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4章 大野龙方蛰,中原鹿正肥!(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弓弦响如霹雳,箭羽密似飞蝗,又一番激烈的围猎之后,曹家四位嫡公子陆续返回,都把猎物摆在最前面,而后屏气凝神,等待父亲的点评!

    最先回来的是曹彰,马鞍上挂满了猎物,皆是一箭射中要害的,显示出高超的骑射之术,后面八名魁梧力士,还抬着一只硕大黑熊,少数也有五六百斤,身上没有箭孔、刀痕之类,反而是口鼻出血、头部凹陷而死!

    原来刚才围猎之时,亲兵们从山中赶出一只大黑熊,曹三公子见猎心喜,竟然没用弓箭、刀枪,也没让任何人帮忙,硬是赤手空拳上阵,奋勇打死了这头黑熊!

    说来也可发一笑,原来曹彰听人说过,萧逸在征战西凉之时,曾经徒手搏杀一头黑熊王,以此振奋全军士气,故而想要效仿一下,让世人知道自己也有屠熊之勇!

    “哈哈!-黄须儿武艺精湛、勇冠三军,日后必为栋梁之才,为父心中甚是欢喜,特赐烈焰坚甲一副、西凉宝马一匹,以彰吾儿之勇猛也!”

    曹操笑着点点头,还夸赞了三儿子几句,可随着爽朗的大笑声,曹彰与继承人的位置,也就再无关系了!

    奸雄需要的是一个,胸怀大志、腹有良谋,能够治国安邦的继承人,而不是一个披坚执锐、冲锋陷阵的将军,何况曹彰以身犯险、徒手搏熊,也犯了尊者的大忌讳!

    上位者-身担社稷、执掌乾坤,必须趋利避害,珍重自己的性命才行,不见秦武王恃勇举鼎、重伤身亡,造成国家动荡的教训吗?

    当然了,曹彰没有帝王之才,却不失为一个好将军,武艺高强、勇猛无畏不说,刚才指挥部下围猎,排兵布阵也很有章法,比起沙场宿将不差多少!

    曹家要想废黜汉室、夺权江山,少不了军方的强力支持,曹仁、曹洪、夏侯惇、夏侯渊全都年过四旬,渐渐的步入老年了,未来担负兵马重任者,恐怕非曹彰莫属了!

    “哒哒!--孩儿围猎回来,特向父亲大人交令,上天有好生之德,孩儿不忍以弓箭射杀,故而尽数生擒之!”

    一阵缓和的马蹄声中,四公子曹植也回来了,翻身下马、跪拜行礼,气质让人如沐春风,再往他的马鞍上观看,竟是一件猎物也没有呢!

    再往后面观看,数十名亲兵抬着大网,里面密密麻麻、叽叽喳喳的,全都是挣扎的鸟兽,原来曹四公子听谋士杨修之言,没有射杀一只猎物,全部生擒活捉回来了!

    “吾儿学识渊博,卓尔不群,又有一颗仁爱之心,亦为栋梁之才呀,赏赐文房四宝一套,珍贵典籍百卷,以做鼓励之意也!”

    曹操略加沉吟,目露一丝失望之色,而后以大笑掩饰过去,同样夸赞了四儿子几句,也把他从继承人名单上,无奈的划下去了!

    曹植才华横溢,善于结交贤士,处理政务能力也不差,就是微微有一点虚浮、柔软了,如果是太平盛世吗,必是一位有作为的君主,可以比之汉文帝、汉景帝!

    可惜现在遇到的,乃是一个龙蛇起陆、诸侯争霸的乱世,要想成为九五至尊,必然奸诈狡猾、心黑手狠,还有一颗进取之心才行,曹植过于柔软了,不是虎狼之邻的对手!

    更加让奸雄不满的是,曹植与杨修交情深厚,并以之为谋主,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而后者是太傅杨彪之子,那可是铁杆的汉室死忠呢!

    可以预计到,一旦曹植上位成功,杨修必然执掌大权,甚至会架空曹氏、自立为王,或者归政于汉室,这是奸雄决不能容忍的,对于儿子要严加管教,对于别有用心之徒--杀无赦!

    奸雄点评儿子们的时候,文武群臣也汇聚两旁,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想要获取一些重要信息,从而决定一个站队问题,而且一些心明眼亮之人,已经隐约有了答案!

    别看曹操满面笑容,不断夸赞两个儿子,可是‘勇冠三军、学识渊博’之类,都是与臣子地位相匹配,而不是夸赞未来人君之语,由此可见,曹彰、曹植不是奸雄中意的人选!

    曹家四位嫡公子,曹彰、曹植淘汰出局了,剩下的曹丕、曹熊两位,谁又会脱颖而出呢,奸雄是册立嫡长,还是废长立幼,又或者一个也没看中,要来个废嫡立庶呢,小公子曹冲可是天资极高呀?

    “三弟勇武绝伦,四弟才华横溢,皆有大量的收获,愚兄技不如人,只猎到一些老弱之兽,真是惭愧之至呢!”

