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 宗庙难立,认祖归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丑时四更、平安无事!”

    深夜-相府书房中,曹操身披狐裘氅,手持一杆狼毫笔,正批阅各地呈上的奏折,如今的大汉朝廷,军政号令具出相府,地方官也只认丞相钧令,而不知圣旨为何物!

    话又说回来了,奸雄权倾朝野,气焰嚣张不可一世,可为之付出的巨大代价、以及每天承受的辛苦,又有几人知道呢?

    连战征战、山河破碎,田园荒芜、十室九空,尤其是入秋以来,齐鲁地龙翻身,房舍倒塌无数;淮南秋汛泛滥,淹没良田无数;南方四镇诸侯,更是从没消停过……如果把大汉比喻成一座房子,真是地基深陷、梁柱具朽,随时有坍塌的可能了!

    而曹操就是一位工匠,他勤劳的重整地基、修补墙体,更换腐朽的梁柱,把房子粉刷的漂漂亮亮,这时又出现一个问题,房子到底是谁的?

    房子本是刘地主盖的,传承了几百年之久,因为子孙维护不力,致使房子差一点倒塌了,主人只好逃走避难,砖瓦、木石也被仆人偷走不少,各盖自己的小院去了!

    现在曹工匠把房子修补好,准备进身地主阶级之时,刘地主的后代却跳出来,挥舞手中的房契,叫喊着房子是自己的,周围人也帮腔作势,认为应该物归原主!

    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空有房契的地主,一个是身强力壮、手握瓦刀的工匠,二人各有各的道理,房子到底属于谁,恐怕是最公正的官员,也难以做出决断呢!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座装饰豪华的大房子,是曹操奋斗了半生、用无数血汗换来的,绝不会拱手让人,谁敢来抢、刀头见血!

    国家军政事务,极为消耗心血,青壮年都难以支撑,何况年过五旬的老人,曹操又生意多疑,不肯分权柄与人,大小事务无不过目,自然是倍加辛苦了!

    “来人呀!-把批好的奏折发出去,让各地官员速速办理,再取一份参汤来饮用!”

    “诺!”

    五更时分,曹操终于坚持不住了,揉了揉红肿的眼睛,让侍从取来了浓参汤,慢慢的饮用了一盅,人参为百草之王,可以补充元气、安神益智,对老年人尤其有用!

    曹操平定辽东之后,特意命令地方官员,多多的进贡野山参,相府专门有一间厨房,日夜慢火炖着老参汤,以备丞相大人随时饮用,一天要进补七八次呢!

    不过吗,人参固然是大补之物,却也是一种虎狼之药,天然带着几分毒性,长期过量饮用的话,难免的透支身体、虚不受补,甚至危及生命呢!

    用了几口参汤之后,曹操苍白如纸的脸庞上,终于恢复了几分血色,而后靠在虎皮软榻上,双目微闭着养神,头脑却没闲下来,依旧在思考军国大事……

    曹营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又尽取中原之地,诸侯无人可与争锋,称的上如日中天了,可是奸雄深深的知道,自己的集团不过外强中干罢了!

    汉室死忠众多,取代之路崎岖难行,萧氏日渐强大,已呈现尾大不掉之势,除此之外,曹家内部还有两大矛盾:

    其一,储位之争,按照古制,魏公国建立之后,应该册封一位世子,作为公国的继承人,而且曹操已经五十岁了,年老体衰、齿牙松动,也该确认一个儿子,日后继承偌大基业!

    在曹家诸子当中,长子曹昂-谦恭仁孝、能力出众,本是最理想的继承人,可惜陨落在宛城之战了!

    幼子曹冲-天资过人,区区八岁年纪,智商与一般中年人无异,又有一颗仁爱之心,日后必为一代圣君,可惜身体先天不足,恐怕难以长大成人!

    其余的儿子们,曹丕机敏过人、曹植才华横溢、曹彰悍勇无畏……都称的上人中龙凤了,如果曹家只有其中之一,必然会是继承人,可是上天太钟爱曹操了,赐予他三位杰出儿子,这就难免出现争夺了!

    经过反复的观察、考验、对比,次子曹丕最有政治才干,也最适合继承基业了,可让曹操担心的是,这个儿子城府极深、缺乏仁爱,一旦生杀大权在握了,恐怕会对兄弟们下手呢!

    身为人父者,没有不疼爱儿子的,曹操也不例外,希望儿子们健康成长,富贵终生,可是基业只有一份,无论给了那个儿子,其他的必然成为失败者,而在政治斗争之中,失败者绝无好下场!

    栽培一个儿子,就要牺牲其他儿子,雄才大略如曹操,也不知如何取舍了,只能反复斟酌、巧妙安排,尽量让儿子们不要残杀!

    其二,宗族之争,曹操受封魏公之后,设置公国文武百官,并定都于邺城,以周围十郡为国土,立祭祀社稷、建祖先宗庙!

    按照上古制度,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士一庙,庶人不准设庙,曹操受封魏公,地位与诸侯并列,应该立五庙,就是追谥五位祖先!

