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0章 重女轻男,口是心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坐拥三妻四妾,万丈红尘逍遥!

    无愁侯府门前-来了两支异族队伍,皆有数百人之多,一支举着西羌大酋长旗帜,为首之人-高鼻深目、肌肤赛雪,发如金丝、眸似蓝宝,一颦一笑之间,有落人魂魄的魅力,正是西羌第一美女-折兰!

    旁边一匹小白马,上面坐着两个小姐妹,大的七岁多、小的四岁半,五官轮廓、穿着打扮与折兰一模一样,典型的小美人胚子,唯独眼睛、头发是纯黑色的,显然具有汉家血脉,正是萧逸的两个女儿--萧绰、萧漪!

    另一支举着匈奴郡主旗帜,为首之人-明眸皓齿,长发飘飘,坐骑一匹火龙驹,手握一柄斩马刀,显得是英姿飒爽,正是匈奴第一美女,也是有名的草原小辣椒--赵嫣然郡主!

    郡主背着一个狼皮襁褓,里面有个一周岁的男孩,虎头虎脑、可爱至极,随着坐骑上下起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睡的格外香甜呢!

    原来争夺河套之时,萧逸白天跟大舅哥唇枪舌剑、寸土不让,晚上与小母狼翻云覆雨、共赴巫山,结果十个月之后,又得了一个半匈、半汉的混血儿子,起名:萧战!

    萧逸的两名异族小妾,一个执掌西羌草原、一个控制河套地区,都称的上女中豪杰,互相却从未见过面,前些日子刘氏册封太子,为了重振大汉国威,特意邀请四夷酋长观礼!

    两个女人思夫心切,正好趁机会前来,结果在许昌城外遇到了,互通名姓之后呢,还差一点打起来呢,幸好被娘子军分开了,至于打架的原因吗--吃醋!

    “刷!刷!--嘿嘿!”

    两位美女在府门前下马,互相端详了一会儿,散发出浓浓敌意,或者说醋意,同时握紧了腰间兵刃,又看看对方的孩子,全都露出了得意笑容!

    女人之间吗,无时无刻不在较量,比身世、才学,比容貌、衣着,最重要的比丈夫、孩子,看谁嫁的好、生的更多!

    一个是大酋长,一个是小郡主,一个是西羌第一美女,一个是匈奴第一美女,可谓旗鼓相当、不分胜负,两人又嫁给同一个丈夫,剩下能够比较的,也就是孩子了!

    匈奴属于父系社会,男人掌握着军事、政治、经济大权,赵嫣然只生一个娃,却是个小男子汉,日后跃马舞刀,纵横草原,会拥有无数土地、牛羊、奴隶,甚至有机会问鼎大单于宝座,她自然很是得意了!

    西羌部落则相反,依旧处于母系社会,女人的地位远高于男人,历代大酋长也是女性担任,在折兰的价值观之中,自己生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对方只有一个没用男孩,简直是天地之别!

    两个骄傲的女人,互相比试之后,都认为自己是胜利者,心中沾沾自喜的同时,反而同情起对方来,醋意也迅速消失了,因为女人是不会嫉妒弱者的!

    “四夫人回府、五夫人回府……大小姐、二小姐、三公子也回来啦……侯府亲兵准备,擅入者、杀无赦!”

    侯府中门大开、红毡铺地,欢迎两位夫人与三个孩子到来,显得极为热情呢,可对匈奴、西羌随从就不客气了,典韦带人挡住大门,除了几名贴身侍女,余者一律去城外扎营!

    这也是萧氏家规之一,可以屠杀异族部落、可以睡异族女人,却不能与异族交朋友,更不准异族之兵入府,极端的大汉族主义,以及铁血风格!

    “哈哈!--我的宝贝儿子来了、儿子莫要着急,老爹来亲亲你了!”

    萧逸正在泡药浴,听闻草原上的儿子来了,兴奋的一下蹦出浴桶,胡乱披了衣服就往外跑,冲到二门才发现靴子颠倒了,连忙左、右脚换过来,真是高兴坏了呢!

    蔡文姬、甄宓、赵雨、稻香略加打扮后,也抱着各自的孩子,领着心腹丫鬟,一起到府门口迎接两位姐妹,唯独大夫人曹节,身穿盛装、端坐不动,只是吩咐侯府上下,准备好接风酒宴!

    别看折兰、赵嫣然,一个是部落大酋长,一个是匈奴郡主,执掌数十万部众,拥有几千里土地,以及无数的骏马、牛羊,可是进了无愁侯府大门,她们就是萧氏小妾,必须低眉顺眼、端茶送水!

    曹节可是大夫人,在无愁侯府之中,拥有绝对的治家权威,不可能出门迎接两个妾室,不冷眼相待就不错了!

    再说了,曹操名为汉相,实则是无冕之王,曹节身为嫡出之女,地位与一国公主相差无异,而中原王朝的公主,可比异族酋长、郡主尊贵多了!

