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5章 围三缺一,全歼敌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奉孝兄英灵莫散,小弟送你几万生魂,让他们到地下世界,永远做你的奴隶,玄甲将士听令--杀呀!”

    “呜!--呜!呜!”

    ………………

    萧逸解下了披风,轻轻披在郭嘉身上,就像好友还活着一样,又把一杆令旗放他手中,而后以手握手、挥舞三次,调动人马发起进攻!

    郭嘉走的太匆忙了,没能看到敌军覆灭,萧逸身为知心好友,一定要让他了无遗憾,魂魄才能安详离去,还有公孙老儿的狗头,自己也要亲手砍下,方解心中无限恨意!

    苍凉的号角之中,玄甲铁骑发起了进攻,万马奔腾如雷,乱箭激射似雨……他们围住了东、北、西三面,单单放开了南面,典型的‘围三缺一’,一种虽然有些老套,却很实用的战术!

    “将士们一定坚守住,回到辽东郡之后,人人加官进爵、封妻荫子!”

    “不要往南边突围,那是曹军的奸计,再有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

    辽东军死伤惨重,又陷入重围之中,早就人心慌乱不堪了,只坚持了小半个时辰,就出现全军崩溃的迹象,纷纷的向着缺口跑去,妄想逃出一条生路!

    公孙度手持游龙剑,一连斩杀十几名逃兵,嗓子也喊的嘶哑了,依旧控制不住局面,士兵拼命向南逃窜,就像溃堤的洪水一样,人力根本无法阻止!

    ‘围三缺一’很简单,不只是公孙度一人,就连普通的小校尉、以及久经沙场的老兵,都明白那是一个陷阱,如果向南突围,必然是九死一生,问题是:明白是一回事,选择是另一回事!

    辽东军鏖战六天五夜,早已疲惫不堪了,又陷入敌军重围之中,船队也被大公子带走了,真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这种情况下,包围圈出现一个豁口,明知冲过去九死一生,人们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前仆后继的冲过去了,突围就是九死一生,不突围是十死无生,也许老天爷保佑,自己就是幸运儿呢?

    一些将领拼命阻拦着,不让大家飞蛾投火,可是乱军杀红了眼,根本就不听人劝告,反而对将校动了刀子,杀死了几名阻拦者,这种情况下,公孙度也不敢多言了,生怕成为乱兵的刀下鬼!

    “冲出重围,返回家乡,谁敢阻拦我们,就跟他以死相拼!”

    “我们杀回老家去,再也不给当官的卖命了,妻儿老小等着我们呢!”

    ……………………………………

    一阵糟乱的呐喊之后,辽东军开始突围了,没有人组织队形,也没有战术可言,数万人就像发疯的蛮牛,狂吼着向豁口冲过去了--尘土飞扬,声势浩大!

    也许是神灵护佑,除了密集的箭雨,他们没受到其他阻拦,死伤了几千人之后,竟然真的冲出包围了,败军用出吃奶的力气狂奔,有些人为了减轻负担,还把盔甲、兵器都扔掉了!

    南边是青龙河出海口,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遇到大公子的船队,可以随之返回辽东郡,如果没遇到的话,也能抢一些小渔船、或者扎个大木筏子,军中不乏渔家子弟,这些事难不住他们!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玄甲军乃是天下精锐,岂会让敌人逃跑呢,何况大司马下了严令:斩尽杀绝,一个不留,至于让敌军冲出去,不过是一种战术罢了!

    道理也很简单,辽东军身陷绝境,必然做困兽之斗,如果发起强攻、或者阻止他们突围,玄甲军纵然能取胜,也要付出巨大代价,甚至是遭到反噬呢!

    不如放他们冲出去,在宽阔的原野上奔跑,耗光他们的体力、士气,等到这些愤怒的公牛,累成软脚的羔羊之时,就可以尾随追击、任意宰杀了!

    “咚!--咚!咚!”

    “杀!--杀!杀!”

    ………………

    战鼓如雷,杀气冲天,玄甲军挥舞刀枪,瞬间就冲向了敌群,追上一个、杀掉一个,下手毫不留情,有些人砍的双手发酸,干脆横冲直撞、铁蹄踩踏,只留下一片片猩红肉泥!

    还有一些玄甲军下马,手持着锋利弯刀,在死尸堆中翻找着,遇到倒地装死的,以及半死不活的,统统的补上一刀,不让一个敌军漏网!