    片刻之后,曹丕也带人回来了,马鞍上挂着一些猎物,却比曹彰、曹植的少了许多,另外吗,这些猎物尽是一些老弱之辈,符合去弱留强、物竞天择之道!

    看着次子的收获,曹操却一言不发,只是微微的点点头,而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凭心而论,曹丕精明强干、善于拉拢人心,在几个兄弟中最出色的,故而深得曹操的器重,与曹冲并列为最佳继承人,而且上位的机会更大!

    不过吗,这位二公子表现太好了,好到几乎挑不出缺点,反而让人不放心了,常言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一个没有缺点的人吗,要么是大仁大义、要么是大奸大恶!

    而以丞相府的家教吗,恐怕出不了仁义之子,因此奸雄颇为担心,等自己百年之后,曹丕掌握了大权,十之**会清算政敌,尤其几个夺储的兄弟,难以逃出他的毒手呢!

    为了培养最优秀的继承人,曹操不惜用养蛊之法,挑动几个儿子之间争斗,此法固然厉害,锻炼了儿子们的才能,却也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冷如冰霜,互相敌视!

    一旦自己撒手西去,儿子们必然自相残杀,无论谁胜谁败了,都会消耗曹家的底蕴,自己躺在陵寝之中,恐怕也闭不上眼睛呢,自己做了一辈子奸雄,是不是该做一次父亲,为儿子们留条生路呢?

    正在苦思之中,五公子曹熊也回来了,带着很少的亲兵,猎物也少的可怜,只有几只狐狸、紫貂罢了!

    曹熊下马之后,先对着父亲行礼,而后与三位兄长行礼,始终面带笑容、从容不迫,一点争斗之心也没有!

    “吾儿围猎一番,为何猎物如此之少,莫非也心存仁念,不忍射杀吗?”

    “孩儿才疏学浅,不敢与三位兄长比较,只是想射几只猎物,给父亲做一件狐皮大氅,给母亲做一件紫貂皮裘,略微尽一些孝心而已!

    再说了,三位兄长或是射杀,或是生擒,兽群已经死伤殆尽了,孩儿若是再猎一围,必然绝其种族矣,又于心何忍呢?”

    “痴儿!痴儿!--射猎就是射猎,那来这么多说道,以后还要勤练武艺,多向兄长们学习才是!”

    …………………………………………

    曹熊的话语不多,却让曹操刮目相看了,长期以来,此子一直活在哥哥们的阴影下,让人们忽略了他的存在,现在仔细想一想,曹熊也是聪明伶俐、文武双全之才呢!

    曹操还想起一件事,当初自己让‘望天吼’守门,试验一下儿子们的本领,曹丕、曹彰、曹植皆不得入门,唯有小曹熊惊退敖犬、平安而过,这难道不是一种洪福吗?

    曹熊五岁的时候,坐在萧逸的肩膀上,还撒过一泡童子尿呢,萧逸可是无敌战神、世之虎将,能坐在他肩膀上的人,岂能是凡夫俗子呢,‘龙骑虎背’的传说,那可是人尽皆知呀!

    更加重要的是,曹熊年纪小、势力弱,一直没有参加夺储之争,故尔与三个哥哥的关系颇好,与萧逸的私交也不错,如果让他登上大位,可以避免兄弟相残,也能让重臣效忠,曹氏基业稳如泰山!

    想到这里,曹操表面不动声色,平淡的夸奖了几句,心中却暗暗有了打算,准备好好培养曹熊一番,若是曹冲、曹丕皆不宜立,那就以曹熊为继承人,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接下来几天,大队人马继续挺进,渐渐进入神鹿山深处了,白天射杀猎物、游山玩水,夜晚点燃篝火、炙酒烤肉,享受着山水之乐!

    与此同时,许昌城内传来消息,汉室死忠聚集一处,正在日夜谋划政变,且有蠢蠢欲动之势了,曹操闻讯之后,不禁冷笑了几声,密令部下兵马--枕戈达旦,准备平叛!

    ………………………………………………………………………………

    深夜-国丈府,密室中,伏完、杨彪、孔融再次聚集一起,围绕着燃烧的炭火盆,依旧用文字进行交流,只见几杆狼毫上下游走,不断有纸条出现,又被烈焰焚成了灰烬……

    密室里密不透风,又有燃烧的炭火盆,几个人全是汗流浃背,可是他们的内心之中,却感觉到一片刺骨寒意,有人还打起了哆嗦呢!

    “预计明天午时,曹操的队伍会经过英烈坡,他必然亲往祭祀一番,王邑带领百余名死士,已经潜伏其上了,王越也进入深山之中!”

    “两处同时动手,务必杀掉奸雄、杀神,若是一击不中,引起他们的反扑,我等死无葬身之地矣,此事风险太大了,是否从长计议呢?”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等已经露出端倪,纵然想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的了,唯有拼死一搏!”

    “既然如此,那就拼个鱼死网破吧,谁胜谁败,听天由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