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结盟
    闲王府。

    大厅之中,身为王府中男女主人却在这个时候端坐着一动不动,但那两人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足以见被等候的人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远远的便看到逐渐走进的三人,再仔细的一看,墨裳雪连忙从椅子上起身,疾步走到言墨辰的跟前,开口询问:“这是怎么了?辰儿,你身后的人是?”

    “娘,一会儿我再解释,先找一个大夫看看她怎么样了,我先带着她去房间。”此时,言墨辰的眼里全部都是女子的存在。

    声音刚落,言墨辰同成夏两人一同扶着女子向府内的房间走去,同时,墨裳雪也在她们的身后紧紧的跟着。

    墨裳雪看着一反常态的言墨辰,心中已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了,她这疼爱的孩子终于去关注别人了。

    言佑卿看着这般模样的墨裳雪,心中十分理解她的感受,将人搂在怀里,淡淡的开口:“辰儿长大了,迟早会飞出父母的怀抱,不要多想了,去看看那人的情况吧!辰儿一定有她的用意。”

    这时的言佑卿在墨裳雪的眼中显得无比的高大,在他的怀里令墨裳雪觉得十分安心,许久,墨裳雪从言佑卿的怀里离开,淡笑着:“卿,真好,有你一直陪着我。”

    另一边,房间内,那女子已经被言墨辰安置在了床榻上,注视着床榻上的女子,言墨辰的心思翻涌。

    若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以为她已经被这世父母的关心抚平了伤口,却原来只是埋下了心里,而若水的突然出现,令她打破了自己的自欺欺人,是谁?若水遭遇了什么?

    眼睁睁的看着这般模样的若水,言墨辰的内心各种滋味皆有,对着床榻上的若水,言墨辰暗暗发誓,哪怕她现在什么势力也没有,也绝对不会放过伤害过若水的人,她死后看到的一切,都让言墨辰决心一定要找出真相。

    “水……”只听见躺在床榻上的若水,轻轻的呢喃出声。

    听到声音,言墨辰迅速的倒下一杯水,将若水从床榻上扶起来,依靠在自己身上,言墨辰这才拿起水杯向若水的嘴里喂去。

    喝过水后,算是解决了口中的干燥之感,此时,才有机会将目光转移到言墨辰的身上。

    “若水,你怎么样了?”未等若水开口,言墨辰的称呼倒是让若水失了神色。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言墨辰的称呼引起了若水心中的警惕心。

    谁料,言墨辰并没有回答若水的这个问题,反而开口询问起伤势来,“若水,你是怎么受的伤?有人在追杀你?”

    一连串关心的话语,令若水不自觉的陷入了迷惑,这个人好像那个消失了三年的人啊!

    若水迷惑的神情全部落在言墨辰的眼中,她已经猜到了若水在想着什么,而这一切言墨辰根本就没有想过隐瞒。

    “不要担心,我会帮你。”言墨辰坚定的对着若水承诺着。

    双眸望着言墨辰,若水暗自下了一个决定,她不想欺骗自己的内心,她相信眼前人这个人。

    “好,你需要我做什么,只要能办到的绝对奋不顾身。”坐在床榻上的若水,虽然看着娇小,但此时的语气却让人坚信她的话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聪明,等你身体好了,我需要你去建立一个情报组织,其他方面的也要涉及,当然,为了不枉你的一番付出,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牵挂的人。”

    言墨辰赞扬的看着若水,她相信有那一句话的存在,若水的心思就会全都放在建立组织上面,不会因为其他人事情再去伤神。

    恍惚间,言墨辰给若水的感觉令她觉得陌生又熟悉,她在面前这个人的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存在,可是这怎么可能?摇摇头,若水打消了刚刚心中一闪而过的想法。

    “我答应你,希望你也能做到你说的。”稳了稳恍惚的心神,若水平淡开口。

    “好,你现在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找我便好,记住,我的身份是南祁国的世子。”讲完这些,言墨辰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个屋内,像是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赶她一样。

    原来这个人是南祁国的世子啊!看来是她的错觉,不然怎么会将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看成同一个人呢?若水对自己心里的想法暗自觉得好笑。躺在舒适无比的床榻上,若水闭上了双眼,她等待着她伤势恢复的那一天,不仅是为了她自己的承诺,更是为了那个已经消失三年的人。

    疾步离开的言墨辰,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恍惚,就连从她身边经过的墨裳雪都没有发现。

    “辰儿,你这是怎么了?”还是墨裳雪开口了,她也察觉到了言墨辰的不对劲。

    “娘,没事,对了大夫呢?”往墨裳雪的身后看去,言墨辰开口询问。

    一眼便看出言墨辰对那女子十分的在乎,却不知是何原因,墨裳雪心中疑惑着,但还是对言墨辰的在乎放在了第一,“不用找大夫,我就是最好的大夫,走吧!我们去看看那人的伤情如何。”

    墨裳雪的这个回答,令言墨辰甚是感到意外,从记忆中得知,墨裳雪的身份十分平凡,从未见到过施展医术,可如今又是怎么回事?

    “娘,怎么会医术呢?”不禁的言墨辰将这个疑问问了出来。

    “不提这个了,我们先去看看她的伤势如何。”说着话,两人已经来到了若水住的房间,也让言墨辰遗忘了刚刚的询问。

    床榻上若水已经陷入了昏睡的状态,两人的到来完全没有察觉。

    坐在床榻边,墨裳雪伸手放在若水的手腕处把起脉来,许久之后,墨裳雪收回手,平淡的开口:“她外伤修养几天就好了,而内力的话因为中毒的原因会慢慢的消散,只有解毒后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一听墨裳雪的诊断,言墨辰不禁忐忑不安起来,若是无法解毒若水怎么接受这个真相,可既然墨裳雪能诊断出中毒了,那是不是也有办法解开呢?想到这里,言墨辰满脸期待的望着墨裳雪,“娘,有办法解开毒吗?”

    从始至终言墨辰表达出来的在乎,都不得不令墨裳雪对若水感到好奇,正如言墨辰想的一样,这个毒她有办法解开。

    “放心吧!辰儿,她的毒我能解。只是辰儿你可知道她的身份?就这般的在乎?她中的毒可是非同一般啊!只有逍遥谷才有。”安慰着言墨辰的情绪,墨裳雪不禁开口询问起若水的身份来。

    “娘,你就放心吧!我有分寸,她值得我们去信任。”言墨辰目光坚定的望着墨裳雪。

    面对言墨辰的坚定,墨裳雪并没有再次劝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