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3章 义结金兰,赐予神兵!(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伯道尊师爱友、忠义双全,本领也让人钦佩,小子愿与之结为异姓兄弟,从此同生共死,还望大司马成全!”

    狗急跳墙、人急智生,陆九终于想出一个办法,能让自己平安无事,就是与郝昭义结金兰,这样有三个好处:

    其一,义结金兰之后,尔父既吾父、尔师既吾师,自己与郝昭做了兄弟,等于变相的拜萧逸为师,日后也要执弟子之礼,萧逸再是心狠手辣,也不能轻易对晚辈下手吧,这就是一张护身符了!

    其二,结拜兄弟、同生共死,富贵要一起享受,刀子也要一起去扛,如果自己遇到了危险,郝昭必然拼命保护,反之也是一样的,这是第二张护身符!

    其三,马球大赛,万众瞩目,两个竞争激烈的对手-握手言和、结为兄弟,必然是一段传世佳话,载入争鸣学府的历史中,激励后来的学子们,如此佳话,谁敢打破,这是第三张护身符!

    有了三张护身符,萧逸也不敢轻易动手了,还要处处维护陆九呢,否则一个‘残害晚辈、诛杀学子’的骂名,他是承受不住的!

    “一诺之言、万金难换,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你可要想清楚了,切莫日后悔恨?”

    萧逸瞬间就明白了,心中不禁破口大骂:‘真是一条狡猾的小狐狸,难怪会成为一代英将,让无数豪杰折戟沉沙呢!’

    越是狡猾的对手,越要及早铲除掉,因此萧逸出言诱惑,希望小狐狸改变主意,换一些奇珍异宝之类,只要出了这个赛场,就让他人间蒸发!

    “陆九精通兵法,称的上少年豪杰,徒儿愿与之结拜,从此生死与共,还请师傅大人成全!”

    正在僵持之间,郝昭又跑回来了,高兴的跪地请求,他虽然头脑聪明,却不阴险奸诈,看不透其中的奥妙,也不明白师傅的用心!

    只觉的陆九本领不凡,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正所谓不打不相识,用拳头认识的兄弟,友情往往更加坚固呢!

    “陆九!陆九!--郝昭!郝昭!--结义金兰!结义金兰!”

    与此同时,观众们也呐喊起来了,这种化敌为友、一笑泯恩仇的事情,最符合大家胃口了,简直能写一本精彩,故而极力促成此事!

    自古人心难违呀,萧逸再是不愿意,也不能驳了大家面子,看了‘不争气’的弟子一眼,咬牙点了点头,同意了二人结拜之事!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是好日子,咱们就在赛场上-歃血为盟,义结金兰,也好让观众们做个鉴证!”

    陆九担心迟则生变,建议立刻举行仪式,郝昭已经被忽悠住了,自然也没有意见了,还招呼同伴帮忙准备呢!

    学子们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义结金兰的也不在少数,对于结拜流程非常熟悉,纷纷跑过来帮忙了……

    有的抬来了铜鼎、焚香、桌案、红毡、笔墨……各种物品,有的跑到了学府后厨,弄来了羊头、猪头、鲜鱼作为贡品,还有一位丹青妙手,当场泼墨作画,绘制一幅‘羊左相交图!’

    图中漫天大雪,荒郊野外,一具死尸赤身躺在地上,已经被大雪覆盖住了,旁边一人跪拜在地,嚎啕大哭,旁边还有几句题诗:

    寒来雪三尺,人去途千里。

    长途苦雪寒,何况囊无米?

    并粮一人生,同行两人死;

    两死诚何益?一生尚有恃。

    贤哉左伯桃!陨命成人美。

    相传战国时期,有左伯桃、羊角哀两位好友,结伴去楚国求取官职,途中遇到了大雪天气,而他们的衣服单薄、食物短缺,恐怕到不了目的地,左伯桃为了成全朋友,把衣服、粮食全给了羊角哀,自己躲进空树中自杀了!

    羊角哀到了楚国,陈奏十策、得封上卿,回来收敛了好友尸骨,厚葬在一处风水宝地,结果夜梦左伯桃之魂,说自己的坟墓临近荆轲庙,此魂极为威猛,每夜仗剑前来欺我,若不及早迁坟,恐怕魂飞魄散!

    羊角哀梦醒之后,带着随从来到荆轲庙,对着神像大骂一通,警告他不要欺负好友魂魄,结果无济于事,荆轲之魂专横霸道,左伯桃在阴间还是受苦!

    好友被欺,岂能容忍,羊角哀也是血性之人,决定下黄泉力战助兄,先是束草为人、剪彩为衣,手持各种器械,作为了阴兵千余,焚化于左伯桃墓前,而后拔剑自刎、葬于同处!

    根据野史记载:夜二更,风雨大作、雷电交加,喊杀声闻数十里,清晓视之,荆轲墓震烈如发,白骨散于墓前,庙宇也焚为灰烬,这就是‘群鬼战荆轲’的故事!

