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9章 水源断绝,陷入绝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呼!--呼!呼!”

    “吼!--吼!吼!”

    ……………………

    阴云四合、遮天蔽日,狂风怒吼、黄沙飞舞……仿佛无数条土黄色巨龙,在天地间肆无忌惮的游走,又好似万千鬼魂在放声哭泣,要把人拖入地狱深渊中,一时之间,天地为之失色,鬼神为之哀嚎!

    在狂风的肆虐之下,个体是极为渺小的,只有紧紧的团结一起,才有机会存活下来,驼队摆在了外围,骡马放在了中间,将士们头裹纱布、身披毛毡,全躲在战马的肚子下,彼此手挽着手,齐心合力、共抗暴风!

    风沙犹如一把把小刀子,割的皮肤生痛无比,出现了一条条的血痕,还夹杂着鸡蛋大小的砂石,一旦砸在人马身上,就像挨了一记重锤,轻则大片淤青,重则口吐鲜血,甚至命中要害、直接丧命!

    与身体上的痛苦相比,心中的恐惧更加可怕,将士们的眼耳口鼻,全都被风沙堵住了,难以视物、呼吸困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除了可怕的狂风怒吼,更是听不到任何声响了!

    “啊!--我受不了了,我要回家去,统统的下地狱吧!”

    ………………

    在这种情况之下,就是身经百战的勇士,也难免的生出恐惧之心,进而整个意志都崩溃了,不时有士兵脱离了队列,嚎叫着冲进了风沙中,而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相对来说,外围的骆驼队就好多了,这些大家伙性格温和,却又不失勇敢,长期生活在沙漠中,有对抗大风暴的经验,它们不鸣不叫、放慢呼吸,紧紧的组成了一道驼城,保护着里面的将士们,真是功不可没!

    ……………………………………………………………………………………

    狂风整整的肆虐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才慢慢的平息下来,周围情况也来了一个大变样,沙丘变成了平地,平地吹成了深坑,深坑又填成新的沙丘--天地之力,恐怖如斯!

    “呼呼!-我还活着呢,活着真是好呀!”

    “呸呸!-老子差点被活埋了,今日大难不死,他朝必有后福!”

    “丞相大人在那里--快点找到丞相大人呀!”

    ……………………………………

    日出东方,普照万物,大地又恢复了平静,一个个小沙包拱起来,露出了幸存的将士们,浑身尘土,面目难辨,却是高兴的欢呼不止,活下来的感觉真好呀!

    欢呼几声之后,人们开始四处挖掘了,寻找被风沙掩埋的同伴,对昏迷者全力施救,尤其是丞相大人的下落,更是重中之重呢,当今的大汉天下,可以一年没有小皇帝,不能一日没有曹丞相!

    一旦曹操出现了意外,曹营就会四分五裂,中原也要陷入混乱中,届时刀兵四起、杀伐不断,天下苍生涂炭,百姓苦不堪言!

    经过一番仔细的搜索,最后在一处土涯下面,找到了曹操的身影,除了满面尘土,精神疲惫之外,这位丞相大人毫发未伤……

    一则,曹操身裹四层毛毡,护住了各处要害,又躲在一处土涯下面,还挖了一个小型庇护所,安全性相对较高,起码不会被风沙活埋!

    二则,许褚带着数十名勇士,身披铁甲、手持盾牌,彼此用铁链连接着,硬是在狂风中坚守一夜,挡住了飞来的砂石,其中数人手握铁枪、死而不倒,称得上忠烈无比!

    接下来,将士们四处搜寻,救援被掩埋的战友们,既有大难不死,相拥而泣的欢喜,也有人鬼殊途,抚尸大哭的痛苦,还有一些士兵无影无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总体来说,因为转移的及时,躲避的方法正确,人员的伤亡并不大,约有三千多人丧命,一千多人失踪,约占大军的二十分之一,这在大型暴风之下,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骆驼、骡马的损失也不大,动物们虽说蠢笨一些,却是团结一心、共抗灾难,这一点上说,人就远远不如动物了,因为人皆有私心,生死面前、斤斤计较!

    “呜!--呜!呜!”

    苍凉的号角响起,召集四散的将士们,聚集一处,重整队形,一面破败不堪的杏黄色大纛旗,也高高的举了起来,左右挥舞,振奋士气,无论经历多少磨难--大汉军魂,永世不灭!

    人马整顿一番之后,离开了几乎被填平的洼地,试图回到原来的大营,可是四处寻找之后,人们惊讶的发现,大营已经消失不见了!

