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1章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呜!--呜!呜!”

    就像十年前一样,萧逸亲手封闭了小道观的门,无限不舍的望了一眼后,毅然的再次踏上了征途,稻香已经身怀六甲,不适宜随军远征了,在赵雨的保护之下,前往蓟县安心养胎,等候夫君大人凯旋归来!

    萧逸、大牛、马六、邓艾、郝昭全身披挂,手持兵器,顺着小路来到山脚下,与此同时,亲兵们吹响了牛角号--浓浓战意,刺破苍穹!

    玄甲军就在卧虎山附近驻扎,听到连绵的号角声,立刻收拾行囊、拔营起寨,只用短短一个时辰,就做好了出征准备,这是全军将士的信条之一--世间永远没有和平,只有打仗与准备打仗!

    片刻之后,萧逸也来到了军中,迅速的检阅了将士一番,而后下达出征命令,全军向东北全速前进,却不是前往临渝,而是右北平郡-无终山!

    “敢问大司马大人,全军到达无终山之后,是否立刻控制局势?”

    “陌刀兵、关中兵以及幽州各部人马,是否也随之前往,这次可机会难得呀?”

    ……………………………

    听到命令之后,士兵们跃马扬鞭、全速前进,对于大司马的军令,他们一向奉若神旨,将校们却是心中起伏,还跑过来旁敲侧击呢!

    无终山也有一座大营,后方的军械、粮草送到后,再通过水渠向前运输,供给曹军几十万人马,其重要性与临渝不相上下,都是厄守辽西走廊的关口!

    曹军主力远在辽西,临渝大营也是岌岌可危,战场形势非常不利,如果萧逸此时下手,先占领无终山大营,彻底截断曹操的退路,再挥师南下占领邺城、许昌、洛阳……就能席卷中原之地了!

    这种机会极为难得,成功的利率又很大,大牛、马六、典韦、宋宪、魏续……一众将领全都动心了,过来怂恿大司马发动兵变,萧逸、曹操之间的猜忌,他们看的一清二楚,何不先下手为强呢?

    “玄甲军向无终山开拔,沿途注意隐蔽行踪,其余各部集结蓟县,从陆路向临渝大营推进,一定要大张旗鼓、吸引辽东军的注意力!

    两位贤弟去蓟县统军,告诉将校们专心统兵,不许有任何小动作,有敢违令者-杀无赦!”

    出乎意料的是,萧逸严词拒绝了,自己此番出山统军,一为国家大事、二为救援好友,并没有反叛之心,至于前往无终山,乃是为了‘奉孝渠!’

    渔阳、临渝相距数百里,中间山峦起伏、道路崎岖,玄甲军从陆路救援的话,八天之内难以到达,那时候大营恐怕失守了,战局也无法挽回了!

    退一步说,就算大营没有失守,玄甲军日夜兼程赶过去,也累的疲惫不堪了,再与数万辽东精锐激战,恐怕也没几分胜算呢,非但救不出郭嘉,自己也要搭进去呢!

    因此上,萧逸来了一个‘偷天换日、顺水推舟’,让大牛、马六统领步兵主力,从陆路救援临渝大营,一路上大张旗鼓的行军,吸引公孙度的注意力!

    玄甲军则前往无终山,利用一百八十里的奉孝渠,坐船从水路救援临渝,一则节省了时间、六天之内可以到达,二则将士们不会疲惫,杀敌军一个措手不及!

    让马六、大牛另走一路,也是制约他们的野心,以免二人联合众将领,来一个‘临阵兵变、举肩为王’,届时木已成舟,萧逸不造反也不成了,历史上多少英雄豪杰,都是被部将架上皇位的?

    就这样,人马分成了两路,一路故作疑兵、一路偷偷救援,一场翻天覆地的兵变,也被萧逸化解于无形中了!

    “大司马心怀忠义,以天下大事为重,让老夫佩服至极了,不过吗,面对天下权柄、九五之位,萧郎真的无心否?”

    在行军的过程中,贾诩偷偷的靠过来了,众将提议兵变之时,‘乱国毒士’也在人群中,还私下谋算了一番,认为萧逸此时起兵,当有七成以上胜算,只是背一些骂名罢了!

    没想萧逸力排众议,竟然放弃了大好机会,没有发动乱国之变,这让贾诩敬佩之余,也略略的有一些担心,生怕萧逸隐居这段时间,磨灭了夺取天下之心!

    “哈哈!-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此乃天下至理也,吾若行诡诈之道,纵然是江山在手,子孙也难保之长久,不如厚积德望、收拢人心,日后顺势而取之,开创万事不拔之基业,文和先生以为如何?”

    萧逸一阵的大笑,眼前的确是一个机会,可惜并不太成熟,如果强行夺取政权,势必失去天下人心,一个不得人心的政权,是绝对不会长久的,不见暴秦二世而亡吗?

    反正自己年未满三旬,还有大把的时间等待,在战争中积累威望,在施政中收取人心,等到时机成熟了,自己必然会出手--席卷九州、一统天下!

    “大司马-文武双全、雄才大略,纵然是与丞相大人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若顺天意人心而动,三十年后必然执掌天下!”

    贾诩满意的点点,又退到隐蔽处去了,一个能克制住野心,又懂得取舍之道的人,才是笑到最后的人-萧氏王朝,势必崛起!

