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我的妹妹不可能偷我雨伞
    “招待不周,土间大哥。”

    “没有的事,已经很感谢你了创真!”

    “那么加内”

    “加内”

    目送耀眼红发的幸平创真骑着自行车远去,晴树提着食盒关上门回到餐厅。

    “来啦来啦美味的拉面来啦”

    小埋看到晴树一脸兴奋地快步走来。

    他兴奋当然是因为这好吃的美食大概能够缓解一下自己与小埋之间略显尴尬的气氛,更重要的是,光是能够在劳累之后吃上一顿美食,就再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

    如果有,那么一定就是吃完之后还不用洗碗。

    先不去想那些不重要的,晴树打开食盒,瞬间,即使还没有将拉面拿出来,那香气已经抢先一步散逸开来扑鼻而入。

    “好香!”

    小埋抽了抽玲珑的鼻翼,眼中放光看着晴树从食盒中拿出来的那碗拉面。

    看上去很浓郁的汤底,闻起来却不油腻,而是有种温和的清香。

    虽然卖相上看来与普通的猪骨味噌拉面没什么太大区别,也就是面条上的浇头不一样罢了,但晴树以自己进出幸平饭馆将近一千次的经历打赌,这碗拉面绝对要比普通的拉面好吃十倍不止。

    将两碗拉面稳稳摆放在餐桌上,晴树把食盒放在一边,拿了两双筷子坐在小埋对面。

    “那么我要开动了。”

    两人夹着筷子双手合十说了一句。

    呼呼

    夹起热汤里的拉面,将热气吹散一些,然后一口吃掉。

    “哦依稀(好吃的意思)!”

    “嗯嗯”

    晴树完全没时间回应小埋的感叹,也不需要回应,因为两人现在根本停不下来,一筷接着一筷。

    如果是专业的美食家在品尝这碗拉面时,那么一定会从口感、味道、做法、食材的搭配之类的方面说的头头是道。

    可惜无论是对于晴树还是小埋来说,无需那么多废话,单纯的‘好吃’这一点就足够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两碗分量十足的拉面就见底了。

    最后呼哧呼哧美味的汤底进肚

    美滋滋

    砰!

    同时吃完,连空碗放在桌子上的节奏都是同步的。

    “很美味吧,吃饱了吗?”

    晴树关心的问小埋。

    “嗯,多谢款待,尼桑。”

    小埋眼睛眯眯着表情很荡漾,似乎很享受这碗美味的拉面。

    “嘿嘿在这里住的好处之一就是这个,几乎每天都能吃到这样的美食,真不知道创真他老爸那么好的厨艺为什么会在这里开一家小饭馆,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周边的住户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福音。”

    “原来如此,尼桑能够每天吃到还真是幸福啊”

    有那么一刹那,晴树能够看到小埋的嘴角绝对是露出了痴汉般的傻笑,就如动漫里的那样。

    不过转瞬即逝,瞬间就掩饰过去了,他也没在意。

    接着两人顺着这个话题聊着,逐渐对彼此增加了些许了解。

    然而在闲聊中,晴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小埋似乎欲言又止的想要说些什么,可却又不敢说出口的样子。

    这一点,让他非常困惑。

    他有预感,那也许与小埋一直对自己存在的怯怯感有关。

    也许是幸平创真那碗超级美味的拉面让小埋放开了些心思,所以晴树才能察觉到这一点吧。

    “那个小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晴树的性格就是这种,发现问题就赶紧解决问题,不喜欢拖延,所以他主动出击想要把这难以言喻的糟糕气氛一拳打碎。

    “啊!”

    小埋突然听到晴树这样问,先是惊讶了一下,接着表情果然露出扭捏的神态,这让晴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空气沉寂一阵之后,再次波动起来。

    “尼桑,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突然的转折让晴树没了头绪,完全不明白小埋为什么会对自己道歉。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难道小埋以前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难不成两年前晒在门口的雨伞是她偷的?’晴树心想。

    接着他直接问道:“为什么?我们两人之前的生活完全没有交集,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呢?”

    “因为因为”

    小埋的情绪一下子高昂起来。

    “因为都是小埋与妈妈的原因才使得尼桑离家出走,在尼桑的眼中我和妈妈都是坏人吧!尼桑一定很不喜欢小埋的对吧!”

    一连串的话语对晴树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不过他也从小埋的话中大致明白了那一开始就存在的怯怯感是因为什么。

    然而这一切的缘由对他来说,真的是自己的锅!

