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哭,是女人的天性
    哭,是女人的天性。

    无论陆馨瑶在怎么的坚强,她始终还是一个女人。是女人就脱离不了女人的多愁善感,是女人就有哭的特权。而女人的这种特权,让萧云飞也很是羡慕。

    可谁又能,男人没有想哭的时候?可他们该在何时,何地,面对何人流泪呢?只因一句“男儿有泪不轻弹”,男人就只能将满心的苦水独自下咽。

    三年前的那一场毁灭性的打击,他足足用了很长很长的一段醉生梦死的时间,才从其中的阴影走出来,他为此也哭泣过,但也只能躲到一个没有人察觉的地方独自一个人伤心落泪……

    所以这从某种角度上,他真的还是挺羡慕陆馨瑶,最起码她在怎么的坚强,她还是一个女人,能在这大庭广众下哭泣,换取着众人的同情的心。

    但他了?

    男人的个性不允许他在世人的面前哭泣!

    他宁可在别人面前流血也不会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给外人,那样等同于是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敌人的面前,这种愚蠢的事情,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去犯!!

    陆馨瑶在听到萧云飞只是了一句并不算是安慰的话语后,眼中的泪水反到是流得更加的欢快,就好像是打开的水龙头,是怎么止都止不住,哭声甚至是有意无意的加大了几分,这让萧云飞可为彻底的无语了。

    这女人还真是瞪鼻上脸了,自己给她找了这么好的渲泄口,让她可以将心中那积压以久的委屈给发泄出来,她到像是哭上瘾了!

    “你能不能别哭,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你也好意思哭?”萧云飞有些没好气的道。

    “我乐意,你能怎么着!”哭喊的吐到一声,陆馨瑶甚至是大哭几声,音量是快赶得上哭倒长城三百里的孟姜女。

    “--!”

    这女人能出这样的话来,肯定是故意的,不就是想让他被千夫所指,但也用不着自毁形象做这么大的牺牲吧?

    “你起不起来的?不起来我可要走了。”

    萧云飞从陆馨瑶的哭声中,听得出她并不是因为刚才摔倒才哭得这么大声,刚才那只不过是给了她一个渲泄口将那积压在内心深处的委屈给发泄出来而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