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7章 劳师远征,长途跋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建安六年-春,三月初六,二十万曹军拔营起寨,经过河间、广阳、渔阳……一路来到了右北平郡,人马驻扎在无终城,并以之为大本营,积蓄粮草、征调民夫,准备一举荡平辽东诸郡!

    二十天以后,一切准备就绪了,曹操择吉日、摘良辰,亲自登上点将台,举行了盛大的出征仪式,并杀青牛、白马祭祀天地、神灵,保佑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紧接着,大将徐晃为先锋,张郃、高览为二队,曹操亲领中军,夏侯兄弟为后援……各部依次而行,开始远征辽东,那真是人如猛虎,马似蛟龙,盔明甲亮,士气旺盛……而他们首先面对的,就是‘辽西走廊!’

    辽西走廊--北依松山,南靠渤海,全长四百余里,宽处三四十里,窄处仅仅数里,地势从西北向东南倾斜,沿途丘陵起伏,孤山矗立,乃是东北、华北两大平原之间的要道,也是兵家必争之地!

    曹军的计划是,迅速的通过辽西走廊,利用兵力上的优势,攻克乌丸人、鲜卑人的大本营-柳城,解决掉两个游牧部落后,再攻击辽东诸郡,一举消灭公孙家族,不过吗,辽西走廊,并不好走!

    “哆啰啰!哆啰啰!--一会刮大风,一会下冰雹,这是什么鬼天气,爷爷的鼻子快冻掉了!”

    “呸!呸!--又苦又咸又涩,里面还有好多沙子,这水是人喝的吗,牲畜都不愿意喝!”

    “走了好几天路了,一个百姓也没看到,这里莫非是绝域吗,前面又没有路了,大队人马怎么走呀?”

    ………………………………

    大军出来没几天,情况就急转直下,原本盔明甲亮的威武之师,全变成了黄了吧唧的泥人,将士们疲惫不堪、唉声叹气,走路直打晃,睡觉做噩梦,士气也是一落千丈!

    将领们也是眉头紧皱、叹息不止,出发前他们预计过,会遇到一些困难的,没想到困难如此大,完全超出了想象,总结起来三条:天寒、缺水、路难!

    天寒--已经是四月份了,中原大地阳光明媚、春暖花开,百姓们也换上了单衣,开始锄草、捉虫、浇水……用心的伺候庄稼,可是辽西、辽东地区呢,依旧是冰天雪地、寒风刺骨,曹军穿着春装出发的,只冻的脸色发紫、手脚抽筋,兵器都握不住了,又如何打仗呢?

    辽西地区除了寒冷,气候也很是怪异,时而狂风骤起,黄沙满天;时而大雾弥漫,不见人影;冰雹都有鸡蛋大小,砸的盔甲叮当做响,将士、战马更是受伤无数呢!

    缺水--准确说是缺乏淡水,辽西走廊依山靠海,东边是松山山脉,地下为岩石板块,打井极为困难,掘地二三十丈也找不到水,靠着少量的河流、山泉,无法供给二十万大军,再说河流也搬不走呀!

    西边是渤海海湾,因为海水渗透原因,到处都是盐碱地,这里挖出来的水,又咸又苦又涩,人畜难以饮用,就算勉强喝下去了,也会泻肚拉稀的,因此军中病号剧增,战斗力直线下降!

    路难--应该说没路才对,辽西走廊-天寒地冻,土硬水咸,无论是农耕民族,还是游牧民族,都不愿意前来居住,几百里没有人烟,自然也就没道路了,只有丘陵、山谷、泥潭、树林…………

    曹军二十万之众,加上随军的民夫、马匹,每天消耗极为巨大,因此准备了几千车辆,负责运输粮草、淡水之用,可是前面无路,车辆如何行使呢?

    因此上,曹军只能砍伐树木、搬运土石,修筑宽阔的军道,修一程,走一程,多则十余里,少则两三里,原地踏步也是有的,按照这个速度推进,三个月也走不出辽西走廊!

    “隆!隆!……呜!呜!”

    宛如长龙的队伍之中,竖着一面杏黄色帅旗,在风沙的吹拂下,已经变成土灰色了,曹操全身戎装,手持倚天宝剑,坐骑‘爪黄飞电’,观看着缓慢行进的大军,不禁露出了忧愁之色!

    作为大汉丞相、三军统帅,曹操没有躲在暖车中,也没享受特殊待遇,而是身披甲胄、顶风冒寒,走险路、喝咸水,与将士们同甘共苦,以此来激励三军士气!

    “辽东天寒地冻,道路艰难,沿途人烟稀少,粮草征集困难,若是早知道如此,老夫断不至此地呀!”

    曹操年老体衰,每天累的精疲力竭,头疾又时时发作,真是苦不堪言呢,心中颇有懊悔之意!