    在狂风的肆虐下,旌旗、栏杆、帐篷、锅灶……全吹的无影无踪了,原本方圆十余里的大营,也被厚厚的黄沙覆盖了,可以想像的到,如果人马没有撤出去,又会是一个什么下场--全军覆灭,无一幸免!

    “嗖!嗖!--刷!刷!”

    “快点把物资挖出来,没有了这些后勤补给,大军如何征战呢?”

    ……………………

    来不及感怀了,将士们冲上了沙丘,就像一只只的土拨鼠,用双手拼命的挖掘着,大营可以舍弃掉,物资却不能没有,尤其是军械、粮草、清水,乃是八万人马的命脉之物!

    曹操、程昱、刘晔以及一众将军们,同样的心急如焚,经过十几天的艰辛跋涉,五百里绝地已过大半了,眼看就要逼近敌巢-柳城,没想遇到一场大风暴,莫非是苍天不祐吗?

    经过大半天的挖掘,人们总算找到一些东西,军械大都是钢铁之物,份量比较沉重的,又都捆绑在一起,故而损失的最小了,只是被黄沙掩埋而已,清理之后不耽误使用!

    粮草却是损失惨重了,五百里黄沙瀚海,没有草木可以煮饭,故而携带了大量肉脯、干菜、炒面、炒米,结果被风沙吹散无数,幸存的只有十之三四,大军恐怕要饿肚子了!

    人不吃饭可以活一个月,不喝水则七天必死,五百里绝地缺乏水源,曹军准备了一千多辆大车,以木桶存储清水,供应人马、骆驼沿途饮用,因为转移的太仓促了,车辆来不及驱赶走,全遗留在了大营之中!

    一夜狂风过后,车辆全部掀翻、掩埋在黄沙之下了,木桶也被砂石打碎,清水流淌殆尽,能够幸存下来,又被人们找到的水桶,百中不足一二,也就是说,曹军的水源断绝了!

    黄沙漫漫,未见尽头,大营倾覆,水源断绝,此情此景之下,数万将士寂静无声,人人浑身颤抖,面如死灰,心中反复回荡两个字--“完了!”

    没有了大营、帐篷,还能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反正夏天也不怕寒冷了;没有了粮草补给,可以斩杀骡马、骆驼,好歹也能支撑下去,若是没有了水源,不出两天时间,就会干渴难耐、全军崩溃了!

    有人不禁要问了,既然可以杀骡马、骆驼吃肉,也能饮其鲜血呀,怎么会活活渴死呢?

    这要普及一个常识了,动物以及人的鲜血,味道非常的咸涩,万般无奈之时,可以饮上几口救命,却不能大量、长期的饮用,那样只会越喝越渴,最后活活的脱水而死!

    再说了,如果把战马全都杀光了,曹军走出沙漠之后,如何在平原旷野上,与乌丸、鲜卑的铁骑交锋呢,那不是白白的送死吗?

    “呜呜!-没有了水源,我们走不出这片大漠,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活活渴死了!”

    “我还有老婆孩子、父母亲人,如果死在这里了,谁来照顾他们呢?”

    “明明是一条死路,非要一头撞上来,是谁坑了大家伙,把该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

    刚刚的死里逃生,又陷入绝境之中,将士们充满了哀怨之气,又变成了冲天怒气,如果不疏导一下情绪,恐怕要引起兵变呢?

    一旦大军失去了控制,恐怕就要自相残杀了,那个时候吗,谁还管什么校尉、将军以及丞相呢,统统的一刀砍死罢了,乱兵见血,无法无天!

    “属下引路无能,致使大军陷入困境,情愿割取项上人头,向丞相大人以及将士们赔罪!”

    田畴面如死灰,双膝跪地请罪,本想领大军出卢龙口,越过五百里绝地,一举拿下乌丸老巢-柳城,进而平定辽西、辽东!

    没想到天公不作美,竟然罕见的大风暴,人马死伤惨重不说,粮草、水源也几乎断绝了,八万大军陷入绝境之中,自己身为向导官,唯有以死谢罪了!

    “子泰先生历尽艰辛,引领大军讨伐蛮夷,又事先发出了预警,让大军躲避过了风暴,非但无罪,反而有功--至于眼前的困境吗,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曹操脸色阴晴不定,几次握住倚天宝剑,又都放松了下来,双手搀扶起了田畴,以好言相抚慰,让他不要太过自责了!

    如果杀一个向导官,可以缓解将士的怨气,曹操绝不会手软的,问题是,这个责任太过重大了,田畴的一颗项上人头,远远起不到作用,既然杀之无益,又何必滥杀无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