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4章 鬼才陨落,天地同悲!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玄甲铁骑!--天下无敌!”

    “玄甲铁骑!--天下无敌!”

    ………………

    原来斩杀曹胤之后,玄甲军控制了无终山,人马纷纷的登船,前来救援临渝大营,也是老天爷作美了,连续几天的西北风,船队上面鼓帆、下面划桨,日夜兼程的行驶,终于在第六天到达了!

    船队靠岸之后,玄甲军整队、蓄势、擂鼓……三声整齐呐喊,冲向了敌军后阵,萧逸一马当先冲锋,手中凤翅鎏金镗-十荡十决、横扫千军,敌军挨着就死、碰到必亡,铠甲都染成了鲜红色……

    大司马如此英勇,将士们也不差劲,他们在船上呆了三天,吃饱喝足、养精蓄锐,此时到了战场上,就像下山的猛虎一般,攻势锐不可当呢!

    “大司马万胜!-大司马万胜!……援军已经来到,此时不反击,更待何时呢-杀呀!”

    看到玄甲军的旗帜,守营曹军也士气大振,苦战了五夜六天,总算是盼来援军了,还是大司马亲自领队,那可是常胜之将!

    因此上,曹纯带领剩余将士,高呼万胜口号,发起了绝地反击,硬把辽东军推出去了,而且死死的纠缠住,以免的他们逃跑了!

    “玄甲铁骑杀来了,领头的鬼面萧郎,大家快点逃跑呀,再晚就尸骨无存了!”

    “鬼面萧郎不止杀活人,还能奴役鬼魂呢,凡是死在他手中的,亡魂要下冰山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

    辽东军厮杀了六天,早已经疲惫不堪了,主力又在进攻曹营,后阵相当的空虚,那挡的住玄甲军冲击呢,顿时死伤无数、全线溃败下来了!

    鬼面萧郎的杀名,更是无人不知的,墨烟驹所到之处,人人躲闪、阵阵后退,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偶尔有几个不怕死的迎战,也没有挡住一个回合的,杀的人头滚滚、鬼哭狼嚎!

    “吾儿公孙康何在,立刻带领本部人马,挡住玄甲军的进攻,就是全都拼光了,也不能让他们前进一步!”

    “其余将士与我一起,全力进攻临渝大营,只要拿下中营、生擒郭嘉,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

    看到玄甲军神兵天降,公孙度吓的肝胆俱裂,差一点载个大跟头,原以为援军还在途中,翻山越岭绕弯弯呢,没想到人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乘船顺流而下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后悔也没有用了,公孙度让儿子前去迎战,自己则指挥其余兵马,继续进攻临渝大营,试图扭转不利的局面!

    萧逸、郭嘉生死之交,感情胜过骨肉兄弟,只要抓住了鬼才,就能用来威胁萧逸,逼迫玄甲军退回去了,而后威逼利诱一番,也许能策反鬼面萧郎呢!

    与此同时,公孙度派出一队亲兵,去把辽东-船队控制住,提起铁锚、升起风帆,随时准备启航……如果计划失败的话,自己就逃之夭夭了,玄甲铁骑再是厉害,也不能下海追击吧?

    “请大帅放心吧,末将就是粉身碎骨,也不让他们前进一步--勇士们随我来呀!”

    公孙康领命之后,带领本部人马去抵挡了,他身为家族大公子,也有一支亲统的军队,还是最精锐的辽东铁骑呢!

    不过吗,这位大公子出发前,摸摸头上的箭伤,又望了父亲一眼,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而后召来几名心腹部将,偷偷的交待起来了……

    “隆!隆!--嘎!”

    ………………

    旌旗飘摆,万马奔腾,两只军队迅速的接近了,就像两只凶悍的野兽,张牙舞爪、怪吼不断,必然有一场激烈厮杀……那知即将交锋之时,异变突然发生了!

    公孙康猛的一拐坐骑,让过了对面的玄甲军,反而冲向青龙河边,兵随将走草随风,将士们也糊里糊涂跟过去了,与天下第一精锐交手,他们也是极为胆怯的,不如退避三舍为好!

    看到敌军突然转向了,萧逸也颇为吃惊,不过他救友心切,继续的统军冲杀,迅速形成了合围之势……至于逃掉的敌人吗,也难逃覆灭的下场!

    “传令全部船只-立刻升帆起航,进入渤海湾中,本公子带领你们回家,与妻儿老小团聚去!”

    另一边,公孙康带人控制住船队,而后登上了旗舰,斩杀不听号令者,扬帆起航、向下游逃跑了,辽东军苦战了数日,谁不想回家团聚呀,因此纷纷随之逃跑!

    原来公孙康也不是傻瓜,知道凭自己这点人马,绝不是玄甲军对手,恐怕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要被踩成肉泥了,自己做了一次肉盾,难道还做第二次吗?

