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闭门思过
    闲王府。

    言墨辰偷偷的回到府中,四处望了望,见周围没有人,这才安心的走了出来。

    谁知,还没有走几步,一个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还知道回来啊!”

    声音刚响起,言墨辰的身体立即顿住了,似是觉得害怕,言墨辰用最慢的速度转身。

    站在她身后的言佑卿再一次开口了,“做了什么亏心事,还不赶紧转过来。”

    说完,言墨辰不带丝毫犹豫,直接转过身来。

    只见对面站着一脸怒气的言佑卿,以及不断安抚他情绪的墨裳雪。同时,还有一部分的仆人。

    “爹,娘。”乖巧的喊完,言墨辰低着头沉默。

    言墨辰的态度更是让言佑卿怒火高涨,手指着言墨辰,气冲冲的对墨裳雪说:“你看看,辰儿现在成了什么样了,这身体刚好没几天,就出去惹了一身是非。”

    “卿,别气了,辰儿只是玩乐心太重,过段时间就好了。”拉着言佑卿的手,墨裳雪看着安抚着,一边使眼色让言墨辰离开。

    言佑卿也看到了墨裳雪的举动,更是觉得生气,告诫着墨裳雪,“雪儿,你就是太溺爱孩子了,你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了。”墨裳雪听了连连点头。

    看言佑卿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墨裳雪的身上,言墨辰顿时高兴的笑了出来,一边观察着两人的举动,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去,只等离的远了赶紧转身逃走。

    “站住,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你再怎么聪明也没有我的阅历丰富,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呵斥着言墨辰,言佑卿又开始了他的教导。

    可惜的是,言墨辰是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双眼是这儿看看那儿瞧瞧。

    还在说着话,言佑卿一个抬头看到言墨辰这个反应,话也不说了,直接冲到言墨辰的面前,伸手举了起来。

    刚有这个举动,墨裳雪连忙赶了过来,拉过言佑卿的手,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又接着安抚,“卿,别气,一会儿我管辰儿。”

    安抚过言佑卿,墨裳雪看向了言墨辰,一脸严肃的问道:“辰儿你可知错?”

    言墨辰重重的点点头,“娘,我知道错了。”

    看言墨辰的态度也算诚恳,墨裳雪也没有过多的为难,只是问了一句,“那你错在哪里了?”

    听完,言墨辰低头认真的思索着,片刻后,言墨辰抬起了头,掰着指头说着:“第一,错在不该与简仁争夺女子;第二,不该争夺女子之后再次见面又把人给打了;第三,得知简仁要纳若水为妾,一气之下出去又把人给打了。”三件事说完,言墨辰停下来看着墨裳雪。

    闻言,墨裳雪无奈的笑了笑,不同于墨裳雪的反应,本来怒火还没有消散的言佑卿,这一刻已经有些暴跳如雷了。

    “这就是你知道错了?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我看不打你一顿,你永远不知道悔改。”怒气冲冲的说完,言佑卿已经在周围找起东西来,只等找到武器,就来动手了。

    一看这个架势,墨裳雪慌了,这要是真的打上了可得多疼啊!不行,得赶紧想办法阻止。

    连忙走到言墨辰的面前,低头小声地告诉言墨辰,边说言墨辰点着头。另一边,言佑卿也找到了一根结实无比的木棍。

    拿着木棍,言佑卿气势汹汹的冲到言墨辰跟前,举起木棍,准备往言墨辰的身上打去。

    一句话令言佑卿停了下来,就在那木棍即将落在身上的时候,言墨辰开口了,“爹,我知道错了。”

    听到这话,言佑卿立即停下,举着木棍的手放了下来,继而问道:“错在哪里了?”

    “爹,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在清风楼说带她回府这件事。”总算说到了这件事,言佑卿感到十分的欣慰,满意的点点头。

    “不过,我应该直接将若水带回来。”这段话,清晰的落在了每个人的耳中,也让言佑卿再次变了脸色。

    “你再说一遍。”言佑卿有些不信,又再次问了一遍。

    像是没有察觉到言佑卿的生气,言墨辰将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并且加重了语气。

    多年的夫妻,言佑卿的性格可谓是再了解不过了,前两次还可以说言佑卿并没有那么大的怒火,这一次可真的是在愤怒的边缘。

    挡在言佑卿的面前,不让他继续往前走,墨裳雪扭头劝着言墨辰说:“辰儿,你别那么犟,你现在认个错,你爹也不会再多说什么的。你放心,有娘在这里,你爹要是打你我替你挨打。”

    那怕墨裳雪再怎么苦口婆心的劝着言墨辰,言墨辰却始终坚持着:“爹,我就是要把若水娶回家。”说完,扭头便离开了。

    见此,言佑卿也不再呵斥言墨辰,直接对着仆人吩咐着,“你们几个,把世子给我带到祠堂,不认错就别给我出来。”

    一直站着没动静的仆人们,听了言佑卿的吩咐,纷纷去追赶言墨辰。

    ------题外话------

    恋若初雪《再见,秦先生》:世人皆知,洛城傅家,有女云汐,年方二十,貌美如花。

    奈何人生如意二十年,傅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一夕之间——

    父亲被入狱,公司被掠夺,别墅被查封,资产被冻结……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傅云汐只有绝望和无能为力……

    然而,洛城只手遮天的秦先生却找到了她。

    秦先生:“我来和傅小姐做个交易,不知傅小姐有没有这个兴趣?”

    傅云汐蹙眉疑惑,交易?

    秦先生继续:“做我的女人,我救你父亲。”

    于是,坐在他情人的位置上,他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即去……

    她对他憎恶至极,恨不得让他死,或者自己死……

    终于如愿,却发现早已深陷。

    而他们之间,不知道究竟是家仇旧恨多一点,还是爱恨情仇多一点?

    (文章虽然带上了虐的标签,但是其实偶尔还是甜得发腻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