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他刚才为什么不推开自己?

    他刚才为什么要任由自己咬下去?

    许静蕾的心有些乱了,她的确是恨不得想咬死那个混蛋,可是真的咬过之后,才发现那种感觉好像并不舒服,虽然解恨,不过却让她的心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也不知道张队会对他用什么私刑,单是先前看到张扬那拿进来的好样东西,许静蕾就知道那绝对不会是让人好受的东西,铁锤加书,打起来人体的表面检查不出任何的伤口,不过却是能将人打成内伤。

    那怕这家伙有着一身的铜皮铁骨,但这五脏六腑总不可能会是钢铁所铸造而成的吧,就算是,这一锤一锤的抡下去,体内的零件也会被震散。

    这事到底要不要告诉局长,要不然那家伙被张队这么一折腾的话,不死也丢了半条人命!

    可这家伙那么的可恶,他丢了半掉人命关自己什么事情,谁叫他那么的犯/贱,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就算被折磨死了,那也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但自己可是警察呀,警察怎么可以滥用私刑,这可是知法犯法的事情,自己如果这不,那混蛋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二短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帮凶?

    想到这,许静蕾这已经是按耐不住了,转身朝着局长的办公室便是快步的走了过去……

    审询室。

    只见张扬的双手被铐在椅上,先前那得意的神色,已经是消失不见,换来的只有惊恐与害怕,双眼中流露着那恐惧之色,身不停的挣扎着道:“放开我,快点放开我……我可是警察,你知不知道袭警可是很大的罪名?”

    就在刚才张扬正准备动手的时候,谁知道萧云飞却是率先动起手来,而就凭那的破手铐如果就能将萧云飞给困住的话,那他就不是修罗了,而他也不知道已经是多少百遍!

    萧云飞一脚踩着椅,任由张扬怎么的挣扎,但也是无济于事,邪魅的笑道:“嘿嘿……这个我当然知道,只不过你现在是无凭无证的,怎么告我袭警呀?”

    听到这话,张扬这才反应过来,这审询室里只有他们两个,而且监控也被他给拔了,而里有什么证据可以告得入他,难怪先前他话的语气如此的阴阳怪气的。

    “我我…我警告你,可不要乱来……”张扬此时的心是更加的惊慌失措起来,话的语气也是开始结巴不以。

    “放心,你是警察,我是民。我怎么敢乱来咧。”萧云飞邪魅的笑了笑,接着道:“不过刚才你不是想尝尝这死亡的滋味如何的吗?现在我就满足你这个要求。”着,萧云飞拿起桌上的纸,直接扔在水里泡湿,捞起。

    “你你你…你想干嘛?救……唔,唔唔……”

    张扬这话还没有叫出来,萧云飞手中的白纸已经是直接的贴在他的嘴巴和鼻孔上,然后用手拍实,又朝纸上多洒了点水,接着又泡湿一张白纸贴了上去。

    白纸沾水韧性就会变强,人单凭呼吸的话,根本就吹不破一张湿透的白纸。

    只见张扬的挣扎越来越激烈,可是任由他怎么的挣扎,都被萧云飞给死死的按在椅上。脸上鼻跟嘴吧都被湿纸给贴着,用力的大口吸气,但却怎么也吸不到空气,所吸到的都是纸上的水,水顺着嘴巴鼻孔源源不断的jin ru他的体内,想要吐出却是怎么也吐不出来,反而是越来越多的水jin ru肚腹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