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 聚于密室,无声之议!(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深夜-玄武大街,国丈府邸,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一场盛大寿宴正在进行中,只见宾朋满座、皆是朱紫之贵,鼓乐齐鸣、尽为靡靡之音,人们举杯畅饮、谈笑风生!

    更有一队队美貌侍女,不断的送上珍馐美味,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应有尽有、任君享用!

    其实伏完的五十大寿,半个月之后才到日子,不过吗,政治人物的生日,总是随着需要改变的,提前几天、或者推迟几天很正常,就是一年过七八次生日,也不算稀奇事呢!

    伏完出身显赫,为西汉名臣-大司徒伏湛之七世孙,世代袭爵‘不其侯’,青年聪慧、初举孝廉,后迁官中郎将、侍中,又娶了汉桓帝长女-阳安公主刘华为妻,换句话说,伏完也是刘氏女婿,故而忠心耿耿、死保汉室!

    伏完夫妻恩爱,生有六个儿子德、雅、均、尊、朗、典,皆是饱读诗书,才华出众之辈,又生一个女儿伏寿,也就是刘协的正宫皇后!

    名臣之后,世袭爵位,既为驸马、又是国丈,加上为官多年,党羽遍布天下,让伏完拥有极高威望,手中虽然没有实权,却是当之无愧的大贵族!

    这样的人物过寿,自然是百官来贺、宾朋满座了,就算与伏寿政见不和的人,比如曹操、萧逸、夏侯惇……也派人送来了寿礼,不管双方如何敌对,面子上还要过得去!

    “今日家父寿宴,感谢各位大人来贺,还请举杯痛饮,咱们不醉不归!”

    “胜饮!-胜饮!--两位公子胜饮!”

    …………………………

    在大堂主持酒宴的,乃是大公子-伏德,二公子-伏雅,伏完及其他几个儿子,出来转过一圈之后,就以不胜酒力为名,躲到后面休息去了!

    另外吗,宾客中几个重要人物,或者装作酒醉、或者借口更衣,也偷偷的离开座位,向府邸后面走去了!

    有心活眼尖的官员,发现了这些特殊情况,却装作不知状,继续的举杯痛饮,顶级贵族的宴会之上,如果没点政治阴谋,那才是不正常呢!

    “皇帝陛下贺礼到,恭祝国丈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正在宴饮之间,门口涌进一队宫装奴仆,为首之人-头戴尖帽、身穿皂衣,手持一副精装卷轴,正是皇帝的心腹宦官-茗青!

    刘协贵为天子,也是伏完的女婿,如今老丈人过大寿,自然也要表示一下了,除了寿桃、寿面、寿糕、寿帐……还亲手写一副卷轴,以示尊敬之心!

    “家父醉卧后堂,不能恭迎寿礼,还请皇帝陛下恕罪,臣伏德、伏雅代父恭迎天使,叩谢陛下关爱之心!”

    伏家二子不敢怠慢,连忙的出门迎接、跪谢天使,宾客们也紧随其后,对着礼物三拜九叩,寿礼是皇帝送来的,相当于皇帝本人驾临了!

    “陛下得知国丈大寿,故而亲写条幅一份,让奴婢送到府上,还请仔细的观看,揣摩陛下关爱之心!”

    当着一众宾客的面,茗青慢慢打开了条幅,上面龙飞凤舞、四个大字--‘忠臣良辅!’

    而后交到伏德手中,眉目传意的同时,用身体遮挡周围视线,小拇指在条幅的木轴上,轻轻的敲打了三下!

    “陛下如此厚爱,臣下没齿不忘,御笔一定供奉宗祠之中,日夜叩拜,领悟圣恩!”

    伏德也是聪慧之人,微微的点头示意,双手接过了御赐条幅,转交到弟弟伏雅手中,让他送到后面宗祠去,自己则站起身来,招待鸣青入宴饮酒!

    刘协在皇宫之中,已经等的心急如焚了,茗青那里敢耽搁呢,谦让了几句之后,就带人返回皇宫去了,当然了他也不白跑一趟,怀里多了五十两黄金的跑腿费,其余宫奴也各有好处!

    “哒!-哒!-哒……哒!哒!”

    再说伏雅捧着御赐条幅,一路跑到了后面宗祠,先让几名心腹死士守住门口,不准任何人靠近,这才走进了宗祠中,却没有供奉起条幅,而是轻敲一面墙壁……三长两短,有缓有急!

    “隆!--隆!隆!”