    接下来,玄甲军一路疾行如风,在两天后到达了无终山,本想立刻乘船出发,去解临渝大营之困,没想遇到一点麻烦--守军不配合!

    ……………………………………………………………………………………………………………………

    “呜!--呜!呜”

    玄甲铁骑到来之后,派出使者前去联系,可守军没出来迎接,反而吹响了预警号角,还在壁垒上安排了弓箭手,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

    片刻之后,营内冲出一队人马,阻拦住了前进道路,为首一员彪悍大将,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手持雁翅大刀,坐下一匹乌龙驹,正是无终山守将-曹胤,一个没有啥名气,却大有来历之人!

    世人皆知,曹操的祖父曹腾是一名宦官,自身没有生育能力,因此抱养夏侯氏之子,也就是曹操的生父-曹嵩!

    世人不知道的是,曹腾还有一位幼弟曹褒,在兄长的提携之下,曾经做过颖川太守,先生了长子-曹炽,也就是曹仁、曹纯的父亲,后在花甲之年又生一个儿子-曹胤,因为是老来得子,故而倍加疼爱!

    从辈分上来论的话,曹胤还是曹操的小叔父呢,生的孔武有力,喜欢舞枪弄棒,一身武艺不在曹仁、曹纯之下,只是自幼多受宠爱,性子极为的高傲!

    最近几年,曹操大力栽培宗族子弟,以此来平衡军方力量,故而把曹胤招入军中,相待甚是亲厚,还担任了无终山守将,负责船只、粮草的调配,一是磨砺他急傲的性子,日后也好提拔重用,像曹仁、曹纯一样执掌兵马!

    二是多少混上一些军功,等到班师回朝之后,就给曹胤封大将、赐侯爵,让他一世荣华富贵,也算对得起曹家祖先了!

    没想曹胤上任之后,飞扬跋扈、目中无人,还喜欢四处揽权,该管的他要管,不该管的也管,弄的是鸡飞狗跳,人们顾及他的特殊身份,只好处处退让着,反而让他越发娇纵起来了!

    “哒!--哒!哒!”

    “末将们参见大司马-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片刻之后,萧逸催马上前,小黑脸上满是怒气,救兵犹如救火,现在耽误一刻钟,就可能导致前线兵败,这种情况下遇到阻挠,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看到大司马的身影,守营的将军、校尉纷纷下马行礼,唯有曹胤端坐不动,还把鼻孔仰上天了,萧逸是曹操的女婿,自己是曹操的叔父,按照辈分来说,对方应该下跪请安才对呢!

    “辽东军偷袭临渝大营,玄甲军顺水路救援,还请曹将军安排船只,以免耽误了前方战事!”

    “兵马调动乃是大事,既言支援临渝大营,可有丞相大人的手令吗?”

    “没有!”

    “既然没有丞相手令,可有调兵的金麟令符?”

    “也没有!”

    “本将军奉命守营,不见丞相大人手令,绝不调拨一艘船只,大司马还是请回吧!”

    “前方十万火急,一刻也耽搁不得,还请速速的调拨船只,丞相大人若是责问,我自会解释清除的!”

    ………………………………

    念在对方特殊身份,萧逸一直压制火气,以好言相劝告之,可是一双幽冥般的眸子中,已经透出谈谈的杀机了!

    “嘿嘿!--无终山囤积无数粮草,乃是几十万大军的命脉,如今丞相大人远在辽西,大司马没有任何手令,就突然领兵前来,莫非别有居心吗?”

    曹胤一横手中大刀,就是不肯让出道路,萧逸、曹操之间的矛盾,他也略知一二的,担心对方起兵反叛,要截断辽西大军的退路,故而态度极为强硬!

    何况前方传来都是捷报,并没有不利的消息,也没见一个求援使者,对方远在渔阳郡隐居,如何知道前线有难呢,这更加重了他的怀疑!

    当然了,曹胤也听说过,大司马专横霸道、杀人如麻,有名的腹黑心狠,可他杀的都是一些敌将,或者卑微之辈,自己是宗族将领,又是丞相的小叔父,他还敢放肆不成?

    “哈哈!-将军忠于职守,真是让人佩服呀,难怪丞相大人委以重任,本大司马领兵前来,岂能没有手令呢,刚才不过戏言相试尔!”

    萧逸突然展颜一笑,露出两个大酒窝,还轻轻摸一下鼻子,把手伸入了怀中,似乎要取出一份手令……

    “哦?-你真的有丞相大人的--嗖!”

    曹胤伸长了脖子,想看看是真是假,那知他等来的不是手令,而是一柄锋利宝刀,萧逸瞬间拔出贪狼刀,一招砍掉了对方头颅,鲜血喷涌、死尸落马,众人目瞪口呆……

    “此人贻误军机,已经当场处决,其余将校听我军令,立刻准备船只、粮草,运送大军前往临渝,再有违抗者,此人就是榜样!”

    萧逸手持贪狼刀,命令着守军将领,言语间杀气腾腾,老虎不发威,以为我是病猫呢!

    “谨遵大司马号令--准备船只,救援临渝!”

    丞相大人的小叔父,都被一刀斩杀了,守营将校们无不胆寒,连忙的行跪拜大礼,而后跑下去准备船只了,玄甲铁骑也顺利进入大营……

    一刀挥出,人头落地,前进的道路畅通了,可是萧逸与曹氏间的裂痕,也是越来越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