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 此消彼长,徐庶荐贤!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玉兔西坠,金乌东升,一夜好睡的曹军将士,纷纷的钻出了帐篷,享用早饭、擦拭盔甲……而后等着班师凯旋,回家与父母妻儿团聚,浑然不知昨天夜间,差一点‘天塌地陷’了!

    文武官员也来到中军帐,商议论功行赏、加官进爵之事,大家惊奇的发现,短短的一夜功夫,曹丞相头上白发更多了,精气神也大不如前,仿佛又衰老了好几岁!

    与之相反的,萧逸的‘病情’大为好转,腰不酸了、腿不痛了、说话也不咳嗽了,还走出帐篷转了几圈,打了一套五禽戏呢!

    也有心明眼亮之人,知道曹丞相、大司马之间,出现了严重的冲突,却无一列外的装聋作哑了,自古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奸雄、杀神那个也得罪不起!

    曹操、萧逸就像以前一样,坐则同席、出则同车,做出翁婿和谐之状,在二人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出现的巨大裂痕,终于慢慢的遮盖住了!

    话又说回来,缝隙只是遮盖住了,却没有消失掉,有朝一日矛盾爆发,双方必然彻底决裂,随着统一进程加快,这一天还会遥远吗?

    没过几天,又有捷报传来了,张郃、高览攻入朝鲜半岛后,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了乐浪、带方两郡,公孙恭毫无招架之力,在老巢平壤失守之时,自刎于公孙氏祠堂中了!

    大军入城之后,张郃、高览按照军令,血洗了公孙氏的府邸,凡是九族姻亲,不论男女老少,一律推出城外斩首,丧命者数千人之多,而后掘尽公孙氏祖坟,祠堂也一把大火烧毁了!

    鲜血容易让人疯狂,已经杀红眼的数万曹军,又冲向了三韩部落,攻城掠地,毫不留情,劫掠财物,焚毁房屋……男人统统杀光,女人充做奴隶,把疯狂推向了极致!

    面对曹军虎狼之师,‘三韩’吓得魂飞魄散,派出了口才最好的使者,带着最珍贵的珠宝,以及最美艳的女人,前往曹军大营求和,只要曹军肯退兵,他们愿意年年进贡、岁岁称臣,永做大汉的番属奴隶!

    使者们去的很快,然而死的更快了,所有的礼物留下,人头扔出了营门,张郃、高览还算厚道,派人传了一句话出来:王师东征,开疆拓土,汉之番属,未有汝名!

    说白了,我们是来杀人放火、抢夺土地的,说什么大道理没用,至于大汉的属国之中,根本没有‘三韩’的名字,也就不受任何制约了,就跟山中的野鸡、野兔一样,不打白不打,打了也白打!,

    接下来,张郃、高览继续进兵,血洗了‘三韩’各个部落,屠戮近二十万之众,一直打到了大海边上,而后祭天地、立石碑,从此以后,这就是大汉的东部边界了!

    “大汉西疆、北疆皆定,老夫可以集中力量,图取江南各州郡了,必在五年之内,一统万里江山,届时鹰视狼顾之辈,也就会安心臣服矣!”

    接到捷报之后,曹操紧皱的愁眉,终于是舒展了几分,一面派人前往朝鲜,封赏了张郃、高览两位将军,一面召集各部将领,下达了班师的命令!

    建安六年冬,十一月八日,数十万曹军汇聚临渝,开始陆续班师凯旋了,旌旗南指,直奔邺城,而后返回许昌城!

    一路之上,曹军尽裹白衣,挂孝而行,痛哭声惊天动地,路过每一个郡、县,都会留下大量骨灰坛,几乎村村挂孝、户户举哀,新的坟头一眼望不到边!

    曹军北伐已有两年,取得了巨大的军事胜利,消灭了袁氏、乌丸人、鲜卑人、公孙家族、以及匈奴人主力,占领了青、冀、并、幽四州全境,以及河套平原、朝鲜半岛,曹营集团进入鼎盛时期!

    战果如此辉煌,代价同样惨重,粗略的估计一下,曹军阵亡者超过十万,负伤的不计其数,多年积攒的钱粮、军械也消耗殆尽了,百姓们也是疲惫不堪,甚至出现了小规模民变!

    就连曹、夏侯两大家族,也阵亡了曹胤、曹纯、夏侯杰、夏侯恩四员大将,以及数十位宗族子弟,尤其是鬼才-郭嘉的逝去,无异于北天折柱,真是痛煞人心呀!

