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4章 萧郎教子,左右逢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启禀大司马,荀令君、荀侍中在府门前求见,说有社稷存亡之事!”

    “转告文若、公达两位先生,无愁患病不能见客,请他们暂且回去吧!”

    “两位先生盘膝而坐,说今天见不到大司马,他们就一头撞死门前!”

    “唉!--大厦将倾,独木难支,他们又是何苦呢,请两位先生进来吧!”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脚送走了毛玠,后脚又来了荀彧、荀攸,萧逸本想借病躲避一下,没想到两位正人君子,竟然也用起了无赖战术,逼迫到这个地步,也只好开门迎客了!

    郭嘉、程昱、荀彧、荀攸曹营四大谋士,前两者足智多谋、随军征战,后两位老成谋国、处理内政,虽然没有随军北伐,可是‘二荀’的功绩不可忽视!

    大军北伐两年有余,既要与敌作战,又要救济灾民,人力、物力、财力消耗不计其数,全靠了荀彧、荀攸日夜操劳、四方筹措,才保证了大军的供给,二人累的瘦骨嶙峋,甚至大口吐血呢!

    因此上,在评论功勋之时,‘二荀’高居第四位、第五位,一个进封万岁乡侯,一个进封陵树乡侯,各领了五千户食邑,而满朝文武无一人反对,也无一人嫉妒!

    “朝中有奸佞之徒,意欲打破汉家祖制,此乃无君无父之举,老夫誓死不能答应!”

    “大汉生死存亡,皆在一念之间,萧郎身为开国元勋之后,万不可坐视不理呀!”

    …………………………

    片刻之后,荀彧、荀攸快步如飞进来了,都是双目通红、披头散发……衣襟上还有斑斑血迹呢,两位先生素来注重仪表,如今却狼狈至此了!

    也难怪‘二荀’心急如焚,他们虽为曹营谋士,骨子里却忠于大汉、忠于皇帝,最典型的身在曹营心在汉!

    ‘二荀’的政治理想是,辅佐一位豪杰人物,荡平诸侯、安抚百姓,中兴大汉王朝,再把国家的最高权利,送回到刘姓皇帝手中,谱写一段千古流传的君臣佳话,为了这个伟大政治理想,他们已经奋斗十余年了!

    可惜造化弄人呀,本想给国家养一条看门犬,那知努力了十几年,才突然惊奇的发现了,这条浑身灰毛、尖牙利爪的家伙,根本不是守户之犬,而是一条山中饿狼!

    得知曹操有意于公爵,荀彧、荀攸当场就吐血了,而后顾不得元气大伤,一路狂奔到了丞相府上,就是拼的性命不要,他们也要劝曹操回心转意,继续做大汉的忠臣良相!

    曹操狡猾无比,岂会不知二人来意呢,干脆以‘头疾复发’为借口,来了一个闭门不见,二荀哭喊了好半天,也没能踏进相府大门,可是二人并不死心,又跑来无愁侯府哭谏了!

    “两位先生请上座,有事咱们慢慢的商议,来人呀,取一些老山参汤来,为两位先生补一补元气!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两位先生也是明白人,有些事明知不可为了,还不如顺其自然吧,以免的惹来杀身之祸!”

    荀彧、荀攸为人正直、做官清廉,一直深受萧逸的敬重,故而不以官职论交,而称他们为‘先生’,如今看到二人如此狼狈,也生出了不忍之心,可是进位公爵一事吗……唉!

    有一位高人说过:‘世界上最大的悲剧,就是善与善的冲突了’,眼前就是这样的,站在荀彧、荀攸的角度,世食汉禄、忠君报国,乃是一个臣子的本份,他们做的没有错!

    可站在曹操的角度呢,荡平诸侯、一统天下,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打破腐朽的士族门阀垄断,创立一个唯才是举的法家政权,施惠于天下万民,又何错之有呢?

    而且曹操现在的权势、地位,就是想要功成身退,那也是不可能的了,曹营集团太过庞大了,无数的文臣武将们,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也会把曹操硬扛上那个位置!

    因为长期受到压制,汉家皇帝的怨念也很深,一旦刘氏重掌国家大权,等待着曹家一族的,必然是满门抄斩、挫骨扬灰,政治斗争的游戏中,从来没有‘宽恕’两个字!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霍光,一代权臣、纵横捭阖,就连皇帝也敢废立呢,儿子掌管军权、女儿贵为皇后、女婿控制禁军……霍家富贵到了极点,汉宣帝都多他退让三分!

