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7章 奸诈冢虎,尽掠其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命令划船的水手们,把吃奶的力气用出来,一定在天亮前到达出海口,顺利返航-重重有赏,若是延误-全部斩首!”

    深夜-青龙河水面上,辽东船队正在仓皇逃窜中,公孙康站在旗舰甲板上,不断催促着快一些划桨,生怕玄甲军追赶上来!

    命令传达下去,航速却没提上来,反而是越来越慢了,公孙康暴跳如雷、亲自督促水手们快划,还杀了几个船工头目,依旧没起什么作用:

    一则,公孙家打制的战船,均在三、四百料以上,旗舰更高达两千料,船体宽阔、载人极多,吃水线也很深呢,若在大海之中游弋,那就是蛟龙入海-所向无敌!

    青龙河只是普通河流,水面不过二十丈宽,深度也不过两三丈,划划小渔船没问题,大海船进入其中吗,就是龙游浅滩、虎落平***本就扑腾不开!

    二则,为了避免暴露踪迹,船队不敢举灯火,也不敢吹号联络,偏偏又赶上乌云遮月,只能摸索着向前移动,再加上军心混乱、全都争先逃跑,碰撞、翻船、搁浅……的事层出不穷!

    一路向南逃窜中,大船就翻了几十艘,搁浅的数量更多了,人们只顾得仓惶逃命,谁也没功夫去救援,只能让他们自生自灭了--这真是爹死娘家人-个人顾个人吧!

    “呜呜!--非是儿子不孝,实在形势所迫呀,爹爹在天有灵的话,保佑孩儿顺利返回辽东,孩儿一定励精图治、重振公孙家的雄风!”

    在逃跑的途中,公孙康也竖起耳朵,探听战场上的情况,初时人喊马嘶、杀声震天,而后慢慢平静下来……最后变的音讯全无了!

    可以猜测的到,遗留在战场的几万人马,一定是全军覆灭了,父亲公孙度恐怕也凶多吉少,鬼面萧郎纵横沙场,手下从来不留活口!

    想到大军跨海远征,却遭受如此惨败,父亲也丧命沙场了,公孙康的心中上下起伏、杂乱如麻,准备说是三分悲痛、三分恐惧、四分窃喜!

    悲痛的是:辽东八万精锐人马,跨海偷袭临渝大营,竟然遭到了惨败,逃出来的不及两成,公孙家元气大伤呀!

    恐怕的是:这么周密的偷袭计策,竟然还是没成功,郭嘉的运筹帷幄、萧逸的骁勇善战,真是让人望而生畏,以后一定要躲开他们!

    窃喜的则是:父亲陨落沙场之上,自己却逃出升天,等回到辽东老巢之后,再把书呆子-弟弟杀掉,公孙家的军政大权,以及‘辽东侯’的爵位,不就落在自己手中了吗?

    “等我执掌了军政大权,第一件事就与曹军议和,割地赔款也好,称臣纳贡也罢,先把这些杀神送走再说!

    辽东四郡不可能保全,剩下一半就不错了,公孙家要想恢复元气,只能压迫‘三韩’部落了,让他们进贡财物、牛羊、粮草,还有娇滴滴的美人!

    三韩男人丑陋不堪,女人却千娇百媚,叫唤起来尤为**呢,父亲的后宅就有几十个,以后也归自己享用了--哈哈!”

    ……………………………………

    在沙场上厮杀数日,公孙度早已疲惫不堪了,如今乘船逃了出来,精神也松懈下来了,就靠在主旗杆下面,慢慢的进入了睡眠,还做了一个美梦呢!

    在梦境之中,自己顺利返回了老巢,继承了辽东侯爵位,又打退了曹军的进攻,成为了东北一带的霸主,而后美女羔羊、尽情享受!

    那知正在享受之时,一头满身石斑的猛虎,突然向自己扑过来了,公孙度想要拔剑抵抗,却是浑身动弹不得,急得是满头大汗,一下子惊醒过来了……

    “大公子不好啦,我们到了出海口,前面有一支敌军阻拦,船队根本就冲不过去!”

    “什么……敌军在那里呢,竟敢阻拦我们的船队,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公孙康擦了擦眼睛,发现天已经微亮了,船队也来到青龙河口,再往前划上一程,就是蔚蓝色的渤海湾,只要能够进入其中,自己就谁也不怕了!

    可短短的一段路程,却死活过不去了,前面出现了一支船队,打着曹军的旗帜,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完全堵死了青龙河水面!

    这些船的体型不大,吃水线却很深呢,上面装满了沙土、石块,只要拔掉船底木塞,就能自沉于河道中,形成一条坚固的堤坝,辽东船队无法逾越!

    “呜!--呜!呜!”

    与此同时,又有数百艘曹军小船,堵住了青龙河上游,它们的吃水线却很浅,上面装着干柴、稻草、烈酒,还有手持火把的士兵,随时准备点燃船体!

