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1章 翁婿之间,貌合神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建安六年-秋,十月二十九日,经过半个多月的跋涉,二十万曹军返回了临渝,不过吗,人马没有立刻进营,而是在三十里外停下,一面派人进营传令,让文武大员前来迎接;一面排兵布阵,隐隐做出了攻击姿态!

    这也不奇怪,曹操创下丰功伟业,靠的是一文一武、左膀右臂,如今郭嘉中途陨落,萧逸的地位就尴尬了,既要承担更多事务、掌握更大权利,也会受到更多猜忌呢!

    临渝、无终山两座大营,全在萧逸的掌控之中,只要他切断了辽西走廊,二十万曹军就无家可归了,这种情况下,曹操岂能不加防范呢,就算萧逸没造反之心,却有造反之力呀!

    因此上,二十万曹军排兵布阵,做好了战斗准备,一旦临渝大营有变,那就全力发起进攻,与叛军决一死战,至于胜负之数,皆看天意如何?

    “参拜丞相大人!--凯旋班师,功盖寰宇!”

    “免礼吧,诸位坚守大营,一样功不可没,萧郎现在何处呀,为何不来迎接老夫?”

    “因为郭祭酒的陨落,大司马伤心过度,以至于口吐鲜血,正在大营内卧床修养!”

    ………………………

    万幸的是,接到军令之后,蒋济、华歆、蒋干、乐进一群留守官员,出营三十里迎接丞相大人,还准备了丰盛的接风宴!

    因为伤心过度,加上一路鞍马劳顿,曹操的神态极憔悴,仿佛一下衰老了十岁,可是奸雄之心没丧失,对众人的话并未全信,而是偷瞄了华歆、蒋济几眼,二人皆是曹氏死党,负有监视的任务!

    面对丞相大人的询问,华歆、蒋济趁人不注意,微微的点了几下头,他们专门去探望过了,大司马的确身患重病,就连床榻也下不来了,玄甲军、陌刀兵、关中兵--也没有任何异动!

    “传令三军!-按序进营、接管防务!”

    收到肯定的答复,曹操长出了一口气,带领大队人马进入营盘,而后迅速接管了防务,心中却是半喜半忧,喜的是:萧逸身患重病,即便有造反之心,也没有造反之力;忧的是:郭嘉刚刚去世了,萧逸再有三长两短,曹营集团就要塌陷一半了!

    进入大营之后,曹操顾不上休息,直奔中军灵棚而去,文武重臣数十人紧随其后,一同的拜祭郭嘉的遗体,敬三杯美酒、上四柱清香,以示哀悼之意!

    “呜!--呜!呜!”

    “人死不能复生,为了江山社稷、天下苍生,还请丞相大人保重身体!”

    “唉!-诸君年齿,皆孤等辈,唯有奉孝年少,孤本欲托以后事,不期中年夭折,曹氏断一栋梁也!”

    见到了郭嘉的灵柩,曹操又是一场痛哭,直哭的泪中带血、几乎昏厥,群臣们又是一番苦劝,生怕丞相大人伤了身体,那可就天塌地陷了!

    曹操一世奸雄,却也是性情中人,在痛哭流涕之时,终于说出几句心腹话,奸雄正在物色托孤人选,而郭嘉就是其中之一!

    帝王在晚年、或临终之前,都会物色几名托孤重臣,辅佐后世储君,处理国家大事,托孤者必须年纪轻、能力强、忠诚深,又互相牵制着,这样才能让国家平稳,也避免了储君被架空!

    比如说周武王灭殷之后,第二年驾崩于镐京,其子成王年幼,无法处理军国大事,故而以周公、召公、太公为辅臣,负责处理国家大事,七年后还政于成王!

    一代雄主-汉武帝临死之前,为了让幼子-弗陵稳坐大位,先是处死了钩弋夫人,避免了母后专权之患,又让霍光、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共同辅政,稳定住了纷乱的朝堂,恢复了因为连年征战,而空虚至极的国力!

    曹操已经步入老年了,一起开创基业的程昱、荀彧、荀攸、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这些文武大员们,也都日渐衰老了,必须挑选一些年纪轻、能力强的人,做为儿子的护驾之臣!

    在奸雄的计划之中,准备以萧逸为大将军,执掌天下兵马,以郭嘉为丞相,处理国家政务,以为御史大夫,负责监督文武百官,三人精诚合作,又彼此牵制,成为辅政的核心!

    再以辛毗、辛评、华歆为近臣,负责出谋划策、处置私密之事,曹纯、曹休、曹真为将军,统领御林军马,执掌京畿卫戍,如此一来吗,就算曹二代是个庸才,也能够安坐龙庭了!

    可惜的是,郭嘉、曹纯先后亡故,原本完美无缺的计划,也就直接作废了,曹操要重选辅政之臣,再磨合彼此间的关系,不知要花多少心血呢!