    因此上,他决定离开战场,再乘船返回辽东去,干掉弟弟公孙恭,成为新的‘辽东侯’,至于自己的父亲-公孙度吗,在鬼面萧郎的剑锋下,绝无生还的可能了,还会被制成‘骷髅杯’吧?

    也不怪公孙康薄情寡义,因为继承人的事情,他对父亲本就有怨恨,那透过头盔的一箭,更是把不多的父子情,磨灭的干干净净了,既然父不慈,何怨子不孝?

    “孽子!-该死的孽子,我怎么生了这头畜牲,等回到辽东郡之后,一定把他逐出家门、抽皮扒筋不成!”

    看到儿子逃之夭夭,还拐走了辽东水军,公孙度对着河岸一阵臭骂,却也无可奈何了,别说惩罚这个孽子,自己能否生还辽东郡,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小鸡雏挨宰之前,还要扑腾几下呢,公孙度聚集剩余人马,想摆成一个四方步兵阵,以此对抗玄甲军冲击,争取杀出一条生路!

    问题是,两军紧紧的纠缠一起,那是轻易退下来的,再加上玄甲军步步紧逼,大公子逃之夭夭,军心难免发生动摇,不少士兵扔掉兵器、脱下铠甲,或者钻进尸堆装死,或者也溜之大吉了!

    就这样,公孙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聚集起不足两万人,全部退入了临渝右营,试图凭壁垒坚守一下,记得开战之处,他们就从这里进攻的,没想到六天激战下来,又回到了原处呢!

    玄甲军善于野战、短于攻坚,自然不会硬冲壁垒了,他们团团的围住右营,形成了关门打狗之势,而后轮番射箭、摇旗呐喊,削弱辽东军的斗志,等到时机成熟再歼灭之!

    “哒!--哒!哒!”

    萧逸没理会残敌,而是纵马入中营,一直来到高岗之下,翻身下马、狂奔而上--六天六夜急行军,自己担心的不是战事,而是好朋友的安危!

    飘扬的‘郭’字大旗下,放着一辆四轮小木车,郭嘉就端坐上面,手拄宝剑、目视前方,脸上还挂着一丝微笑,显的非常有魅力,估计是太过疲劳了,看到好友跑上来,也没有起身迎接!

    “哈哈!-鏖战了几天几夜,还是这么玉树临风的,小白脸就是有优势呀,我这个小黑脸比不了……”

    看到好友平安无事,萧逸终于放下心了,还随口开起了玩笑,上前想给郭嘉把下脉,那知刚走了几步,身体就僵硬住了-浑身颤抖,面如死灰!

    萧逸浴血疆场多年,胆魄早就练出来了,就是血流成河、白骨成山,也从没害怕过半分,可是今天吗,他心中真的害怕了,害怕失去一位好朋友!

    郭嘉端坐在小车上,看似平安无事的,可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的笑容很僵硬,目光中也缺乏生气,皮肤更是呈显惨白色--一代旷世鬼才,已经魂归地府了!

    原来退守大营之后,郭嘉已经油尽灯枯了,只是放心不下战局,凭一口气硬撑着罢了,后来看到玄甲军出现,知道战局完全扭转了,心头一阵松懈,生机也就断绝了!

    “奉孝!-奉孝!……我……临渝大营守住了,你就彻底放心吧!”

    萧逸眼中虽无泪、心头在滴血,短短的几步距离,却如何也迈不过去,自己能翻山越岭、横渡天堑,却迈不过生死之路!

    自己身为穿越一族,与这个世界有些隔阂,朋友更是非常的少,郭嘉就是其中之一,还是最为知心的那个,两人一起饮酒作乐,畅谈古今,不知有多快活呢!

    从此以后,少了一位好朋友,自己就更加寂寞了……莫非天下共主,必做孤家寡人吗?

    在夕阳的照射下,天边出现大片晚霞,殷红如血、凝聚如莲,似乎也为一代鬼才陨落,献上最后的哀悼吧……真可谓天地同悲!

    “呜呜!-祭酒大人……末将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呀!”

    曹纯也带人回来了,双膝跪倒在地,俯首嚎啕大哭,自己没保护好郭祭酒,有何脸面见丞相大人呀,其余将士也是捶胸顿足、痛哭流涕……

    “你个没用的东西,为什么没有死,你快点去死吧……哎!”

    萧逸怒火攻心,拔出了斩蛟剑,就要砍了曹纯出气,可看到他伤痕累累的样子,又生出一些不忍之心,一脚把他踢下高岗去了,目光却盯向辽东军!

    “用几万名鲜活生灵,相伴好友一起走,黄泉之路漫漫远,奉孝想来不寂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