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我的妹妹是小埋
    如果妹妹有颜色,那一定是小埋色。

    ——来自b站某条不知名弹幕。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有着一头亚麻灰色短发的帅气少年正拿着数位板画着什么。

    昔日有一狐妖危害人间!其有九尾

    百姓饱受其苦,遂召集忍者——

    有一忍者不惜性命将其封印!自己亦因力竭而亡。

    此忍者被唤为第四代火影!

    “酷!这段文字再配合上九尾肆虐的背景图,简直帅气到爆炸!”

    土间晴树

    哦,也就是这位拿着数位板的少年,看着自己刚刚亲手画出来的火影忍者第一页,眼中绽放着明亮的光彩。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自从确认了今后的目标,这三年他几乎每天都拿着数位板不停地画着,以此锻炼着自己的漫画技巧,甚至被同校的学生都认定是个怪人也在所不惜。

    现在,漫画画技大成的他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我叫土间晴树,我是一个穿越者,我为自己代言’

    ‘现在是高二开学前的春假,火影忍者就此在这个世界诞生,还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刻啊!’

    摇摇头抛去心中的胡思乱想,晴树放下数位板,走出画室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

    咔呲

    打开之后趁着可乐瓶口雾气正浓,畅快地喝一口,正打算回去接着把火影忍者第一话全都画出来的时候

    叮咚

    叮咚叮咚

    “会是谁呢?难道是之前在网上订购的仁王限量珍藏版手办到了?不对不对,算算时间亚马逊不可能这么快,难道是”

    一边向门口走去,晴树自言自语着,还不忘再喝一口可乐。

    刚打开的可乐最好喝,那满满的碳酸气泡在口中的爆炸感才是他的最爱。

    “嗨嗨来啦来啦,请稍等一下”

    晴树说着,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眼前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午后的阳光照在眼前这女孩的身上散发着温暖的光晕,奶橙色的长发,精致小巧的五官,配合与自身气质搭配的白色荷叶边连衣裙。

    微风吹过,摇曳着裙摆,几片樱花花瓣飘落在身后形成了自然而又唯美的背景板。

    这些细节的完美组合让晴树毫不犹豫将这美好的画面瞬间保存在自己的脑海中,永远也不会遗忘。

    然而,下一瞬间他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虽然来人并没有说明自己是谁,晴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他却知道这个女孩应该就是自己素未谋面的妹妹。

    昨晚,与自己关系比较微妙的‘父亲’打电话说是要出国出差很长一段时间,于是让自己暂时照顾一下‘那个女人’的孩子,也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妹妹。

    结果因为今天开始画火影忍者而导致精神比较亢奋,完全忘记了这茬。

    幸好不是让晴树亲自去接她,不然事情最后绝对会发展成极其尴尬的局面。

    眼睛一转,看到少女左手拉着个行李箱,看来身份不会有错了。

    “初次见面,我是土间晴树,你一定就是我的妹妹吧。”

    “初次见面,我是土间埋尼桑。”

    少女除了一开始看了晴树一眼之后,就连介绍自己的时候也是怯生生的低着头,并且使用了‘尼桑’这个比较生疏的叫法来称呼晴树。

    不过这也是很正常,毕竟两人虽然是名义上的兄妹,但也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可是,当晴树在听到‘土间埋’这个字眼之时,大脑里早就已经炸锅了,根本没注意到后面那略显生疏的称呼。

    ‘土间埋土间埋土间埋?’

    ‘难道是那只传说中的仓鼠精土间埋?’

    ‘干物妹小埋?’

    晴树内心疯狂乱想着,他被土间埋这个名字炸的眼睛都转圈圈式的晕了,幸好面前这个自称是土间埋的少女没有抬头看到他的糗态。

    以前在那个世界晴树他只爱看海贼王火影忍者死神这样的热血战斗番,唯一看过的一个日常番也只是几年前b站排名第一非常火的干物妹小埋。

    三年前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满街人都是五颜六色的头发与瞳色,搞的他还以为是穿越到了什么古怪的平行异世界。

    难道其实这是个动漫世界不成?!

    震惊一秒,平复心情一秒,平复失败但却勉强绷住了跳动的眼角,一秒。

    想了那么多,其实才过去三秒钟而已。

    再花费一秒看了下少女的发色,以及因为微微低头被遮挡了小半的面容,对比了一下自己五年前记忆中的形象,心中稍微有了些判定。

    不过到底是恰好重名亦或真的是干物妹小埋,具体还要以后再判断。

    因为让名义上的妹妹在门口这样尴尬的傻站着四秒钟,已经是作为哥哥极其失礼的表现了。

    微笑着侧身让开。

    “那么请进,今后请多关照。”

    “请请多关照”

    小埋拉着她那粉色小巧的行李箱走进晴树家里。

    不知是不是错觉,晴树总觉得小埋对自己的好像有些怯怯的,难道是自己的微笑还不够阳光?

