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 三十三级台阶,三十三座大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经过两天的激烈角逐,马球大赛终于结束了,祝融、红魔、金刚三支队伍,分别获得了冠、亚、季军,他们依次来到主观台下,准备领取各自的奖品,心情却各不相同呢!

    金刚队充满了失望,他们参加比赛的目的,不是为了黄金、名马,而是想要萧逸一句承诺,让佛门兴旺壮大下去,没想到决赛都没进,他们就被淘汰了,真是佛祖不佑呀!

    红魔队则是羞愧,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原以为唾手可得的胜利,竟然被别人拿走了,真是活活丢死人了,郝昭更是抬不起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知如何面对师傅!

    祝融队作为冠军,也没有欣喜之意,反而是紧张至极、瑟瑟发抖,不时偷摸暗藏的利刃,他们夺冠也不是为了名利,而是想趁机刺杀萧逸,为江东父老报仇雪恨!

    萧逸神勇盖世,身边又有大量侍卫,刺杀不是一件容易事,他们准备上台领奖之时,突然的发起围攻,用十条命换一条命,总该有几分机会吧,匕首都涂抹了剧毒,见血必然封喉!

    “马球大赛,顺利闭幕,莘莘学子,昂扬向上……请冠、亚、季军三队队员,依次上台领取奖励!

    其余参赛学子们,每人发放青衫一件、宝剑一柄,上等赤金五两,以为鼓励之用,还请再接再厉、明年再创佳绩!”

    随着司礼官一声喊,学子们开始领奖了,萧逸刚赢了一大笔,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给学子们发了安慰奖,身穿青衫,腰佩宝剑,游走五湖四海,这才是大汉学子的风范呢!

    “阿弥陀佛!--大司马慈悲心肠、鸿福无尽!”

    和尚们领到了一尊诃梨帝母铜像、三百捆上等熏香,以及五千斤灯油,这是萧逸特意准备的,黄金、名马、宝剑对佛门没用,不如熏香、灯油更实惠一些!

    这也是警告大和尚们,待在寺庙里面,好好的烧香拜佛,不要插手世俗之事,否则的话,今日能够赐佛,明日亦能灭佛,诃梨帝母-乃是二十诸天之一,一个充满杀意的神佛,尤其喜欢吃小孩子呢!

    “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太放在心上,汝等表现俱佳,日后前途无量!”

    “我等叩谢大司马-鸿福齐天,世代公侯!”

    红魔队的队员们,依次领取了黄金、名马、佩剑,他们虽然输了一局,整体表现的却不错,都有大有前途的好少年!

    萧逸好言安抚一番,让他们振作精神、好好学习,而且告诉九名少年,等到学业有成之后,可以加入玄甲铁骑,去驰骋疆场、建功立业!

    有了大司马的许诺,等于打了双保票,少年们的前途一片光明,自然是磕头不止、千恩万谢了!

    “徒儿无能,输了比赛,愧对师傅栽培之恩,情愿自断一指谢罪!”

    队员们退下之后,郝昭独自跪在阶下,还拔出一柄佩剑来,准备切下指头谢罪,这次马球比赛失利,对他的内心冲击极大,真犹如冷水泼头一般!

    “啪!啪!--没出息的东西,男子汉、大丈夫,在那里跌倒的,就在那里爬起来,区区一场马球赛算什么,你以后要统领千军万马,纵横天下九州的,岂能自残肢体呢?

    此战失利,皆因你心浮气躁,犯了‘骄兵必败’的大忌,回去抄写一百遍《道德经》,好好的反省一下吧,明年的马球大赛上,一定要重振旗鼓、报仇雪恨!”

    对自己的嫡传弟子,可就不用客气了,萧逸迈步上前,狠狠的抽了几巴掌,算是实行‘棍棒教育’了,打败仗并不可怕,灰心丧气才可怕!

    楚汉之争的时候,刘邦屡战屡败,军队几乎打光了,老婆孩子也丢了,可他从来没有灰心过,总是能百败再起,生生的耗死了项羽,开创了大汉四百年江山!

    郝昭的天资不错,日后必成一员悍将,只是从小山村走出来,见识到了世间荣华富贵,又拜天下第一名将为师,变得有点飘飘然了,失去了朴素的本性!

    “咚!-咚!-咚!”

    郝昭没再说什么,擦净了嘴角血迹,又磕了几个响头,找同伙们去总结教训了,至于《道德经》吗,他准备抄写一千遍!

