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我不可能喜欢听八卦
    晴树在校外买了一盒便当之后回到教室,看到由比滨结衣与加藤惠正在聊着天。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在聊什么?”

    “在和小惠聊小树你国中时候的事迹呢。”

    听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结衣对加藤惠的称呼就改为了昵称方式,晴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就像加藤惠自带‘存在感稀薄’这样的属性,由比滨结衣自带的属性就是‘快速亲和’。

    大概是因为她的性格,总是会不由自主迎合别人,不去表达真正属于自己的想法,也就是常说的看别人脸色行事,怕自己被其他人孤立出来,那样就会感觉到很不安。

    所以由比滨结衣总是能与别人相处的很好。

    然而,这在晴树的眼中,是相当可笑的表现。

    晴树的性格完全与之相反,他只在乎自己真正的朋友,对于其他一些可有可无的角色,从来不会去在意。

    可身为由比滨结衣的朋友,甚至是很要好的朋友,晴树却不能直言的去全盘否定她所做的一切,因为他怕这么做会伤害到她。

    所以晴树想要改变结衣,想要潜移默化的改变结衣的朋友圈,让她能畅快的表达自己内心中真正的感受,而不要总去迎合别人。

    这是晴树在默默观察了一年之后,才决定要做的事情。

    加藤惠的性格就很随和,或者可以说,实在是太随和了。

    晴树不光是因为这两人都是自己在同一年级中唯二亲近的女性朋友,更是觉得,两人如果相处起来,应该会很合得来。

    那么回到之前

    晴树拿着刚买的热腾腾的便当放在桌子上,听结衣说着在与加藤惠聊自己以前的事。

    “以前从国中二年级开始练习画漫画只是因为需要这样才能让自己进步,现在我的漫画技巧大成,所以不需要像以前那样练习画漫画了。”

    掰开方便筷子,晴树双手合十说了句‘我开动了’。

    “哎?终于不再当漫画狂魔了吗!可明明上午的时候小树依旧在写写画画着什么!”

    由比滨结衣撇了撇嘴,觉得晴树根本与以前没什么变化。

    另外说一句,‘漫画狂魔’就是晴树在学校里流传的外号,这个外号还是班里一个与晴树互相看不顺眼的人传出去的。

    但是,因为对晴树的所作所为描绘的实在是太形象了,所以渐渐人们都认可了这个外号。

    第一次听说这个外号的人,还都以为晴树是个极其喜欢看漫画开口闭口都是漫画的超级死宅呢。

    “晴树上回在咖啡厅似乎说过已经开始画自己的漫画,所以才不需要模仿别人的漫画了。”

    加藤惠替晴树回答了由比滨结衣。

    “哇小树开始画自己的漫画了等等!咖啡厅?难道小树在和小惠约会?!!”

    由比滨结衣捂着嘴,一脸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两人,目光以每秒三百次的频率从两人的脸上来回跳跃,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才才没有!”

    晴树与加藤惠同时说出了一样的话,但他们之间语调的差距绝对不会让人认为这是心有灵犀。

    晴树无奈,高中就是这样,只要男生与女生单独聚在一起,就会被别人直接认为是在约会。

    这大概是因为这个年纪虽然没有法定成年,可已经到了可以结婚的年纪吧。

    虽然没有听说过学校里有谁真的结婚了,可恋爱这种事却是很正常的一种现象。

    当然他们丰之崎学园除外,作为周围区域升学率最高的高中,能考上这所学校的人大都是想要继续考大学的,所以结婚、恋爱这种事在其他高中司空见惯,但在这里却非常稀少。

    一个班级里面如果有两三对情侣,那么已经算是足够多了。

    晴树本想将自己画了火影忍者的事趁势说出来的,以免哪天都刊登漫画杂志了她们才知道。

    可三人之间的话题直接从‘咖啡厅事件’转移到了‘宠物交流大会’,根本没有晴树插嘴的余地。

    不过能看到两女把他一人抛在一边熟络地聊天着,倒也是不错。

    至少,他那可以告人的目的总算是达成了。

    下午,开学典礼。

    这个时候,所有学生都会汇聚在大礼堂,坐在椅子上听着一些让人昏昏欲睡的演讲。

    而晴树也很给面子的没有拿着他那祖传的数位平板电脑,大概是因为不认为自己能够承受几百人同时注视的压力吧。..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现在只能将火影忍者画到第二十话,最多也就是再多画三话而已,就没有更多的思念力了。

    所以在寻找到合意的出版社并且成功发表之前,会有很大一段时间处于空闲状态。

    既然时间上不那么紧了,他也就没有必要去逼迫自己把仅剩下的几话内容赶紧画完。

    “接下来,为上个月举行的全国模拟考试成绩优秀者进行表彰。”

    御姐气息十足的学生会长御圣院杏在演讲台后,主持着整个开学典礼。

    听同学的传言,学生会长御圣院杏是丰之崎某一校董的千金,不知是真是假。

    至少晴树从来不参与这种话题的讨论,因为就算是讨论出个什么结果,对于自身也完全没有任何影响,纯粹是浪费时间。

    好吧,晴树承认,他之前三年画漫画画的有点魔怔了,完全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节奏。

    现在听着周围同学小声谈论着某某人的某某事,听上去竟然还觉得有那么些意思。

    从埋头苦练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之后,竟然也会对八卦感兴趣了,真是让晴树一边自责的同时一边竖起耳朵悄悄听着各种八卦。

    “那么,让我们先请二年级a班的雪之下雪乃同学上台领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