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4章 二百一十二章耕作之事,岂是容易!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隆!--隆!隆!”

    “驾!--哒!哒!”

    …………………

    黎明时分,东方泛白,随着一阵隆隆的巨响,许昌城门缓缓的打开了,而后涌出无数人影,有坐骑骏马、威风凛凛的武将,有乘坐牛车、高冠额带的文官,还有骑着小毛驴、带着青衣童子的风雅名士……前后相连,络绎不绝!

    众多的上层人物出行,把守城官兵吓了一跳,以为朝廷出现惊天变动,大家都出去逃难呢,后来才探听明白了,文武百官不是去逃难,而是前往争鸣学府,观看一场马球大赛的!

    汉代娱乐项目不少,赛马、斗牛、斗鸡、斗鹌鹑……大家全都玩过了,却从没见过打马球,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都想去开开眼界呢!

    何况这场大赛发起者,正是权倾朝野的萧逸,文武官员、士族门阀谁敢不给面子,故而接到请柬之后,立刻准备出行事宜,还都起了一个大早儿,生怕迟到惹怒了大司马!

    还有两个重要原因,让文武官员非来不可,一则:他们家族中的少年子弟,大都在争鸣学府里面,不少人还报名参加了马球大赛,身为父兄自然要来观看,顺便给孩子们呐喊助威!

    一些头脑精明的官员,把家族中待嫁的女孩,也都带来观看比赛了,学府之中俊杰无数,若能挑几个乘龙快婿,那就再好不过了!

    二则:争鸣学府就是一只‘吞金兽’,每年消耗的钱粮、物资,足够供养几万大军了,朝廷最为困难的时候,文武官员都发不出俸禄了,也没敢克扣学府一分钱粮!

    无数的物资投进去,总得见到一些回报吧,文武官员也想看一看,学府取得了什么成果,如果收不抵支的话,以后再想调拨钱粮,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出行的队伍虽多,顺序却一点不乱,高贵者在前,卑贱者在后,谁也不敢随便僭越,而走在最前面的队伍,正是丞相府的‘虎豹骑’,簇拥着一辆七宝华车,里面坐的不是曹操,而是两位公子曹熊、曹冲!

    自从进爵魏公之后,曹操的权势更大了,事务也变得更多了,每天起五更、爬半夜,处理堆积如山的奏折,身体弄的疲惫不堪,那有精力看马球比赛呢,又不好驳了萧逸面子,故而让五子曹熊代替前往!

    相府四位嫡公子中,曹熊的年纪最小、个人势力也最弱,一直生活在几位哥哥光环下,属于被忽略的存在呢,不过吗,他与萧逸的关系最好了,小时候坐在萧逸肩膀上,还放过一泡童子尿呢!

    曹冲聪明伶俐,有过目不忘之能,故而深受父亲的宠爱,家庭地位不在几位嫡公子之下,就连他的个人学习,也是曹操在亲自教导呢,因此有人暗暗的猜测,曹操真正属意的继承人,就是这位八岁的小神童!

    不过吗,曹冲有聪慧的头脑,却没有强壮的身体,因为小产-先天不足,他一向的体弱多病,也无法学习武艺,吃了无数补药都不济事,恐怕难以长大成人呢!

    这次前往争鸣学府,观看马球大赛的同时,也想请神医-华佗出手,给曹冲调理一下身体,无论是治理国家,还是征战沙场,都需要一副好的身体,否则只能做旁观者了!

    庞大的队伍一路向东,在距离学府三里左右,被一块大石碑拦住了,石碑高有一丈八尺,是整块汉白玉雕刻的,上面有一行大字:学府重地、不得喧哗,文官落轿、武将下马!

    按照古制,在一些特殊的地方,都有这种警示石碑,以示对权利、文化的尊重,比如距离皇宫三百步下马,距离相府二百四十步下马……而争鸣学府的规定:三里之外,一律下马!

    看到石碑之后,文武百官自愿自觉的,或是下马,或是下车,就连曹熊、曹冲也下了马车,携手向学府大门走去,在文化传承面前,纵然是帝王将相,也得乖乖的低下头颅!

    只有几名白发老儒,依旧骑在小毛驴上,大摇大摆的向前进发,他们在世俗中没有官职,可是在学术世界之中,却都有极高威望,故而享受这种特权!

    “刷!刷!-这块田地收割干净了,快点称一下粟米重量,而后统计平均数字!”

    “今年的雨水太多了,庄家生长受到了影响,咱们应该修一条排水沟,以前只重防旱,却忘记防涝了!”

    …………………………

    通往学府的道路两边,尽是整齐的粟米田地,在秋风的吹拂之下,穗子已经变成金黄色了,不少头戴斗笠、身穿布衣的农家学子,正在辛勤收割着,并称重每一块田地产量!

    课堂只教理论,实践才出真知,凡是争鸣学府的学子,必须做到知行合一,儒家、法家要游历天下,了解百姓疾苦,道家、佛家要劝慰百姓,让他们弃恶从善,墨家发明各种工具,兵家上阵杀敌报国……农家则是种好田地,让百姓们吃饱肚子,看似最为简单、其实最是艰难!