    从此以后,好朋友结为兄弟,往往跪拜‘羊左相交图’,希望像他们一样同生共死、舍命相助,如果有亲人、朋友去世,也要焚烧大量纸人、草马,作为阴兵护卫之用!

    “今有郝昭、陆九结为兄弟,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天地作证、山河为盟,一生坚守,誓不相违!”

    “兄长在上,请受小弟一拜……贤弟快快请起-哈哈!”

    ……………………

    按照结拜规矩,郝昭、陆九分别在红纸上,写出自己姓名、生日、时辰、籍贯……谓之‘金兰盟谱’,然后摆上羊左相交图,在无数观众鉴证下,依次焚香叩拜、宣读誓词!

    有人端来一碗烈酒、一柄锋利匕首,二人依次割破手指,让鲜血滴入酒碗之中,或许是心存愧疚,陆九割的很重,刀锋见骨、血流如注……结拜虽是形势逼迫,可自己也是热血男儿,绝不会背叛盟约的!

    郝昭不明情况,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举起染红的烈酒,猛地灌下去一大半,剩下的让陆九一口喝干,二人的血从此流在一起,亲如手足、胜似兄弟!

    二人都是同龄人,不过郝昭大了几个月,故而做了大哥,陆九推金山、倒玉柱,向兄长行叩拜之礼,从此一生相亲相敬,郝昭连忙双手搀扶,以后对这位盟弟,也要以生命来保护了!

    “徒儿领结拜之弟陆九,特来向师傅大人请安!”

    “小侄儿-陆九,向长辈行礼问安--咚!咚!”

    二人结拜之后,自然的倍感亲密了,郝昭领着陆九走上高台,都跪在萧逸面前行礼,算是重新确认了关系,从此以后,萧逸就是陆九的长辈了,也有教导、爱护之责任!

    “你们既为结拜兄弟,自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谁敢违背今日誓言,纵然老天不收之,我也会取其项上人头!”

    木已成舟,萧逸纵然心中不满,也只能点头承认了,又担心徒儿太过实诚,以后会被陆九算计了,故而出言警告一下,结拜兄弟相亲相爱的多,自相残杀的也不少呀!

    另外吗,萧逸身为长辈,自然要给点见面礼了,招手叫做侍卫长-小斌,附耳低语了几句,后者立刻狂奔而去,片刻后取来两样东西!

    一个长条型的大包袱,抖开外面缠绕的黄绫子,露出一件寒光闪闪的兵器,长一丈二尺、重八十二斤,杆粗犹如鹅卵,上绘描金花纹,前端有寒铁枪尖,侧有月牙形利刃--正是一杆方天画戟!

    “此乃吕温侯之兵刃,昔日方天画戟一出,天下豪杰无不战栗,沙场之上、十荡十绝,不知饮过多少人血,今日赐与徒儿了,望你好生使用,莫让神兵蒙尘!”

    萧逸执戟在手,身形晃动、快如闪电,一招一式、杀气腾腾,真犹如暴风骤雨一般,周围的人承受不住杀气,纷纷的向后退去!

    下邳一场鏖战,杀的天昏地暗,吕布在穷途末路之际,把妻女、宝马、兵刃托付给了萧逸,而后横戟自尽、血染沙场……因此有传说,‘鸠虎’魂魄就附在画戟上!

    这些年萧逸尽心尽力,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严氏、貂蝉隐居家庙之中,吃穿用度等同家人,而且远离红尘,不受干扰,对于两个未亡人来说,乃是最好的结局了!

    赤兔马送给了好兄弟马六,在沙场上纵横驰骋,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吕玲儿也嫁过去了,是以侯府小姐身份出门的,光陪嫁物就装了几十大车,还有牧场、庄园、田地、商铺、奴仆……十辈子也吃用不完呢!

    唯独这杆方天画戟,一直放在侯府宝库中,沉睡了将近十年之久,最近听守卫老兵们说,每到夜深人静之时,画戟经常无故自鸣,出发金戈铁马之音,想来是不甘寂寞,又要痛饮人血了!

    郝昭年纪虽小,却是天生神力,尤其喜欢枪戟之类兵器,萧逸思之再三,让人取出方天画戟,准备送给徒儿做兵器,今天正好是个机会!

    “多谢师傅赐予神兵,徒儿一定善加使用,不堕温侯大名,不让神兵蒙尘!”

    郝昭接过方天画戟,兴奋的浑身颤抖,估计晚上睡觉之时,也要搂在被窝里了,周围观看的宾客们,无不羡慕的双眼发红,大司马对徒弟真是慷慨大方!

    有些心眼灵活的官员,已经在暗暗的算计了,郝昭相貌堂堂、本领高强,早晚会飞黄腾达的,如果把自家女儿嫁给他,日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再说与大司马成了亲家,官场上也是好处多多呢!

    想到这里,不少官员拉过女儿,低声的交待起来了,让她们没事来学府转一转,尽量的讨好一下郝昭,这样的乘龙快婿,可是手快有、手慢无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