    不不!

    一定是‘父亲’平时对她说了很多关于自己的坏话,可恶!

    “楼下是客厅、厨房,还有浴室,楼上原本有三间卧室,但其中一间被我拿来充当了画室,还有一间是空着的,以后你就住那间吧可以吗?”

    晴树带着小埋从楼下看到楼上,大致给她介绍了一下家里的结构,最后领着她来到画室旁边,也就是那间空着的房间。

    房间内什么也没有,就连床都没有,当初租下这里的时候这间屋子就是空的,至今也没有任何变化。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晴树感觉到了气氛似乎有些尴尬,于是赶忙说:

    “虽然现在还不能住,但我们一会儿出去把需要的东西买齐就行了,之前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款式,所以就没善做主张,呵呵呵呵”

    ‘自己根本就是忘了’这种大实话能说么?

    当然不能了!

    说了怕是要被锤死呦。

    小埋很通情达理的说没有关系,放下行李箱之后,怕太晚可能导致今晚没有床睡觉,晴树赶紧带着小埋去离家最近的超市大卖场买了许多生活用品。

    当然,少不了最关键的床,以及一些柜子之类的家具。

    回来的时候,大件的家具已经雇佣了紧急运送服务,其他零散物件都是两人自己拿回来的。

    唯一让晴树感到有些可惜的是,本来想找那件标志性的仓鼠披风的,但在生活区没有碰到同款。

    “我回来啦”

    进了家门,突然听到身后的小埋说了声我回来了,让晴树一愣。

    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樱花国的人们回到家都有说这一句的习惯,而他自己从一开始穿越过来就一直是一个人住,从没说过这句话,所以

    “我回来啦”

    赶紧补上了一句,以免让小埋认为自己不正常。

    可是对着空荡荡的屋子说完之后,莫名的羞耻感袭上心头,让晴树想要赶紧喝罐可乐压压惊。

    “这些东西先放在地上吧,来我们去喝点水。”

    放下拎着的袋子,小埋乖巧地跟着晴树走去厨房。

    打开冰箱,晴树看了看摆放在冰箱门上的那几罐饮料,眼珠子转了转,有了新的想法。

    “葡萄汁、橙汁、可乐、牛奶,小埋你要喝哪种?”晴树问道。

    特意把‘可乐’这个选项放在不起眼的位置上,如果小埋选择了可乐,那么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就可乐吧。”

    小埋看似随意的选了个,根本不知道她的这位哥哥内心中进行了多少次博弈。

    ‘ys!’

    ‘虽然时隔五年记忆比较模糊,可名字、发色、声音、喜欢可乐,这些特点全都一模一样。’

    ‘没错不是巧合!她一定是小埋!绝对!’..

    回身递给小埋一罐可乐,晴树自己也拿着一罐,两人坐在餐桌上喝了起来。

    同时,气氛再次陷入安静。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虽然认定坐在对面的妹妹就是小埋,可她对自己那份怯怯的态度,却也使晴树感到有些吃力。

    回想从两人见面开始到现在,这种微妙的状态就一直持续着,晴树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最要紧的是思考一下两人的晚饭到底吃些什么?

    看小埋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如果出去吃总有种招待不周的感觉,可现在开始做饭的话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六点过五分,时间太晚了。

    那么

    ‘看来要拿出我的终极杀手锏,就决定是你了!’

    奥义终极皮皮虾我们走之我不想做饭想睡觉之方便快捷嘿嘿嘿的出前一丁!

    简称:外卖式拉面一碗。

    “那个晚饭吃拉面可以吗?”

    “嗯,好的。”

    得到小埋的同意后,晴树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摩西摩西,这里是土间家,可以帮我送两碗拉面吗?”

    “没问题土间大哥,十五分钟后送到。”

    “真是谢谢你了,创真。”

    “不用客气,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挂断手机之后,晴树对小埋说:“休息一会儿吧,拉面马上就到。”

    小埋还以一个礼貌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

    与晴树通话的人是幸平饭馆老板的儿子幸平创真,他们这家小饭馆不但价格实惠而且饭菜超级可口,就连菜系也是超级多,几乎所有平民化的菜肴都能做出来。

    自从三年前搬到这里并且偶然发现了这家饭馆之后,晴树几乎每天晚饭都在那里吃。

    正因为如此,与小自己一岁的幸平创真混熟了成为朋友之后才解锁了外卖服务,否则他们家是不接受外卖订餐的。

    当然就算如此,晴树也极少点外卖,毕竟老是让别人帮忙总归不好。

    今天也就是应急一下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