    结果又如何呢,霍光刚死没多久,就被满门抄斩、诛灭三族,曹家若不有所作为,必然步霍家后尘了!

    “我等身为汉臣、世食汉禄,纵然是粉身碎骨,也绝不做乱臣贼子,丞相大人误听谗言,以至有了非分之想,此时再不悬崖勒马,恐怕悔之晚矣呀!”

    “一旦丞相大人进位公爵,天下人必群起而攻之,那时朝廷大乱、兵连祸结,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十几年幸苦创建的局面,也要毁于一旦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多余的话我们也不说了,老夫今日就问一句:萧郎要做汉家忠良?还是曹氏鹰犬?”

    ……………………

    荀彧、荀攸真的急眼了,也顾不上君子礼仪,一左一右抓住萧逸的袖子,两双眼睛中布满了血丝,就期盼一句肯定答复!

    萧逸位高爵显、手握重兵,又有极高的政治手腕,只要他站出来反对一下,就能压制住曹操的野心,汉室也就转危为安了!

    再退一步说,只要萧逸躲在侯府中,明天不去参加大朝会,这种无声的抗议态度,就能影响大批文臣武将,曹操进位公爵之事,十之**就要流产了!

    “一边是亲情、一边是忠义,两位何必苦苦相逼,让我左右为难呢……也罢了,忠臣孝子人人敬,奸党佞臣留骂名,无愁对列祖列宗发誓,明天绝不上朝就是了!”

    萧逸再是铁石心肠,也禁不住两位好好先生、如此的苦苦哀求,今天说出一个‘不’字,他们恐怕就要撞死于此了,自己也会留下千古骂名!

    “汉室国祚不绝者,皆赖萧郎之恩也,我们代表天下万民,叩谢大恩大德了!”

    的到了肯定的回复,荀彧、荀攸长出一口气,目光中也有了活力,而后推金山、倒玉柱,竟然行起了叩拜大礼!

    鬼面萧郎杀人如麻,却是一若千金之人,只要他答应的事情,从来没有反悔的,既然说了明天不上朝去,就绝不会踏进皇宫半步!

    “两位不必如此,真是愧杀无愁了,还请回府好好休息吧,国家大事尚赖二位呢!”

    萧逸连忙伸手搀扶,又好言安抚了一番,请两人喝了老山参汤,略微的恢复下元气,又命令曹性带着卫队,亲自护送他们回家去了!

    接待完两批客人,萧逸也是心力交瘁了,斜靠在软榻上休息着,这种政治上的博弈,可比战场厮杀累多了,危险性也毫不逊色!

    ………………………………………………………………………………

    “夫君大人辛苦了,这有刚熬好的莲子羹,喝上一碗提提精神吧!”

    “孩儿给父亲大人请安--恭喜发财、美女如云、早生贵子…………”

    轻盈的脚步声中,大夫人-曹节来到了书房,已经身为人母的她,身材丰满、风韵十足,诱惑力也成倍增加,手中托着一碗莲子羹,还冒着腾腾热气!

    后面跟着儿子-萧玄,趴在地上叩头问安,把自己刚学会的吉利话,一股脑的倒了出来,也不管合不合适……或许正中他老子心意呢!

    “哈哈!-夫人有心了,甜如蜂蜜,水润十足,正和为夫的胃口呀!”

    萧逸接过莲子羹,几口喝个干净,把银碗放回去之时,顺手在夫人身上摸了几把,赞美之词一语双关呀!

    “夫君!……天还没黑呢,不是,孩子还看着呢!”

    曹节躲不开龙爪手,只好伸出小拳拳来,锤了夫君的胸膛几下,露出一脸的娇羞之态,至于她们的宝贝儿子,正用好奇的大眼睛,研究父母间的小游戏!

    “对了,牛府、高府、张府……的夫人们,都过来探听消息了,就在后宅等回话呢,明天的三公九卿-大朝会,夫君是否前往呢!”

    曹节容貌随了母亲,性格却更像父亲,也是狡黠聪慧之人,对政治格外的敏感,经常把各府夫人请过来,联系感情,交流消息!

    久而久之呢,一些男人不好露面的事,就让夫人们互相商议,再把消息传递回去,而她们这个小团体吗,更是被人称作‘内朝廷’,各种军国大事,尽在闺房密语之中!

    “哈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萧氏并非无人……宝贝儿子过来,为父给你讲一个故事听,名字就叫做:披着羊皮的狼!”

    萧逸仰天大笑,而后把儿子抱在腿上,准备用全部心血,培养一个新的乱世奸雄、一位九五至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