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9章 帝师王越,仁者无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金秋十月、蝉鸣渐止,树叶泛黄、硕果累累,许昌城外的大片庄稼,也都到了收获的时候,农户们收割、脱粒、晾晒……勤勤恳恳,日夜忙碌,必须在雨季之前,使得颗粒归仓!

    许昌城周围的良田,大都是权贵们的私领,农户们收获之后,除了挑选最好的粟米、麦子上交田租,还要准备肥羊、肥猪、鲜鱼、水果……送到城内主人家,谓之曰:孝敬!

    因此上,每天都有四乡农夫,赶着车马、拉着东西进城,成群结队,络绎不绝,他们除了缴纳进城税,还要接受守城军兵的盘查,因为人数、车辆太多了,往往的拥挤不动,在城门口排起了长龙!

    “驾!驾!--进城送粮、行人闪开!”

    “他们是双水村的车队,速速让开,城门放行!”

    ……………………

    中午时分,又一支车队出现了,约有三十多辆大车,皆用青壮骡子驾辕,车上装满了各种农产品,另有百余名穿着破旧布衣、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专门负责押运货物!

    车队过了护城河,并没有去队尾等候,而是直奔城门口而去,第一辆车上的白发庄头,从怀中掏出一面身份铜牌,交给守城官兵查看后,立刻畅行无阻、就连检查也免了!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车队满脸羡慕,却不敢上前质问什么,因为他们都清楚、双水村侍奉的是无愁侯府,凭着大司马的面子,自然是通行无阻了!

    “已经到许昌城了,我还要去送孝敬,老先生请自便吧!”

    “多谢小哥一路想送,小老儿感激不尽,日后有缘相见,必定重重答谢!”

    …………………………

    车队进城之后,最后一位赶车的小伙子,突然轻勒一下缰绳,与此同时,车上跳下一位老者,二人互相行礼、挥手告别,称呼中却没通名姓,显然是陌路相逢之人!

    老者头戴竹斗笠、身穿粗布衣,足蹬草履鞋,脸上刻满了风霜之色,头发也大半花白了,无论穿着、容貌、气质……与一般乡间老农无异呢!

    可是仔细观看会发现,老者肩宽背厚、腰板笔直,手臂上青筋暴起如虬,虎口处有厚厚的老茧,腰间还挂着一柄古朴宝剑,无声无色、其锋自利!

    书中暗笔交待,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一柄宝剑全无敌,绝世威名盖九州,人称帝师的--王越!

    王越剑术高超,曾经教导过桓、灵两位皇帝,可惜虽有名师、却无高徒,一个皇帝视财如命,一个皇帝荒淫无度,王越白白努力了几十年,也没教出成果来,只好辞官归隐了!

    这些年来,王越云游四方,除了进一步磨练剑术,也做了不少除暴安良之事,这次前来许昌城,乃是受好友杨彪所请,来杀一个大人物--萧逸!

    不过吗,王越剑法出神入化,却从不滥杀无辜,每次出剑杀人之前,都会详细的调查一番,罪大恶极者-必斩不饶,偶有过错者-小惩大诫,能致人于服,绝不致人于死,这也是他参悟的剑道--仁者无敌!

    鬼面萧郎的事迹,早已广为流传了,王越也多方打探过,回答却各不相同:

    有人说萧逸嗜杀成性、双手血腥,又喜欢收藏‘骷髅盏’,乃是地狱中跑出的恶魔,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有人说萧逸文武双全,对内施展仁政、爱民如子,对外讨伐诸侯、开疆拓土,乃是天赐汉家之神将,祈祷他长命百岁!

    还有人说萧逸外仁善、内奸诈,虽有大功于国家,亦有不臣之心呢,早晚会取代曹操,成为下一个窃国奸雄!

    ……………………………………

    是是非非、善善恶恶……各种消息如山崩海啸,充满了王越的耳朵,让他也无法分辨真假了,无奈之下,只好亲自查看一番,来一个眼见为实!

    如果萧逸害国盖民、恶贯满盈,自己就是豁出性命,也要斩其人头、为国除害!

    相反的,如果萧逸利国利民、人品高贵,自己就要辜负老友之请了,手中宝剑虽利,不杀无错之人!

    王越一路来到许昌城,正好遇到双水村车队,赶车的小伙子心善,不忍见一个老人徒步而行,就邀请他坐上了马车,没想沿途说笑之中,却给萧逸画了一个黑圈!

    在王越看来呢,一个小小的山野村子,交纳如此多的‘孝敬’,生活必然很是凄苦,而无愁侯府勒索无度,则是残暴不仁的权贵了!