    经过这次狠狠的教训,他必然幡然醒悟,变得更加努力刻苦、坚韧不拔,犹如一柄刚出炉的剑胚,必须用冰水淬火之后,才能光华夺目、削铁如泥!

    “请冠军-祝融队学子们,上台参见大司马,领取丰厚奖励!”

    关键的时刻到了,十名江东学子互相看看,又狠狠咬下舌头,向着高台上走去,一共是三十三级台阶,可对他们来说呢,犹如三十三座大山,崎岖难行、高不可攀!

    台阶就是台阶,不会变成大山的,真正阻碍住十个人的,不是脚下的路,而是上面的人,因为他们准备刺杀的,乃是鬼面萧郎!

    萧逸出世以来,南征北战,东挡西杀,因为他而毙命的人,已经超过百万之数了,‘杀神’之名天下皆知,可令小而不敢夜啼呢,对于普通人来说,刺杀萧逸犹如屠神,压力可想而知了!

    尤其萧逸散发的气势,就像是一根根钢针,刺的他们皮肤生疼,根本不敢抬头观看,纵然是最镇定的陆九,也不禁冷汗直流了!

    “噗通!--噗通!”

    一名江东学子受不压力,失足沿着台阶滚下去了,而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亲兵们立刻上前,把学子们搀扶住,而后好好‘保护’起来了!

    观众们看到这一幕,也不觉得奇怪,只以为学子们心情激动,不小心摔下去了,毕竟在当世杀神面前,文武官员尚且战战兢兢呢,何况几个黄口孺子呢?

    “我是江东好儿郎,决不能畏惧敌人,更不能心志动摇,我必然走到高台上!”

    “战死的江东勇士们,保佑我驱除恐惧,一刀杀死鬼面萧郎,为你们报仇雪恨!”

    …………………………

    陆九紧咬牙关,不停的给自己鼓劲,任由汗水浸湿衣衫,也不肯停下脚步,费了九牛二虎十八头骆驼的力气,终于来到了高台上,回顾左右,已无一人!

    一个少年,一柄匕首,一颗不屈之心,面对天下第一名将,以及数百铁甲护卫,又有几分胜算呢?

    “此番比赛夺冠者,可获得我一个承诺,你心中有何所想,尽管大胆说出来吧!”

    萧逸微微点头,对少年的表现很满意,聪明伶俐、勇敢顽强,还有一颗坚毅的心,就像是一块浑璞美玉,只要高手用心琢磨,日后必然大放异彩!

    问题是,这块美玉没在自己手中,如果用心琢磨之后,成为了他国之重器,那可就不好玩了,是不是该提前除害呢?

    想到这里,萧逸习惯的摸摸鼻子,眸子深处寒光闪动,已经是动了杀心,以少年郎的本领吗,或许一二十年之后,就能跟自己一决雌雄了!

    “萧逸竟然动了杀机,这怎么可能呢……莫非事情暴露了,我该如何是好呢?”

    感觉到杀气扑面,陆九吓得魂飞魄散,早就听人说起过,鬼面萧郎一摸鼻子,就是要大开杀戒了,再看到被‘保护’的同伴们,顿时明白了**分!

    事情已经败露了,自己面前有两条路:一是拔出匕首来,猛地冲过去拼命,上面涂抹了剧毒的,只要划破一丝皮肤,也就大功告成了--一命换一命!

    陆九心中也明白,就凭自己的小胳膊、小细腿,十个加一起也不是萧逸对手,何况周围还有数百护卫呢!

    只要拔出了匕首,护卫们就会一拥而上,把自己剁成肉泥的,然后扔进荒山中喂狼,其余伙伴也必死无疑!

    第二个办法:就是提出条件-请求拜在萧逸门下,做他的第三位嫡传弟子,双方交流了大半年,已经有师徒之实了,对方也有爱才之心,想来不会拒绝的!

    问题是,自己是江东派来的刺客,又与萧逸有血海深仇,如果拜他为师的话,岂不是大逆不道吗,再说自己的老母亲,还在吴郡居住着呢,那就是变相的人质呀!

    既不能刺杀,也不能拜师,只剩下装痴卖傻了,或许可以躲过杀劫,在众目睽睽之下,萧逸总不能不教而诛吧,何况在争鸣学府里面,还没出过杀人事件,那是对文明的一种亵渎!

    可自己不能躲一辈子,只要迈出大门一步,依旧难逃一条死路,必须想个万全之策,保住自己与伙伴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