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捕捉野生妮可一只
    “这首歌简直太棒了,一开始前奏的旋律您是怎么想到的,我觉得用钢琴弹奏会更好听,而且第二段副歌部分”

    当晴树承认之后,西木野真姬简直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直接化身音乐狂热者,与晴树探讨着这首歌。

    当然,晴树并不了解以前的西木野真姬是什么性格,他只当她本身就是个音乐狂热者吧。

    但了解西木野真姬的小泉花阳与星空凛却感到这种状态的真姬,真的是太让人意外了。

    “没错,关于前奏的旋律,一开始我也觉得用钢琴声会更好一些,可没办法,我不会弹钢琴呀。”

    晴树摊了摊手,表示很无奈。

    并且在听到眼前这个女生竟然能一下子挑出来这么多缺点,也很惊讶于她在音乐上的造诣。

    “钢琴的话,应该很好办呀,真姬就非常擅长钢琴弹奏,而且她还是我们缪斯出道曲sar|dash的作曲者呢!”

    穗乃果听到晴树说樱花樱花想见你这首歌更适合钢琴弹奏,于是想起了什么,直接对晴树说道。

    “西木野同学是sar|dash的作曲者?好厉害!”

    “才才没有”

    西木野真姬被晴树一夸奖,顿时不好意思的不敢再看他。

    晴树想起一周前在音乃木阪听到的那首歌,虽然他觉得唱的时候换气方面没有处理的太好,而且舞步有些僵硬不是那么顺畅。

    但不能否认的是,她们唱的那首歌本身是非常不错的。

    如果非要做一个比较的话,晴树觉得虽然比不上一张唱片里的主打歌,但也算是唱片级别的啊。

    晴树他还真没想到,这样的一首歌会是一个学生创作出来的,他还以为是穗乃果她们请真正的音乐创作人制作的呢。

    “这么说来,作词者也是你们喽?”

    晴树直接问道。

    “是小海填词的呦!”

    南小鸟开口的同时,园田海未害羞的转过头去。

    所以晴树惊讶的眼神只看到了她深蓝色的马尾。

    “厉害厉害!本来我还在为你们今后演唱什么歌曲而感到担忧,看来缪斯完全可以做到自产自销嘛。”

    晴树开玩笑的说道。

    “什么自产自销?!好奇怪的形容啊!”

    坐在晴树身边的南小鸟笑着拍了下晴树的肩膀。

    而其他几名少女咀嚼着晴树的形容词,也都纷纷面带笑意。

    “噗哼!!!”

    然而就在这时,晴树听到身后的另一桌似乎有人气愤的哼了一声。

    虽然在咖啡厅能听到其他相邻的人说话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可晴树的第六感却能明显感觉到,这一声‘哼’,好像是冲着他来的。

    举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在没来之前就帮他点的一杯卡布奇诺,晴树站起身来,借口说了句去洗手间。

    但其实,他是好奇自己身后坐着的人。

    可当站起身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身后的那桌有人,但桌子上却有一杯咖啡放在那里,这可就奇怪了,难道遇到鬼了?!

    皱着眉头,晴树没有直接向洗手间走去,而是又往身后的那边迈了一步。

    这时,他才看到,原来有一个人正将自己紧贴着背后的座椅,就像是在听墙脚似的。

    怪不得刚才站起来没看到人,原来是被视角卡住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因为晴树已经认出来了。

    哪怕这个人有着伪装,但他依旧看穿了这个人的真实身份!

    “矢泽妮可!!!”

    几乎是咬着牙缝,语气中满是森然寒气。

    对于这个屡次暗中偷偷观察的奇怪国中生,并且疑似缪斯的黑粉,晴树觉得她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跟踪到这里来听墙脚。

    如果今天真的是独自与南小鸟约会,那岂不是

    可恶!

    “啊咧?”

    矢泽妮可还在认真偷听着,她没想到本应该去洗手间的晴树竟然会发现自己。

    而看到晴树异常的举动,南小鸟几人也把视线转移到这边。

    咻

    在知道自己被发现的第二秒,矢泽妮可瞬间从原本的座位上离开,跳出来站到了晴树的对面。

    “哼!你们几个不管是唱歌还是跳舞都很烂!完全不够专业!”

    插着腰,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局面是怎样的,矢泽妮可视线越过晴树对看过来的南小鸟她们说道。

    “哎???”

    几名少女满脑门的黑人问号图片。

    接着,矢泽妮可更加嚣张的样子指着几名少女。

    “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对偶像的亵渎!是耻辱!快给我停止活动吧!”

    说完,她就要转身跑掉。

    南小鸟与穗乃果她们此时都愣住了,因为矢泽妮可的话对她们内心冲击很大。

    但有一个人却不同,那就是晴树!

    晴树可不是缪斯的一员,他关心的是,这次绝对不能再让这个国中生跑掉,一定要把话问个明白才行。

    装了还想跑?

    做梦!

    咔嚓

    如同抓娃娃机的爪子一样,晴树直接一把抓住了转身想要离去的矢泽妮可的后脖领,让她在原地不管怎么努力逃跑也跑不掉。

    “放开我!可恶快放开我!”

    不去理会她的反抗,晴树另一只手抓住矢泽妮可的肩膀,将她强行塞到了旁边的座位最里面,也就是靠墙那里。

    然后晴树也坐在了她的身边。

    “在这里,除非你肯钻桌子底下逃走,否则插翅难飞,想必以你的尊严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吧,音乃木阪高三年级的矢!泽!妮!可!学!姐!大!人!”..

    嘴角露出白牙的寒冷笑意,说到最后晴树更是一字一顿的,不光是把矢泽妮可架在高处,更是让其他几个少女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

    “竟然是高三年级的学姐?”

    可是少女们无论如何都不太相信,这个比个子最矮的小泉花阳还要矮一点的女孩,竟然会是同校的学姐。

    不过即使是惊讶于矢泽妮可的身份与身高,可少女们还是都纷纷转移阵地也同样坐了过来,将矢泽妮可堵在了最里面。

    这下子,就算矢泽妮可肯从桌子底下逃跑,想必也过不了那十多条腿形成的阵法。

    对于这个说是让缪斯赶紧解散的人,她们可都是好奇的紧呢!

    究竟是为什么,身为同校的学姐竟会说出这种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