    祭祀结束之后,曹操久久不能平复,脑中全是郭嘉的音容笑貌,为了抚慰忠臣之魂,又做出两项安排:

    其一,郭嘉的两个儿子,全都在许昌城中,无法主持祭祀之礼,故而让三子-曹彰披麻戴孝、跪在棺前,暂且充当一下孝子,并负责守灵事宜!

    让自己的嫡亲骨肉,去给郭嘉充当孝子,曹操也是仁至义尽了,群臣们得知之后,无不交口称赞呢!

    其二,在郭嘉的三层棺椁外,再加上两层石棺,陪葬品增加三倍,按照汉家丧葬制度,天子棺椁七重、诸侯王五重、士大夫三重、庶民仅一重,彼此等级森严,僭越是为重罪!

    郭嘉以乡侯身份,享受诸侯王待遇,在大汉四百年历史中,也只出现过两例罢了,另一位是海昏侯-刘贺,因为做过二十七天皇帝,故而享受了诸侯王葬礼,陪葬品极为丰厚呢!

    接下来,曹操来到曹纯的灵棚,同样痛哭哀悼一番,这名忠勇族弟的逝去,也是曹氏的重大损失呢,并传下命令,追谥曹纯为‘威侯’,让其子曹演承袭爵位,食邑增加到两千户!

    祭祀两位忠臣之后,曹操依旧没回去休息,而是平稳情绪、振作精神,在许褚以及数百虎豹骑护卫下,直奔萧逸的大帐而去!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萧逸真的身患重病,还是在故弄玄虚,必须亲眼看一看,奸雄才能放下心来,历史上为了遮盖阴谋,装病、装疯、装死的大有人在呢!

    ……………………………………………………………………………………

    “咳咳!--末将身体不适,未能出营迎接,还请丞相大人恕罪!”

    “贤婿性情中人,因哀痛引发了旧伤,老夫岂会怪罪呢,快快的躺下休息!”

    寝帐中,萧逸躺在软榻上,盖着两层厚厚的被子,小脸苍白如纸,双目涣散无神,榻前还放着小泥炉,煎熬着刺鼻的黑汤药,闻之令人作呕呢!

    见到曹操来探望了,萧逸挣扎着要站起来,结果刚起来半个身子,就一头栽到在软榻上,还拼命的咳嗽不止,仿佛下一刻就要断气了!

    本以为萧逸心存芥蒂,故意的避而不见呢,没想病的这么厉害,曹操连忙伸手搀扶,同时按下对方脉搏,萧逸一脸感激的同时,手指也掠过对方衣袍,双方心中都有所得:

    曹操想的:“坏小子脉搏紊乱、时有时无,真像是身患重病了,之前的各种怀疑,莫非错怪好人了?

    萧逸想的:“老滑头外披锦袍、身穿重甲,怀中还藏着短刀,看来对我的防范心,已经非常严重了!”

    “奉孝陨落军中,老夫如断一臂,萧郎要好好休养身体,军国大事尚需劳烦呢!”

    “为丞相大人效力,末将万死不辞,只是身体元气大伤,恐怕是力不从心了,不如归隐山林罢了--咳咳!”

    “萧郎年未及三旬,正是锐意进取之时,岂能轻易言退呢,倒是老夫须发渐白了,有了退位让贤之心,大汉朝的江山社稷,以后有赖萧郎矣!”

    “丞相大人乃擎天白玉柱--咳咳--架海紫金梁,天下不可一日无丞相--咳咳!”

    ………………………………

    二人交谈的话语,表面上互相关心、嘘寒问暖,实则处处提防、勾心斗角,真应了一句话--貌合神离!

    片刻之后,曹操又叮嘱几句,而后带人离去了,走前饱含深意的看了萧逸一眼,既有惋惜、又有怀疑,还有淡淡的杀机!

    “曹丞相真的离去了,不过在大帐的四周,有虎豹骑秘密潜伏,监视着我们一举一动!”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传令玄甲军、陌刀兵、关中兵--外松内紧,做好准备,今夜或许有大事发生呢!”

    “诺!”

    ……………………

    小斌、曹性闪进了大帐,都是身披铁甲、手握宝剑,他们刚才领着亲兵,也在监视虎豹骑的动静呢!

    听到部下的禀报,萧逸昏暗的目光中,突然泛起了几丝异彩,从狼皮褥子下面摸出一个小瓶-名曰:补血软筋散!

    这是萧逸无意之中,实验出来的药物,常人吞服下去后,可以固本培元、补气养血,就是有一点副作用,让人浑身无力、汗出如雨,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萧逸是个聪明人,知道随着郭嘉逝世,自己的处境更加微妙了,故而来了个‘瞒天过海’,对外宣称旧伤复发,以此来躲避灾祸,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至于能否瞒过奸雄,那就不得而知了,因此上,萧逸秘密调动兵马,做好了战斗准备,如果奸雄赶尽杀绝,自己只好挺身迎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