    华夏虽是农耕民族,可是千百年以来,百姓们几乎没吃饱过,一直处于半饥饿状态,如果碰上灾荒之年,不是活活饿死,就是揭竿而起,多少伟大的王朝,都是被饥民们推翻的,而百姓们挨饿的原因,不是懒惰、也不是蠢笨,而是粮食产量太低了!

    古代生产技术落后,基本是刀耕火种、靠天吃饭,就是把荒草烧成灰做肥料,挖坑埋下粮食种子,而后就盼着老天爷下雨吧,如果风调雨顺,就能多收获一些粮食,如果碰到了灾害,粮食就会欠收、或者绝收!

    《史记》记载:西门豹引漳水灌邺,以富魏河东之地,亩产粮食两石半,天下谓之膏腴之地,诸侯无不陈兵于侧,而欲夺为己有之!

    两石半也就三百斤,等脱去外壳之后,剩下二百斤就不错了,这么可怜的粮食产量,还让诸侯们眼红不已,不惜发动大规模战争,用尸山血河换取呢,其他贫瘠之地的粮产量,也就可想而知了!

    汉代耕种技术进步,出现了陇作发、翻耕法、耒耜、牛耕、铁犁……粮食产量有所上升,平均亩产三石粮食,大约三百六十斤左右!

    农民辛苦打出的粮食,给国家交了赋税,给地主交了租子,又能剩下多少呢,好年景半饥半饱,坏年景饿殍遍地,自从桓、灵二帝以来,汉家人口急剧减少,饿死的远比战死的多呢!

    “敢问几位小兄弟,田地可是你们耕种的,看着沉甸甸的穗子,想来收成一定奇佳,不知用了什么办法?”

    队伍中走出一名中年人,生的方面大耳、肤色黝黑,还穿着破旧的官服,正是相府令史-梁习,专门负责屯田事务,对于粮食最为关心了!

    周围的官员也竖起耳朵,听说学府的农家学子,游历四方寻求良种,播撒腐物改良土壤……还发明了不少新型农具,扬言要‘官私仓廪皆满,再无饥谨之苦’,不知是不是吹牛?

    “回禀这位大人,学府周围的上万亩田地,都是农家学子耕种的,可惜我们学艺不精,致使庄稼今天欠收了,每亩只有四石收成!

    大司马说过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庄稼之所以欠收,想来是我们懒惰所至,以后一定努力种好实验田,再把技术、良种传播天下,让百姓们都吃上饱饭!”

    农家子弟不善言辞,见到生人还有些脸红,结结巴巴的回答着问题,而他们的手上都生着老茧,衣服也四处是补丁,想来经常下地干活的!

    另外吗,他们的农具也很奇特,收割的、脱粒的、清选的、晾晒的……品种齐全,使用方便,比起寻常百姓使用的,可是先进的太多了,上面还都刻一个‘墨’字,想来是墨家子弟的发明吧?

    “平均亩产四石,竟然还算是欠收了,是老夫的耳朵发聋,还是学子们在说谎呢,纵然是最好的农夫、最好的田地,亩产也难超过三石呀?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咱们亲手割一块地,不就一清二楚了吗,别说亩产四石粮食,能有三石半的产量,老夫一定叩首行礼!”

    对于农家学子说的,百官们一百个不相信,种地看似简单,其实难度极高,不是说发明几件新农具,引进一些新的种子,粮食产量就突飞猛进了!

    当年张骞出使西域,也带回了大量植物种子,经过汉家百姓挑选、改良、培育……最后存活下来的,也不过就核桃、葡萄、石榴、芝麻、黄瓜、大蒜几种,剩下的因为水土不服,全被大自然淘汰掉了!

    一颗种子传播到新地方,要经过十几代、甚至几十代的种植,完全适应了土壤、环境、温度……确定万无一失了,才能大范围的推广,最后成为一门粮食!

    因此上,一个人穿越到古代,拿出玉米、红薯种子,一下让粮食产量翻十几倍,达到亩产几十石而后开创了太平盛世,只是某些人的意淫罢了!

    (明朝万历年间,红薯传入中国,先是在福建、广东种植,而后传向长江、黄河流域,一直到了清乾隆年间,才成为一门主要粮食,中间经历多少成功、失败,不是只言片语说清的,别忘了,明朝亡于饥民之手!)

    文武百官也不往前走了,一股脑的冲进了地中,找不肥不瘦的田地、测量出一亩大小,而后把官服往腰间一掖,抢过农家子弟的工具,就开始收割上了……

    人多好办事,只是片刻功夫,百官就割了一亩地粟米,而后脱粒、装袋、称重,最后得出一个数字--四石半!

    “我的神农氏祖宗呀,竟然是亩产四石半,比平常多了五成呢,学子们没说大话!”

    “得暖饱而天下安,只要让百姓们吃饱肚子,中原可见太平盛世,四夷谁敢不服王化?”

    ……………………

    看到准确数字之后,百官们震撼不已,有人跪倒磕头,有人默默流泪,要知道,天下农夫千万、田亩大概上亿之数,如果每亩增长五成,该是多少粮食,又能养活多少人呢?

    “敢问诸位小兄弟,究竟用了什么办法,才让粮食增产五成,可否推广到天下呢?”

    “回各位长者的问话,无非是深耕细作、浇水除草、以虫制虫……再施一些五谷轮回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