    按照正常思路来说,王越猜测的没有错,可他不知道的是,双水村送的‘孝敬’虽多,日子却一点也不凄苦,相反还很富足呢,因为他们的租赋非常低!

    汉初民生凋敝,故而轻徭薄税,文帝时为十五税一,景帝时田租减半,改为三十税一,农民的负担非常轻,有足够的粮食养育儿女,因此人口大量增长,社会极为繁荣,这才开创了‘文景之治!’

    黄巾之乱以来,连年征战、人口锐减,土地荒芜、粮食短缺,原有的田赋制度也荡然无存了,曹操执政以来,实行屯田制度,招募流民、开垦荒地,积草屯粮,征讨四方!

    屯田制度规定:农民收获粮食之后,如果使用公家牛-官六民四,如果使用私家牛-官民对半,与汉初的赋税相比,屯田制剥削的较重,可是乱世中饿殍遍地,百姓有口饭吃就很幸福了,赋税重一点也能忍受!

    双水村是萧逸的私人庄园,不必向国家交纳赋税的,只给主家一点‘孝敬’就好了,而萧逸定的比例是:两分,也就是五十分之一,比汉初的田赋还低呢,如果遇到了旱涝灾害,还会彻底的免除田租!

    至于庄园孝敬的瓜果、牛羊、肥猪、鲜鱼……无愁侯府收下之后,也会加倍的赐予赏钱,因此对农户们来说,进城送一次孝敬,非但不是剥削,反而是美差呢!

    佃户们衣衫破旧,其实也好理解的,一是搬运农产品之时,舍不得穿新衣服,以免的弄脏弄破了;二是侯府的夫人、小姐们心地善良,看到佃户们衣衫破旧,赏钱往往多给一些呢!

    有人不禁问了,无愁侯府人口众多,生活也算是奢靡了,萧逸的俸禄有限、又不剥削下层佃户,钱财从何而来呢,答案两样:一赚、二抢!

    早在卧虎山之时,萧逸就与梁小鱼合伙,做起了‘无愁酒’的生意,这些年行销天下,称的上日进斗金了,无愁侯府在西凉有金矿、牧场,在徐州还有晒盐场,也都带来大笔收入!

    甄宓执掌家族实权,利用甄家的商队,每年挣来无数钱财,也大半进了无愁侯府,对于这件事情吗,甄家上下无人反对,因为有不同意见的人,全部的人间蒸发了!

    另外吗,萧逸南征北战,每攻克一座城池,都会得到大量战利品,上到统帅、将军,下到兵卒、马夫,全都吃的满嘴流油呢,尤其平定河北之时,又得到了袁家宝藏,更是金山银海的存在!

    不客气的说,以无愁侯府的家业,萧逸就是生十个败家子、连着败上十辈子,也是花费不尽的,自然不会剥削佃户们了,反而要善待平民,换一个好的口碑!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王越沿途打听着,很快来到了白虎大街,见到一座雕梁画栋、气象万千的府邸,门前树六对大铁戟,象征着赫赫军功,大门上一副贴金匾额,上面四个大字--无愁侯府,乃是奸雄的亲笔呢!

    “曹孟德的书法-笔走龙蛇、苍劲有力,犹如藏有百万雄兵,难怪能荡平群雄,一统中原之地呢!

    可惜汉室衰微,皇帝暗弱无能,无法驾驭住此人,一个好好的治世能臣,变成了乱世奸雄,时也?命也?运也!”

    王越身为帝师,除了一手精妙剑术,韬略、阴阳、书法、音律……都有过人之处,可惜一辈子不得施展,空留下满腹遗憾!

    感叹一番之后,王越围着侯府府转起来,利用自己过人的听觉,查探里面的情况,结果让他颇为吃惊,里面除了钟鸣鼎食之音,竟然还有骏马嘶鸣、金雕啼叫、野狼呼啸……混乱到了极点!

    对一位高官来说,搜刮的重一些、生活**一些,都不算什么大事,如果以此定死罪,满朝文武恐怕没一个过关,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让王越极度不满了、进而生出杀心了!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中,白虎大街上来了一支队伍,盔明甲亮、器宇轩昂,队列也很是整齐,不过吗,马上骑士不是男儿郎,而是十七八岁的美娇娘--娘子军!

    从三皇五帝至今,还没听说过女子成军者,偏偏是无愁侯府中,养了几百名美少女,经常纵横驰骋、耀武扬威,让人不禁想起四个字--荒淫无度!

    后面还有两队人马,皆是身穿毛皮、背负弓箭,举着狼皮大纛的异族人,一只打着匈奴王庭旗号,另一支打着西羌部落旗号,都奔着无愁侯府而来!

    “纸醉金迷、玩物丧志,贪恋女色、勾结异族……这等祸国殃民之徒,真是死不足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