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我的叮叮不可能是色猫
    告别南小鸟,晴树慢跑着回到家,看到一大早就起来玩游戏的妹妹小埋,真的是无话可说。

    本来之前说好的每天晨跑,但小埋一旦抓住机会就偷懒。

    算下来,平均一星期晨跑的次数还不到三次。

    “欧尼酱你回来啦”

    恰好是游戏画面正在转换的等待时间,小埋回头看向哥哥。

    “给,你要的和果子。”

    从朔料袋中掏出一份,晴树走过去送到小埋面前。

    “欧尼酱,阿里嘎多”

    一句谢谢,让晴树对小埋所有的怨念都烟消云散。

    没办法,谁让他摊上了这么一个超卡哇伊的干物系妹妹呢。

    “欧尼酱我想喝可乐!”

    “嗨嗨”

    “欧尼酱我想吃薯片!”

    “嗨嗨!!”

    “欧尼酱陪我一起玩!”

    “嗨嗨!”

    “欧尼酱你游戏技术太烂了!”

    “你说什么?!”

    认真起来的晴树瞬间爆发小宇宙,各种操作各种走位秀的飞起,然后仍然被小埋惨虐。

    “话说,今天在家玩一天游戏,明天要不要出去走走?”

    在游戏里被虐待的晴树试图转移话题来掩盖这一事实。

    “去哪?”

    “呃我想想去加藤惠家看看叮叮如何?”

    “叮叮?加藤惠?就是那个让欧尼酱失恋的女人吗?”

    一听这是要来八卦的节奏,小埋连游戏都不管了,好奇的大眼睛看向晴树。

    “”

    这件事该怎么说呢,晴树觉得只要不坦白永远都会被小埋拿这件事嘲笑。

    可刚想开口的时候,看到小埋眼底里的笑意,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想想,当初把叮叮带回家之后,因为猫与仓鼠的冲突,为了不让小埋觉得为难,于是晴树自己就说叮叮是要送给喜欢的女同学的。

    因为是临时才想到的理由,所以表现的相当拙劣。

    而小埋绝不是那种天然呆的呆萌性格,想必很轻易就看穿了吧。

    “可恶!原来小埋你早就知道了还一直在笑话我!”

    恼羞成怒的晴树直接将小埋那头柔顺的秀发揉成了鸟巢,并且揉完之后还很留恋那种手感。

    然而小埋也不甘示弱,直接扑了过来与晴树打成一团。

    于是,疯子形象的土间兄妹俩就这样在家里度过了一整天。

    周日。

    昨天在家疯玩了一天,总算是玩过瘾了,于是晴树与小埋说好了今天一起出来走走。

    而去处,自然是昨天提过的加藤惠家。

    叮咚

    叮咚叮咚

    按照昨晚电话中加藤惠给的地址,再加上两人面前的一户建门口写着的加藤字眼,绝对不可能搞错的。

    此时晴树正与妹妹小埋站在门口按着门铃。

    “请等一下马上就来”

    房间内传来加藤惠那熟悉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如水毫无起伏啊。

    咔嚓

    房门打开。

    “晴树君你来啦。”

    白色的印花短袖与粉色的八分裤,一身休闲的装束,齐肩的散发也在脑后扎成了马尾,今天的加藤惠在晴树看来,还真是相当清爽的装扮。

    “叨扰你了加藤同学,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妹妹土间埋。”

    晴树将小埋介绍给加藤惠认识着。

    “加藤学姐你好,我是丰之崎一年级的土间埋,学姐叫我小埋就行。”

    小埋乖巧的笑着说道,同时散发着她那独特的亲和力。

    似乎一旦在其他人面前,小埋就是完美的乖乖女模式,而一旦在家里不提也罢。

    当然,海老名除外,海老名是唯一一个见到过小埋真面目的外人。

    “晴树君、小埋,请进。”

    “打扰了”

    “打扰了”

    以为加藤惠家里还有父母长辈在,晴树与小埋礼貌性的说了一声。

    “父亲母亲温泉旅行去了,要晚上才能回来,所以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加藤惠带着他俩进来,同时解释道。

    三人来到加藤惠的房间内,围坐在小矮桌旁,接着加藤惠又去厨房拿了几杯饮品回来。

    而优雅的步伐跟在加藤惠身后的,是那只布偶猫叮叮。

    之前晴树与小埋还奇怪呢,加藤惠的房间里既然放着猫砂盆、猫爬架、猫抓板之类的东西,但却没有看到叮叮在哪。

    “叮叮过来”

    啪啪拍了两下手掌,晴树对叮叮示意着。

    之前在猫舍买下叮叮的时候,叮叮还只是五个月大的小猫。

    没想到这才过去快一个月的功夫,它不光个头长大了,就连毛发也茂密了很多,而且脸上的花纹也变得更好看了。

    但可惜的是,叮叮像是完全不认识晴树似的,对于他的呼唤丝毫没有去理睬,依旧优雅高傲的跟在加藤惠腿边。

    尴尬!

    巨尴尬!

    “哎伤心!”

    心灰意冷的晴树摇了摇头无语问苍天。

    然而下一秒峰回路转,叮叮竟然朝他走了过来,这一变化让晴树都乐开了花,刚想要嘚瑟一番的时候

    叮叮直接绕过他,来到了小埋的身边,在小埋跪坐的小腿旁边依偎着趴成一团。

    “叮叮真乖!”

    小埋也是惊喜的抚摸着叮叮的后背,柔顺的手感非常棒。

    这种反转,直接把晴树给打击成了一只瓜皮,心路如过山车一样急剧变化。

    “色猫!哼!”

    晴树气的直接拿起加藤惠端来的饮料,一口气喝个底朝天。

    “扑哧”..

    加藤惠都被晴树逗笑了。

    “叮叮不是一只母猫吗,怎么会是色猫呢?!”

    “就算是母猫,那也是只色色的母猫!”

    晴树撇了撇嘴,强行给叮叮贴上了色猫的标签。

    虽然叮叮伤害了晴树那单纯的感情,但接下来他还是与加藤惠聊着它。

    当然,除了叮叮之外,他们俩也会聊一些学校与同学的事。

    下午的悠闲时光,有着可爱的妹妹与朋友为伴,聊着天喝着饮料再吃上一点零食,还真是有够悠哉的啊

    然而,一个对于晴树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声音,此刻从他的手机中响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