    东、西两岸也出现曹军,排列成整齐队形,前排端着丈八长矛,后排则弯弓搭箭,全都瞄准了辽东船队,只要一声令下,顿时万箭齐发!

    原来萧逸早有谋划,一面带领骑兵上岸,解救临渝大营之围,打败了辽东军主力人马;一面秘密的派遣船队,顺着青龙河的支叉,迂回到出海口附近,截断辽东船队的退路!

    “敢问对面的船队中,是那一位大将统军呀,本公子愿意留下五十箱财宝,以及一半的船只,作为见面礼物,只求放一条生路如何?”

    公孙度来回踱步,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辽东船队聚集一起,河面又过于狭窄了,没有闪转腾挪的空间,一旦曹军放出火船来,必然死无葬身之地了!

    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去贿赂敌人,船队带着不少金银珠宝,本想攻克临渝大营后,犒赏有功将士之用,没想成为了‘买路钱’,真是莫大的讽刺呢!

    “哈哈!-无名之将司马仲达,见过辽东侯-大公子,金银珠宝固然动人,可惜大司马军法如山,在下不敢以身试法,故而不能让开道路了!

    大公子乃是世家子弟,懂得‘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道理,如今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已经是插翅难逃了,何不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保全麾下将士性命呢?”

    爽朗的笑声音中,曹军船队中出现一人,中等身材、肤色白净,双目细长、亮如星辰,虽然站在阳光之下,却是一身阴霾之气,正是冢虎-司马懿!

    司马懿也是世家子弟,受过良好的教育,纵然在两军阵前,依旧不失礼仪风度,言语却像裹着蜜糖的匕首,直戳对方的心窝子!

    不过吗,虽然掌握了主动权,司马懿却没发起进攻,否则辽东船队早化成灰烬了,因为临行之时,大司马有一条军令:生俘其人,尽掠其船!

    曹军已经席卷中原之地,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挥百万雄师南下,讨伐荆州、江东、益州几路诸侯了,南方水泽之乡、江河纵横,步、骑、车兵难以用武,需要一支强大的水军才行!

    曹军一直陆上争雄,水军却是一大短板,既没有大型战船,也没有精通水战之兵,邺城-玄武池中训练的那支水军,没有五、六年时间,根本形不成战斗力,何况池塘中养肥的鲶鱼,岂能与海中蛟龙争锋?

    与其吃苦卖力,不如坐享其成,萧逸盯上了辽东船队,他们的船只坚固、训练有素,水上战斗力极强,如果能俘虏过来,再想法收为己用,以后征讨江南之时,岂不是一大助力吗?

    萧逸有精锐的骑兵、最强悍的步兵、以及最灵敏的山地兵,再握有一支强大水军,那就如虎添翼、天下无敌了,无论是讨伐诸侯,还是与曹操决裂,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在浅窄的河道中,消灭一支水军容易,俘虏过来却是极难,这需要精密计划、奸诈手段,萧逸正急于复仇,无法亲自前来指挥,其余将领有这份本领的,唯有司马懿一人尔!

    “只诛公孙康-余者皆不问!”

    “只诛公孙康-余者皆不问!”

    ………………………………

    曹军齐声呐喊,劝降言语虽简单,其中却大有学问呢,辽东军还有上万将士,如果把他们逼上绝路,难免有一场殊死恶战,曹军纵然取胜也代价惨重,船只恐怕也保不住了!

    如今只诛首恶、不问其他人,就能削弱敌军的意志,还能分化瓦解他们,把敌我之间的矛盾,变成敌人内部的矛盾,这么狡猾阴险的办法,的确是‘冢虎’的作风!

    与此同时,两岸射出几波箭雨,覆盖在辽东船队头上,造成了一些将士死伤,后面的草船也靠近了,随时会点燃大火,以此来施加压力,逼迫辽东水军投降!

    “咱们还有妻儿老小,若是葬身火海之中,谁来照顾她们呢,公孙家贪婪不仁,又何苦为之卖命?”

    “曹军弟兄们切莫放火,我等愿意归顺呀、愿意为朝廷效力,只求留一条活命就好!”

    “谁也不准投降,跟我血战到底,拼死突围--哇!”

    ………………………………

    在强大的心理攻势下,辽东水军纷纷降下船帆、交出兵器,乖乖的跪地投降了,还有一些比较聪明的,抓住了不愿投降的将领,想要立上一些功劳,曹军划着小船过去,接受这些宝贵的战船,以免有人恶意破坏,同时剿灭顽固分子!

    公孙康倒有些勇气,还想要拼死突围,奈何部下纷纷哗变,曹军也发起了猛攻,一番激烈的厮杀后,被乱箭射死在甲板上了!

    就这样,司马懿以奸诈手段,尽数俘虏了辽东船队、以及上万名水兵,又让人砍下公孙康头颅,悬挂在旗舰主杆上,全军调转了船头,向临渝大营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