    “哈哈!--我的小宝贝们来了,快让爹爹抱一抱呀!”

    萧逸心中挂念儿子,狂奔着出了大门,一眼就看到赵嫣然背上、狼皮包裹的儿子,而后大笑着张开手臂,抱向了自己的……两个女儿!

    男人就是如此,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儿子是不行的,可是真有了儿子,又不能太过宠爱了,反而把全部父爱倾注在女儿身上,视如掌上明珠一般!

    至于儿子吗……风吹雨淋、摸爬滚打,稍微表现的软弱一点,或者掉几滴眼泪,就会受到无情责罚,父子之间的关系,简直跟仇人差不多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男人再是疼爱女儿,家业也归儿子继承!

    “刷!刷!--妈妈有坏人、我们打坏人!”

    万没想到的是,两个女儿并不领情,瞬间躲到了母亲身后,紧握腰间的短刀,警惕的盯着萧逸,两张小脸凶巴巴的,就像是两只小狼崽子!

    这也不奇怪,萧逸南征北战多年,与折兰相聚机会甚少,两个女儿出生也不在身边,大女儿还抱过几次,小女儿干脆没见过,加上西羌部落重女轻男,往往只知有母、不知有父,自然是倍感生疏了!

    为了弥补欠缺的父亲,萧逸经常往西羌送东西,金银珠宝、吃穿用度……可谓不计其数,可是在两个儿女心中,父亲只是一个模糊影子,与面前的男人无法重合一起!

    “两个小宝贝别怕,我不是什么坏人,我是你们的爹爹,看咱们的眼睛、头发都是黑色的,都是炎黄子孙!”

    “爹爹给你们讲故事好不好,给你们当马骑好不好……咱们家里有好多美食,都给你们好不好……快叫一声爹爹!”

    …………………………………………

    看着两个凶巴巴的女儿,萧逸弄的哭笑不得,愧疚感更是直线上升,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女儿们如此强势,以后不会受人欺负!

    为了讨女儿们关心,萧逸使出浑身解数,又是讲笑话、扮可爱,又是叫亲兵、取东西,金银珠宝、美食玩具全拿出来了,可就是收买不了两个女儿,依旧凶巴巴的警惕着!

    堂堂的鬼面萧郎,纵横驰骋、攻城掠地……从来所向无敌的,如今却讨好不了女儿,也真是可发一笑了!

    看到萧逸吃瘪了,折兰非但不帮忙,反而露出得意笑容,显然是用这种办法,小小的报复一下‘不负责任’的夫君,让他知道得罪女人的后果!

    蔡文姬秀外慧中,深知女人的弱点何在,对身边丫鬟们低语几句,很快取来了胭脂水粉、珠宝首饰……以及很多漂漂亮亮的小衣服!

    “刷!刷!--爹爹!爹爹!”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下到三四岁的女童、上到八十岁的老妪,谁也抗拒不了美服、美饰、美妆,在胭脂水粉的诱惑下,两个女娃很快屈服了,上前乖乖叫了爹爹,还左右亲了萧逸一口呢!

    当然了,当爹的再厚此薄彼,也不能对儿子不闻不问,虽然没太过亲热,萧逸还是准备了礼物,一副烈焰铠甲,一柄寒冰宝剑,希望儿子长大之后--神勇盖世,征战四方!

    另一边,赵嫣然看到夫君疼爱两个女儿,却不跟自己的儿子亲热,非但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解下狼皮襁褓,把儿子高高举起,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匈奴跟汉人打了几百年,尸骨成山、鲜血成河的同时,也在互相了解,甚至是互相融合,知道汉人有‘重男轻女,口是心非’的毛病!

    萧逸越是不顾儿子,说明他越疼爱儿子,想在逆境之中磨练他,把儿子培养成一位大英雄,有了这样一个神勇、多谋、腹黑、护短的父亲支持,未来匈奴大单于的宝座,必然落入自己儿子手中!

    接下来,萧逸一手抱一个女儿,高高兴兴的进府,准备给两位夫人接风,再好好的‘安慰’一下,可是迈过门槛一瞬间,萧逸觉得心头一颤,浑身汗毛竖起,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

    南征北战多年,萧逸对杀气最敏感了,连忙抱紧两个女儿、并做出防卫的姿态,而后查看周围的情况,却没发现任何意外,既没有刺客出现,也没找到危险人物,只有看热闹的人群罢了!

    如果是一般人,肯定认为自己高兴过度,以至于出现错觉了,无愁侯府戒备森严,鬼面萧郎更是神勇过人,谁敢来这里闹事,不是自寻死路吗?

    萧逸历经无数风浪,依旧能活蹦乱跳的,靠的就是一个信条:过分小心一百次也不严谨,莽撞送死一次也嫌太多,周围的人群之中,一定有个危险存在!

    可是大喜的日子,又不能表现出来,萧逸不动声色的、抱着两个女儿回家了,同时暗暗的吩咐典韦,增派人手、日夜戒备,若有刺客、格杀勿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