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开车,就在今日
    “别别拦着我!我我还没醉!”

    一顿大餐过后,在晴树三人看来绫子姐根本就是烂醉如泥了,但她嘴里却依旧嚷嚷着没醉没醉。

    晴树结完账之后,面对这样的绫子姐,还真是有些头疼。

    身为唯一的驾驶员,可唯独她喝成了这样,这让四人怎么回家?!

    虽然开车这种事,晴树他其实原本就会,但现在他还没到十八岁而且也没有驾照呀,怎么办?

    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找到千石千寻的电话,拨通。

    这个时候也只能找千石老师来帮忙救急了。

    “摩西摩西”

    当电话接通之后,晴树听到千石千寻的第一句话,他就知道,万事皆休!

    千石千寻那喝醉时的语气,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以前漫画技术还没大成的时候,他可是经常在周末去千石老师家里向她讨教,有时时间比较晚了就会在她家吃个晚饭什么的,那么自然的,身为酒鬼老师的千石千寻怎么可能不喝酒。

    “千石老师你又在喝酒吗?”

    晴树有些无奈的问道。

    “小酌嘿嘿小酌而已!”

    千石千寻嘿嘿笑着,让晴树甚至都能从电话这边感受到那酒气盎然。

    “好吧,打扰你了千石老师,你慢慢喝吧。”

    放下电话,晴树与小埋还有海老名酱六目相对,同样都感到有些头疼。

    搀扶着醉醺醺的绫子姐,肯定不能不管她,但现在四人之中却又没有能开车

    不!

    有一个人能够开车,那就是晴树!

    晴树突然意识到,似乎只有自己才能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可是,万一被交警拦下来,恐怕明天的新闻头条会变成:

    高中生天才漫画家土间晴树成功举办人生第一场签售会之后,得意忘形的无照飙车!

    这种场面,令晴树想想就

    刺激!

    没错,这大小伙子的,谁不想开车,三年多没有开车了,他的手还真有点痒痒了。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天才都是会被原谅的,其实就算被抓住上了头条,也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甚至还能给他涨一波思念力。

    身为一个创作者,不能再拿出好作品才是天塌之事,只要他一直能够拿出好看的漫画,就算他抽烟喝酒烫头,其实影响也并不会怎样。

    不像是演艺圈,有时自身的形象甚至比能力更重要。

    在创作圈,好的作品才是唯一衡量地位的标准。

    “既然这样,没办法,那就只好我来了!”

    从绫子姐的包包里掏出车钥匙,晴树对小埋与海老名如此说道。

    “欧尼酱”

    “晴树尼桑”

    “放心!我又没喝酒,安啦安啦”

    为了省事,晴树直接将绫子姐公主抱的走出料理店,而小埋与海老名在后面对视一眼,有些不安,却只能跟上。

    四人上车之后,绫子姐在后排的中间,而小埋与海老名负责把她夹在中间,好不让她乱动。

    晴树坐在驾驶位置上,插上车钥匙启动之后,按下车篷与车窗的按钮,把车内与车位隔绝开来。

    虽然并不怎么怕遇到交警,但万一真的遇到了,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所以晴树要把风险降到最小。

    敞篷的跑车与不敞篷的跑车,当然是后者更不引人注意喽。

    不过,握着方向盘刚要踩下油门的时候,晴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并不知道绫子姐的家在哪。

    回头看了眼似乎睡了过去的不六同绫子,晴树心中很是尴尬

    没办法,看来只好带着她一起回家了,让她在家里暂住一晚也不算什么。

    确定好目的地之后,白色跑车载着四人呼啸着离开了料理店所在的街道。

    虽然三年没有碰过方向盘,但开车是男人与生俱来的天赋,哪个大小伙子不会开车?!

    “啊欧尼酱我还不想死啊!”

    “晴晴树尼桑我我”

    小小的虚晃一下,把后排的小埋与海老名酱吓惨了。

    “意外意外!有些手生而已,你们要相信我啊!”

    晴树谄笑着说道,同时心中更加注意了一些,把速度也放慢了一些。..

    顺便的,在第一个路口等待红灯的时候,打开手机上的地图导航。

    就这样的,晴树为了求稳,车速就一直没超过五十迈,顺着导航的指引,在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抵达了自己的家。

    土间

    看着路边矮墙上的标志,车上清醒的三人总算是放心了。

    “呼这一路上真是心惊动魄啊!”

    晴树抹了一把额头上星星点点的冷汗,哪怕是车里面开着空调,但也无法让他的内心冷静下来。

    毕竟说起来,他这一路上可都是在违法啊,看到交警的时候大气都不敢出。

    不过幸好,虽然有时与交警擦身而过,但并没有交警发现问题拦住他们。

    “晴树尼桑!”

    关掉发动机拔出钥匙的时候,身后的海老名菜菜突然开口叫了晴树一声。

    “嗯?”

    “可以答应我,在拿到驾照之前都不要开车了吗?晴树尼桑!”

    还是第一次,海老名菜菜用这种相当郑重的语气与晴树说话。

    “呃好吧,我答应你,这一次是我做的不对。”

    晴树承认,自己刚才有些得意忘形了,自己浪就算了,但小埋与海老名菜菜也在车上,的确是不应该这样做。

    所以,没有犹豫的,他立刻向海老名菜菜保证着。

    不知为何,这一刻晴树心里荡漾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好像自己是在被妻子埋怨的丈夫似的。

    难道是海老名菜菜太有贤妻良母的气质了,所以晴树才会产生这种错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