    这件事,其实要追溯到三年前,也就是自己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来的那一天。

    那一天晴树醒来之后突然发现自己换了个身体,并且脸上有着不明液体,大概是泪水之类东西吧,总之

    他没有如正常那样接收到原身体主人的任何记忆。

    当他在那个家里初步收集到了一些能证明自己身份信息之类的事物之时,一个男人突然带着一个女人回到家里,并且对晴树说‘从今以后她就是你的妈妈了’这样的话。

    仍然对自己身份以及其他人际关系非常迷茫的晴树只能暂时不动声色,并且三人晚餐之后,与作为父亲角色但其实对于自己完全是个陌生人的土间诚一郎表达了自己想要独立出去的想法。

    这样做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避免自己身份暴露。

    第二天,晴树就带着行李走出了家门,并且三年都没有再踏入过一次。

    所以,他至今都不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那名义上的妹妹叫什么名字。

    原本以为,这是对四人最好的解决方式,没有了自己这个多余人物,那个新组建的家庭应该很和睦吧,毕竟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可无论是土间诚一郎还是那个女人看上去都是性格不错的人。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或者说从来没有想过,小埋与小埋的妈妈竟然会因为他独立出去而产生自责的情绪。

    看到小埋深深垂下的脑袋,晴树觉得自己有责任也有必要把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误会消除掉。

    “父亲应该说过,我独立出去是想要自己做一些事的吧。”

    “父亲确实说过,可是这不正是尼桑为了避开我们的借口吗?!”

    小埋直言以对,显然有种破罐子破摔的觉悟。

    虽然话是这样没错,可晴树绝对不能承认这一点,一个黑化的小埋,想想就太恐怖了。

    “绝对没有!身为土间家的男人,即使是在国中二年级的时候就立下志向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吧!所以我真的只是想要独立出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没想到会给你们带来困扰,其实说来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

    晴树诚恳的样子让小埋暂时相信了他的话,然而三年来一直困扰心头的自责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小埋需要更多的事实来证明事情真的如哥哥说的那样。

    所以,她抓住了晴树语言中唯一可能成为漏洞的存在。

    “呐所以说尼桑的漫画事业进行的如何了?”

    有时土间诚一郎会打电话或是直接过来了解一下土间晴树的生活情况,所以关于这未曾谋面的哥哥的‘大业’,小埋还是有些了解的。

    更别说,三年前晴树独立出来的理由就已经对土间诚一郎明确说了,自己要成为漫画家。

    拥有‘高中生天才轻作家’这样称号的人在樱花国也仅仅只有几个而已,可如果把‘轻作家’换成‘漫画家’的话,那绝对是一个也没有。

    所以无论是土间诚一郎还是小埋母女,他们对晴树那漫画事业的看法都是:你玩的开心就好。

    或许正是因为存在这种完全符合逻辑的看法,才会导致小埋母女的自责吧。

    被小埋问起漫画的事,晴树略显尴尬,如果小埋能够再晚几天来,不就算是晚来一天,他也能将火影忍者画出完整的一话出来呀。

    那样说服力一定会比现在只有开篇的一张画强得多。

    “咳咳我的漫画事业嘛当然是进行的很顺利,跟我来。”

    虽然目前只有一张画,但自己以前每日修炼漫画技巧所保存下来的画稿却是多不胜数,他打算把这些都展示给小埋,以此来消除误会。

    看到哥哥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小埋也好奇的跟着晴树上了二楼。..

    “首先我要说明一下的是想要画出好的漫画,那么基本功也就是漫画技巧一定要锻炼的轻车驾熟,这个你能理解吧?!”

    来到二楼的画室,一边打开电脑,他一边为接下来做铺垫。

    “嗯嗯,我听说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漫画家,至少要在真正的漫画家手下做几年的助手,并且掌握真正的漫画技巧才能正式出道。”小埋认同的点头。

    晴树听了有些讶然,没想到自己这个妹妹竟然还对漫画行业的基本规则有着一定的了解。

    他绝对不可能知道,小埋之所以会了解漫画行业,就是因为他自身的缘故。

    “没错,正常的漫画家都是要给别人做几年助手来学习成熟的漫画技巧,可我走的却是另一条路——将所有大神级漫画家当成老师!”

    晴树打开电脑之后,找到了一个神秘的文件夹,这个文件夹中包含了他这三年来不断努力凝结而成的心血。

    同时,也是从青涩逐渐到成熟所行走过的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