    曹操的生父曹嵩,曾经做过朝廷太尉(花钱买的,仅做一年),自然没有问题了,可是祖父曹腾就难了,因为曹腾是个大宦官,夏、商、周、秦、汉五朝,从没有给宦官立宗庙的!

    曹操出身污秽,一直被骂做‘阉党余丑’,所以才拼命洗白,硬说自己是名相-曹参之后,如果给宦官-曹腾立了宗庙,岂不是前功尽弃吗,可又不能跳过去?

    这种情况之下,夏侯惇、夏侯渊一众宗族将领上书,建议曹操认祖归宗,放弃曹姓身份,回归夏侯氏族谱,夏侯氏世代为官、家世清白,祖先夏侯婴乃是开国功臣,汉高祖刘邦的同乡呢!

    曹操的生父曹嵩,本就是夏侯氏之子,后来过继给了曹腾,如今认祖归宗回去,也算合情合理的,还能洗白出身问题,对于取代汉室极为有利,因此曹操也颇为心动了!

    可是提议一出来,就受到曹仁、曹洪一众人拼命反对,认为过继之事经历三代,早已经根深蒂固了,绝无更改之道理,而且堂堂的丞相大人,随意的改变姓氏,岂不惹天下人耻笑吗?

    为了此事,原本亲如一家的曹氏、夏侯氏,出现了深深的裂痕,互相猜忌、争吵不断,尤其是年轻人们,甚至大打出手了好几次!

    这不只是姓氏问题,更关系到两大家族利益,给曹腾立宗庙的话,等到取代汉室之后,曹姓子弟就是皇族了,可以赐予王爵、封诸侯国,好处数不胜数呢!

    反之给夏侯婴立宗庙,夏侯子弟就是皇族了,诸侯王就该他们来做,这样巨大的利益面前,两大家族自然要拼命争夺,谁也不肯后退半步!

    一边是同姓至亲、一边是骨肉兄弟,曹操真是左右为难了,只能努力安抚双方,避免出现大的决裂,可是在权势利益面前,一门兄弟尚且自相残杀,客况是两个家族呢!

    曹氏、夏侯氏人才辈出,也是曹营集团两大基石,如今二者出现了裂痕,曹营集团这座大厦吗,也就不再稳固了!

    “启禀丞相大人,这是曹休、曹真两位将军送来的,关于皇宫内部的情况!”

    相府侍从送上一份密报,曹营最大的政治牌-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所以曹操派了两位宗族将领,执掌皇宫的守卫事务!

    皇帝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秘密的记录下,而后送到丞相府中,密报的重要等级,可与鸿翎急报相等的--随到随传!

    建安七年-秋,十月十九日,上午辰时,帝前往太庙祭祀,焚香上拜,哭泣不止,似有怨恨之言!

    巳时一刻,国丈伏完入宫,至伏皇后处问安,而后潜行至太庙中,与帝私语多时,双双消失片刻,归来后面有喜色!

    巳时二刻,尚书令荀攸入宫,声称上奏皇帝,请以荀令君之画像,入太庙享受香火祭祀,永伴历代先帝之侧!

    ………………………………

    按照古制,对国家有大功绩的臣子,死后灵柩葬于帝陵之侧,画像可以入太庙、供奉在西配殿中,一同享受香火祭祀,这是一种巨大的荣誉,比如一代名将霍去病,就葬在汉武帝的茂陵附近了!

    荀彧正直廉洁、勤勤恳恳,有大功劳于社稷,进入太庙也够资格了,可是荀攸早不进宫、晚不进宫,偏偏与伏完一起进宫,又在太庙中待了许久,这就让人怀疑了!

    “荀公达刚烈如火,心中又忠于汉室,此番偷偷进入太庙,莫非与天子、伏完等人密谋,准备对老夫不利吗?”

    “咱们相识十余载了,一起南征北战、建功立业,关怀之殷犹如骨肉,老夫亦不曾亏待汝等,本想用为开国元勋的,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呀!”

    …………………………

    以曹操的老谋深算,立刻意识到了危机,心中升起防范同时,更多的却是深深痛苦,又一位相识多年的伙伴,走到对立面去了!

    短短一年之内,郭嘉病逝、荀彧自尽、荀攸反水……四大谋士去其三,这对曹营集团的打击,可比吃一场大败仗严重呢,以后大军南下讨伐,谁来坐镇后方、筹措粮草,谁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曹操精神颓废,泛起了一股无力感,随着政治地位不断提高,身边的知心人越来越少,就连倚为长城的女婿萧逸,也变得貌合神离了,这就是夺江山的代价吗--孤家寡人,无亲无友!

    可是走到这一步,自己无法回头了,就算是众叛亲离、遗臭万年,也要坚强的走下去,若是后退一步,顿时粉身碎骨呀!

    “召集曹氏、夏侯氏将领,以及文武重臣,明日一早相府议事,本丞相要做重大决定!”

    攘外必先安内,曹操略加振作之后,决定先解决内部矛盾,再集中力量对抗**,而曹家的首要问题,就是册封一位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