透的答案说出来了,可该死的竟然被自己的手机打断了!

    可恶!

    掏出手机,他刚要挂断的时候,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是妹妹小埋,连忙制止手指落下的方向,转而到了‘接听’那里。

    如果来电之人不是小埋,除了南小鸟之外,其他人他都会直接挂断的。

    但没办法,虽然很不是时候,但那时妹妹小埋的电话。

    “抱歉团子,是我妹妹的电话。”

    晴树对结衣说着抱歉,然后按下接听键。

    ‘妹妹?晴树的妹妹?哦对了,开学的时候听他提起过一次,不过之后好像就再没提起过。’结衣心中想着。

    “摩西摩西,小埋你”

    还没等晴树问小埋有什么事,就被那一边的叫喊声打断了。

    “欧尼酱快跑!我听网球社的学姐说正有一大帮人在门口堵你!”

    “呃这个,我已经遇到那些人了,不过他们应该不是带有恶意的,好像只是火影忍者的粉丝们。”

    晴树赶忙安抚焦急的小埋说道。

    “哦,是这样啊!呐欧尼酱拜拜!”

    “等等!小埋你参加完社团活动就先回家吧,我这边的事情处理起来会很麻烦,恐怕会很晚,大概是不能一起吃晚饭了。”

    晴树的意思是想趁此机会解决与结衣的这件事,但听在小埋的耳中,似乎是哥哥有了很大的麻烦。

    如果是平常事件,稳重带皮的小埋可能还会偷偷在旁边嘲笑哥哥,但在关键时刻,她绝对是会力挺哥哥的。

    “算了,今天不参加社团活动了,欧尼酱你在哪?小埋去帮你呦!”

    “那个好吧!我在附属教学楼的二楼从左边数第二个教室里等你。”

    虽然很感动小埋这么力挺自己,但晴树原本是想要拒绝的,可突然想着结衣好像还没见过小埋,正好可以认识一下。

    而且小埋那么可爱,也许结衣受不了这样的萌物攻击直接与自己化干戈为玉帛了呢,也是说不定的呀!

    心中嘿嘿想着不可能的事情,晴树把自己所在的位置告诉了小埋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团子,我”

    晴树刚想要把刚才的话题继续展开的时候,又被意外的事件打断了。

    这一次,是教室的门被打开了。

    晴树心烦意乱的看着旁边从门口进来之人,没想到竟然是雪之下雪乃。

    意外,但却也并不太意外。

    以前就听结衣说过一次她与雪之下雪乃是朋友,所以既然结衣出现在这里,那么雪之下雪乃也出现在这里不也很正常么。

    真正令晴树意外的是今天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似乎总是与这个外表完美的女孩碰到一起去。

    如果按照往常,这个时候他应该与毒岛学姐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决的呀,怎么今天的意外特别多!

    对于把‘未雨绸缪’‘有备无患’这种思想作为信条的人,晴树讨厌意外。

    当然,两天前的告白不在此范围之内。

    那一场意外他很喜欢,喜欢的不得了!

    镜头回转过来,当晴树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人是雪之下雪乃时,雪之下雪乃也同样看到了晴树,她皱了皱好看的眉毛,眼神在晴树与结衣之间来回了两次,眼神中浮现出些许疑惑与不解的情绪,不过只是很浅,让两人看不出来。

    雪之下雪乃与加藤惠很像,表情或者说是情绪都很像,总是那样平平淡淡的平静,甚至是冷静。

    但一个是人群中的必然的焦点,一个是存在感薄弱的少女。

    “阿雪!”

    结衣对雪之下雪乃打了声招呼,

    “嗯!”

    雪之下雪乃平淡的回应了一声,不是冷漠,而是她的性格就是这样。

    “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侍奉社?”

    她瞥了一眼晴树。

    经历了刚才那三次对视,她对晴树的感觉更差了许多,但此时结衣也在这里,她也只好不作声色的对结衣问道。

    “呃晴树他”

    结衣不知道该怎么向雪之下雪乃说。

    “是我刚才被一群火影粉丝们追赶,于是跑来这里躲避一下。”

    晴树简单的对雪之下雪乃说明了一下。

    “那么是来寻求帮助的?”

    雪之下雪乃闻言,听到晴树不是专门来找结衣的,算是松了口气,反手关上教室门,然后向结衣那边走去,一边问道。

    “寻求帮助?寻求什么帮助?”晴树完全没有明白雪之下雪乃的意思,但他又想到了什么,接着问道:“不过话说回来,侍奉社是什么?”

    晴树回忆了一下,好像结衣是在饼干事件之前的一段时间就很少在放学之后与那些现充女们一起走,想必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的这个莫名其妙的侍奉社的吧。

    ‘结衣的改变也是在饼干事件之后,难道这些都与侍奉社和雪之下雪乃有关?’

    ‘难道结衣是因为自己吐槽饼干太难吃而生气的,不至于吧?’

    晴树在心中迅速分析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