    冬-十二月二十日,曹军返回了邺城,曹操召集文武官员、士族门阀、文人雅士近千人,在刚刚落成的铜雀台上,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既是炫耀自己的武功,也是收拢河北人心!

    半个月之后,曹操继续率军南下,返回许昌城去了,留下了曹丕、曹植坐镇邺城,扩建城池、积蓄粮草、安抚百姓……准备把这座巨邑,经营成曹氏的老巢!

    与此同时,曹操平定辽东的消息,迅速的传遍了天下九州,江东、荆州、汉中、益州四镇诸侯,无不惊恐万分,他们心中明白,奸雄一向野心勃勃,不会满足于中原之地,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图谋长江以南了!

    因此上,诸侯们一面派出使者,携带重礼前往许昌城,恭贺曹丞相的丰功伟绩,表示出臣服的姿态,尽量延缓战争爆发时间!

    另一面,他们秣兵历马、加固城池,积极的进行战备,尤其是江东、荆州两家,更是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打造他们的水军队伍,希望借助长江天堑,阻拦曹军南下的脚步!

    ……………………………………………………………………………

    宛城-将军府中,刘备头戴赤金冠,身披蜀锦袍,端坐在大堂之上,正在与部下们商议大事,再向堂下观看,武有关羽、张飞、赵云、刘封、廖化、周仓;文有徐庶、孙乾、简雍、糜竺、糜芳,也称的上人才济济了!

    自从打败了曹洪,夺取宛城之后,刘备招兵买马,积草屯粮,实力不断的扩张,麾下兵马四五万之众,俨然一镇小诸侯了!

    大耳朵阿福野心勃勃,岂会满足于现状呢,趁着刘表年老多病、昏聩无能,他又在私下之中,频频的结交荆州名士、军中将领,极尽拉拢人心之事,至于打的什么主意,三岁小儿也能猜到了!

    ”曹贼已经平定辽东,正在回师许昌途中,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侵略江南诸州了,各位有何良策,可以抵挡贼军之锋?“

    刘备的话语之中,充满了遗憾的语气,自己曾数次进谏刘表,趁着曹军远征辽东、后方空虚之际,出兵偷袭一下许昌城,把小皇帝迎接到荆州,用来号令天下诸侯!

    郁闷的是,刘表虽然号称‘八骏之一’,不过是虚有其表罢了,总是畏畏缩缩、犹豫不决,以至丧失了大好机会,自己有心单独出兵,可惜实力相差太远了,难以撼动曹贼根基呀!

    “唉!唉!--刷!刷!”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又占据了中原之地,麾下良将千员、雄兵百万,实力雄厚无比,与之相比,刘备只有一个南阳郡,兵马不过数万,二者相差太远了!

    想到这里,众人心头阴云密布,都在苦思御敌之策,而后目光齐齐转动,落在了谋士-徐庶身上,这位先生精通韬略、神机妙算,一定有办法转危为安!

    “主公不必过于忧虑了,曹军刚刚平定辽东,虽然获取了大胜,却也兵马损失惨重、钱粮消耗殆尽了,未来一两年之内,绝没有大举南下之力!

    另外吗,自古欲成大事,必得贤才相助,曹操之所以一统中原,皆因麾下谋士如云、战将如雨,不过吗,郭嘉病逝军中,萧逸离心离德,曹贼如失左膀右臂,再难纵横捭阖了,主公只要求取贤才,何愁大事不成呢?”

    徐庶果然不负众托,一番言语犹如春风,吹散了大家心头愁云,而且隐隐约约的,似有举荐大贤之意呢!

    “备得元直先生以来,割据城池、执掌雄兵,又有了安身之处,真犹如旱苗逢甘露也,纵然是管仲、乐进复生,也无法与先生相媲美,更何况其他贤才乎?”

    听闻有旷世奇才,刘备也是心中一动,却没有立刻的索问,而是大大夸赞了徐庶,说到感动之处,还流下几滴眼泪呢!

    “主公如此厚爱,属下粉身碎骨,也难报答一二也,然主公欲雄霸荆襄九郡,用我徐庶一人足矣,若欲减除曹贼、兴复汉室,必请大贤出山不可!

    此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乃世间少有的奇才,纵与兴周八百年之姜子牙,旺汉四百年之张子房相比,也绝不逊色半分,只是性子孤高一些,需要主公亲往请之!”

    徐庶果然被感动了,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股脑的倾倒出来了,要想中兴汉室、讨伐曹贼,非这位好友出山不可!

    “不知这位大贤-身在何处,姓字名谁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此人隐居南阳郡-卧龙岗-诸葛孔明是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