    辽东军大都是步兵,跑出去十几里之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浑身无力了,又是一窝蜂似的乱跑,如何禁得住玄甲军冲杀呢,瞬间死伤惨重、鬼哭狼嚎,覆灭只是时间问题了!

    当然了,也有一些聪明人会趋利避害,公孙度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兵败如山倒了,老狐狸的本性没丧失,反而更加狡猾了呢,他带着十几名心腹,随乱军一起冲出了重围!

    而后脱下盔甲、战袍,披散头发、黑泥抹脸……又从遍地尸堆之中,扒了十几套曹军的服饰,胡乱套在自己身上,准备鱼目混珠、逃之夭夭,不过吗,他们不是向南逃跑,而是向西流窜!

    南边是玄甲军的追击方向,数万铁骑横扫而过,一只蚂蚱也飞不出去,冲过去只有死路一条,往西跑就不一样了,那是曹军的势力范围,看似自投罗网,实则有惊无险,这叫做‘灯下黑!’

    公孙度已经想好了,先逃到无人的山区,潜伏上一段时间,等到风平浪静了,再化妆成普通商旅,前往渤海郡一带,那里有不少走私商人,可以乘船返回辽东郡!

    自己回到老巢之后,先杀掉孽子-公孙康,以及随之逃跑的将校们,而后放弃辽东、玄菟两郡,带领残余人马退到朝鲜半岛,以空间换取时间,逼迫曹操退军回去!

    曹军远道而来,粮草消耗巨大,后方也不安稳,绝对无法长久作战,只等他们退回中原,辽东一带还是公孙家的地盘,再向曹营派出使者,口头上服个软,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就这样,公孙度带着十几名心腹,就像一群灵活的老鼠,东躲西藏、见针插缝,来回转悠几圈之后,真的让他们溜出去了,也摆脱了玄甲军的追杀!

    ………………………………………………………………

    “呸!-胜败乃兵家常事,等老夫恢复了元气,一定要出兵复仇,郭嘉、萧逸慢慢的等着吧,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队伍逃到一处山坳中,恰好见到一条小溪,公孙度厮杀半天、饥渴难耐,连忙的翻身下马,跪在地上一阵牛饮,根本顾不上风度了!

    又清洗一下脸面,精神稍微振作之后,老狐狸坐在一块卧牛石上,开始盘算复仇的事情,想到得意之处,不禁发出阵阵冷笑,又觉得满嘴腥骚味,这里的溪水有一点怪呢?

    十几名部下饮过水,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如果他们知道主公的想法,一定会拼命阻止的,辽东精锐损失殆尽,如何再与曹军为敌呢,尤其是鬼面萧郎的旗帜,他们再也不想见到了!

    可惜有的事情,越是想法躲避,越是如影随形呢!

    “哈哈!-此间溪水清澈,味道必然不错,辽东侯真有口福呀,喜欢就多喝几口吧,以后恐怕再喝不到了!”

    正在休息之间,山坳中冲出数百玄甲军,迅速的把他们包围了,还有一队骑兵沿小溪而来,战马在溪水中跋涉,有几匹不断的尿哗哗,难怪味道如何腥骚呢!

    为首一员青年将领,手持凤翅鎏金镗,坐下千里墨烟驹,俯视着包围圈中众人,就像饿狼盯着羔羊,目光中杀机无限--正是大司马萧逸!

    萧逸一向凶狠如狼,岂会斗不过狐狸呢,战场锁定胜局之后,让几名部将清剿残敌,自己则带领一队人马,埋伏到西边的山坳中,专等着老狐狸自投罗网呢!

    “呸呸!--久闻萧郎料敌如神,乃是天下第一名将,今日得见尊颜,果然名不虚传,老夫这点微末道行,也只有献丑的份了!”

    鬼面盔、螭纹铠、墨烟驹……以及一身凌厉杀气,就是再蠢笨的人,也知道遇到谁了,包围圈内的人浑身颤抖、面如死灰,还有人吓跪在地上了!

    公孙度不愧一方枭雄,短暂的惊慌之后,迅速的镇定下来了,还上前躬身行礼,言语交谈之间,一边给对方戴高帽,一边苦思脱身之计!

    强行突围是不行了,对方有数百人马,皆是手持利刃、携带劲弩,又有天下第一名将指挥,别说他们十几个人,就是十几只猛虎,恐怕也难以逃脱呢?

    唯一的办法是智取,凡人皆有弱点的,萧逸又岂能例外呢,只要自己巧舌如簧,不难打动对方心思,也就有活命希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