    对于辽东这块土地,奸雄是势在必得的,也不后悔劳师远征,他真正懊悔的是统帅,如果萧逸还在身边,那用到着自己出马呢?

    以往的战争当中,曹操都是坐镇中军、指挥大局,郭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至于冲锋陷阵、浴血厮杀的事情,全部交付给萧逸,三人齐心合力,无往不胜!

    可惜呀,因为自己疑心太重,又做事过于急躁,解除了萧逸的大半兵权,并排挤出了辽东现场,以至没有帅才可用,只能以五十岁高龄,亲自冲锋陷阵,这也是自作自受吧!

    至于夏侯惇、夏侯渊、徐晃、张郃、高览……这些人,只是骁勇之将,并非英明之帅,难以承担重任呀!

    曹操的烦恼不止于此,萧逸隐居山野,等于没有一条左膀,而右臂也出问题了,自己最倚重的谋士-郭嘉,也突然的病倒了!

    郭嘉本就身体虚弱,全靠着服用金丹,勉强的处理军务,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药量也越来越大了,以前一天三四颗,现在起码十颗以上,可是人体潜力有限,这样的压榨之下,几乎是油尽灯枯了!

    尤其是远征以来,天寒地冻、水土不服,强壮的武将们都受不了,何况郭嘉一个书生呢,上吐下泻,高烧不退,人也更加消瘦了!

    第一谋士病倒了,曹操是心急如焚,把自己的暖车给了郭嘉乘坐,又安排了十几个郎中,日夜的守候身旁,自己也是时时探视,生怕有难言之事发生!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今时今日的困境,皆是老夫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啊呀!”

    内忧外患之下,曹操心急如焚,只觉的头领内一阵剧痛,就像有千根钢针在扎,眼前一阵的迷糊后,顺着马脖子栽下去了……

    “丞相大人小心……嗖嗒……快快的叫郎中过来!”

    虎痴-许褚护卫身旁,急忙的扶了一把,曹操才没有摔下去,将领、亲兵们也围拢上来,人人吓出一身冷汗,丞相大人有个三长两短,那就天塌地陷了!

    “老夫没有大碍,只是略感疲惫罢了,大家不必担心了,此事更不许声张,违令者--斩!”

    曹操休息一会儿,又饮了几口药酒,逐渐的缓醒过来了,虽然头痛欲裂,还是硬挤出几缕笑容,以免的动摇军心!

    不过曹操也知道,如此缓慢的行军,数月才能到柳城,乌丸人、鲜卑人早就桃之夭夭了,就算敌人没有逃跑,也肯定秣兵历马,做好了决战准备,曹军长途跋涉、疲惫不堪,恐怕三成胜算也没有,必须改变进军计划了?

    ……………………………………………………………………

    深夜-中军大帐,曹操不顾鞍马劳顿,强行支撑着病体,召集文武商议军机,郭嘉因为病情严重,故而没有通知,好让他安心的养病!

    出席会议的有程昱、刘晔、夏侯渊、夏侯惇、张郃、高览、李典、乐进……几十位文武重臣,因为长途行军,这些人也是灰土土脸、疲惫不堪,好几位还是带病参加的!

    “老夫谋划不周,以至大军陷入困境,诸位也跟着受苦了,心中甚是不安呀,待到大军凯旋之时,一定重重的赏赐!

    天寒地冻,人困马乏,粮草也运送困难,大军难以克敌制胜,诸位有何良策,还望不吝赐教,老夫一定虚心纳谏!”

    会议开始之后,曹操先自责一番,又安慰了众人情绪,而后询问进军之事,原来的计划行不通了,必须另谋良策才行!

    “丞相万金之躯,尚且披坚执锐,与将士们同甘共苦,我等又岂敢言累呢,不过吗,辽东一带的环境,的确恶劣至极呢!”

    “大军出发十几天了,不过推进五十余里,而且天寒、缺水、无路,将士们也是疲惫不堪,莫不如……暂且回兵吧!”

    “劳师远征,兵家大忌,不如退回右北平郡,在徐无、上垠、海阳……一线修筑长城,守住北疆也就是了,待到一统天下之后,再征讨辽东也不迟!”

    …………………………………………………………

    文臣武将纷纷开口,不是进军的良策,而是退兵的建议,这也不怪他们,曹军南征北战、东挡西杀,什么恶战没打过,什么苦楚没吃过,也称的上百战雄师了!

    可是辽东的情况,真的有点吃不消了,天气寒冷、水源匮乏、道路难行……敌人又无影无踪,取胜的把握太小了,如果继续进军的话,二十万人马有覆灭的危险!

    还有一个问题,大家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萧逸隐居山野、郭嘉病情沉重,没了一文一武辅佐,让众人心中发慌呢!

    众人一致主张退兵,曹操也犹豫起来了,进军吧-环境过于恶劣,没有取胜把握,退兵吧-远征半途而废,又恐世人笑话,究竟如何是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