    片刻之后,墙壁中隆隆作响,出现了一道方形暗门,从中走出两个身披铁甲、手持宝剑的青年,正是伏家三子伏均、四子伏尊!

    兄弟三个凑在一起,低头交谈了几句,伏均、伏尊接过御赐条幅,又退回暗门中去了,伏雅也返回大堂,继续与宾客们饮酒,一切做的天衣无缝!

    再说刘协的御赐条幅,又经过两次转手、过了三道暗门,终于送进了一座密室中,密室三丈见方,巨石修葺,铁水浇筑,位置隐蔽不说,隔音效果极好,里面灯光暗淡,隐约有几道人影!

    其中一人拿起条幅,先对着灯光照了照,又轻敲两端的卷轴,而后拔出一柄匕首,把下边的卷轴切开了,小心掏出一卷白绢来,上面血迹斑斑的,竟然是皇帝的亲笔血书:

    “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之殊,君臣为重,近日操贼弄权,欺压君父、结连党伍,败坏朝纲…………纠合忠义两全之烈士,殄灭奸党,复安社稷,祖宗幸甚!”

    …………………………………

    1

    “常言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按照历史惯例,臣子们要想起兵勤王,必须有皇帝的诏书,才能号令天下有志之士,如果没有真的,那就弄份假的,当年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曹操不就是矫诏举兵吗!

    当然了,有真的诏书最好了,毕竟假冒皇帝旨意,可是灭族的大罪呢,对于汉室死忠们来说,更是大不敬之罪!

    可是皇帝软禁深宫中,周围皆是曹氏爪牙,诏书根本送不出来,故而想了一个计策,利用伏完办寿宴的机会,把血诏藏在条幅卷轴中,让宦官-茗青送到国丈府上!

    几人把血诏放在桌案上,行三跪九叩大礼、浑身颤抖不止,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借着昏暗的灯光,终于看清了情况,密室内有四个人,他们分别是:

    伏完-桓帝驸马、今上国丈,代表着皇亲国戚集团,又握有皇帝的亲笔血诏,可以名正言顺的号令天下、诛灭权臣!

    杨彪-四朝元老、历任三公,代表着士族门阀集团,拥有极大的号召力,另外吗,他的儿子杨修与曹植相交深厚,故而对相府内幕知之甚深!

    孔融-孔子十九世孙,儒家的扛鼎人物,代表着文学家集团,别看是一群书呆子,却能掌控舆论导向,为政变制造声势呢!

    王邑-曾任河东太守,封安阳亭侯,为官十分清廉,甚得军民之拥戴,因为政治上效忠汉室,而被曹操调到了朝廷,以虚职架空了权利,已经沉寂数年之久!

    虽然失去了实权,可是王邑文武双全、精明能干,府中豢养不少死士,又与各地郡守、县令多有交往,可作为地方集团代表,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这次汉室死忠聚集,密谋铲除奸雄,还政于大汉天子,本来相约了六个人,结果有两个没来,一个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荀攸,一个是家资无数的富商-陈谌!

    荀攸虽然忠心汉室,可毕竟在曹营多年了,与曹操无主臣之名、却有主臣之实,他固然不愿助曹篡汉,也同样不想伤害曹操,落一个‘弑主’的罪名,故而没来参加密谋!

    当然了,身为汉室的忠臣,荀攸也不会告密的,只想按照本心做事罢了,可惜没有双全之法,既不负汉、亦不负曹,当他知道密谋之事时,就已经卷入其中了!

    欲成大事者,必有钱财资助,才能招兵买马、积草屯粮,进而打造一支组装力量,起兵讨伐曹操也是如此,而陈谌就是一位大富商,还代表着徐州商业集团!

    近几年以来,倚仗着贩卖精盐,徐州商人大发横财,赚的是锅满盆满,可是人心没有满足的,手中有了几个骚钱之后,他们开始追逐政治利益了!

    趁此机会,伏完大肆拉拢徐州商人,还许下了无数好处,只要他们肯掏出金钱,日后必然高官得坐、骏马得骑……

    双方已经达成协议了,可不知出了什么事,最近半个月之内,原本云集许昌的商人们,跑的一个也不剩了,伏完派人四处联系,却一点回音也没有,献金的事情也泡汤了!

    没有了雄厚的资金,就不能大量羡慕死士,购买兵器、战马,对于政变极为不利,万幸的是,商人们只知献金求官,却不知道金钱的用途,也不怕他们去告密!

    血诏已下,人员聚集,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接下来,四人围坐一起,商议政变的具体细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