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 隐忍不发,以退为进!
    ,精彩无弹窗免费!

    “飞鸟未尽,良弓先藏,曹丞相如此做法,未免有失厚道了,萧郎何不据理力争,拒绝交出兵马呢?”

    “道理也比不过刀枪,咱们起兵造反、自立为王算了,也免的像韩信一样-狡兔死、走狗烹!”

    ………………………………

    深夜-小道观-大殿中,萧逸盘膝而坐,默默的沉思大事,马六、大牛分立两旁,对于削除兵权之事,表现的异常愤怒,对前途也很担忧,邓艾、郝昭守在大门口,防止有人偷听谈话!

    萧逸投奔曹营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军功无人可比,不客气的说,曹家的一半江山,都是萧逸打下来的,如今却受到了猜忌,还要削除一半兵权,马六、大牛自然愤怒了,甚至提出了起兵反叛!

    一方面,是担心曹操步步进逼,夺走剩下的兵马,再把三人拆散开来,一个个的收拾掉,那样就性命难保了!

    另一方面,二人心中也明白,萧逸心怀大志,绝不会久居人下的,既然早晚要造反,不如现在就动手,来一个先下手为强!

    “曹家树大根深,急切间难以动摇,起兵造反之事吗,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行此下策,咱们还是徐徐图之吧!”

    脱离曹营、自立为王的事情,萧逸不是没考虑过,还有一个具体方案呢,玄甲军、陷阵营、丹阳兵、陌刀兵几支人马,就驻扎在蓟城附近,而且呼之即至,对自己唯命是从!

    连夜聚集人马,直奔河间郡而去,偷袭曹军大本营,杀掉曹家父子,降伏文武重臣,而后挥师南下,先取邺城、再占许昌,进而席卷中原大地,只要策划机密一些,应该有四成胜算!

    就算偷袭不成功,自己也能挥师西进,稳稳的占据关中,以并州、凉州为两翼,再联络匈奴人、西羌人,形成割据之势,立于不败之地!

    别看萧逸交出了‘金麟令牌’,可是多年征战沙场,积累的威望还在呢,只要他振臂一呼,必然是从者如云,军中还有典韦、小斌、曹性、高顺……这些心腹人,别说是杀曹家父子,就是杀皇帝也不含糊!

    计划想的不错,执行却很困难,因为有三大理由,让萧逸难下决心,只好乖乖交出兵权,做一次‘忠臣’了……

    其一,自己投效曹营十年,彼此牵扯的太深了,曹操是岳父,曹节是妻子,曹丕、曹植、曹彰是小舅子,还有郭嘉、程昱、荀彧、荀攸……一大群知心朋友、生死战友!

    一旦自己发起叛乱,就要与众人决裂了,爱情、亲情、友情……瞬间灰飞烟灭,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萧逸宁愿失去荣华富贵,也不想做孤家寡人!

    其二,曹军远征辽东的话,最佳路线是走渤海郡、右北平郡……而后直奔辽西走廊,白天的谈话中得知,曹操舍近求远,偏偏驻扎在河间郡,距离渔阳郡非常近,这说明奸雄做好准备了!

    如果萧逸交出兵权,那就平安无事了,相反的,一旦生出了贰心、起兵发动叛乱,河间郡的二十万曹军,就会压顶而来了,一场激战下来,胜负难以预料呢?

    其三,自己的几位夫人、妹妹、儿子,以及大牛、高顺、典韦、小斌、曹性……一众将领的妻子儿女,全都居住在许昌城中,也就是曹军的监视之下!

    一旦自己发动反叛,家属必然会遭殃的,轻则圈禁起来,作为讨价还价的人质;重则压往城外,全部人头落地,曹操乱世奸雄,杀起自己的女儿、外孙,也绝不会手软半分!

    考虑到以上三点,萧逸才隐忍怒气,痛快的交出了兵权,再说了,大丈夫能屈能伸,锋芒毕露也不是好事,退后一步、静下心来、慢慢思考,高山上看不清楚的,低谷中反而会想明白!

    “如果曹丞相步步紧逼,非要置我们于死地,又该如何是好呢,难不成引颈受戮吗?”

    萧逸心存顾虑,不愿起兵反叛,马六、大牛也没有办法,可他们还是不放心,乱世奸雄的手段,可是相当毒辣呢!

    “你们放心吧,丞相做事自有分寸,绝不会斩尽杀绝,寒了三军将士之心,那不是自毁长城吗?”

    萧逸心中明白,曹操削减自己的兵权,只是平衡内部势力,以免得尾大不掉,继承人难以掌控罢了,并不是要杀戮功臣!

    当然了,万事没有绝对,曹操真大开杀戒,萧逸也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早做准备才是,故而下达两道命令:

    一是暗令玄甲军、陷阵营、陌刀兵、丹阳兵……各部人马,秘密集结,外松内紧,做好战斗的准备,奸雄真的步步紧逼,自己也只好出兵迎战了!

    二是派出心腹之人,日夜兼程回许昌城,把一枚银锭交给郭奕,让他暗中做好准备,随时带着全家人逃命,这是大军出征之时,萧逸设下的暗号--金锭平安,银锭预警!

    坏小子腹黑皮厚、机敏过人,虽说年纪轻了一些,却足以担当大事了,再加上小静的帮助,就算真的打起来了,也能保全家老小平安!

    接下来的日子,萧逸继续待在小道观,修心养性之余,静观时局变化,至于是起兵造反,还是握手言和,就看曹操的态度了!

    ………………………………………………………………………………

    河间郡位于冀、幽两州交界处,交通发达,沟通四方,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曹军北伐之后,大本营就驻扎于此,而且一待就是十多天!

    征战之事,兵贵神速,二十万大军征讨辽东,不从近处出发,反而绕远而行,将士们都疑惑不解,丞相大人久经沙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莫非另有隐情不成?

    与此同时,一条消息在军中传开了,说是曹丞相与大司马不和,要削夺其兵权呢,二人可能反目成仇、刀兵相向呢?

    一时之间,将士们惶恐不安,人人都在担心,曹军会不会自相残杀呢……直到使者-蒋干归来,答案才算揭晓了!

    “唉!-萧郎不恋权势,直接交出了兵马,真是胸襟广阔之人,老夫反而小家子气了,而且有伤功臣之心,真是后悔莫及呀!”

    中军大帐内,曹操一手拿着书信,一手握着金麟令牌,知道萧逸没有反叛,长出一口气的同时,也生出了懊悔之意,此事做的欠妥呀!

    自己派蒋干送信,本是投石问路,试一试萧逸的底线,原想有一番讨价还价,自己再退让一些利益,以示宽宏大度之心,也让众人心服口服!

    万没有想到,萧逸干净利落,拱手交出了兵权,这就让曹操陷入了尴尬,难免落一个‘鸟尽弓藏、刻薄寡恩’的骂名,有失天下人心呀!

    再说了,曹操一直坚信着,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萧逸绝不会反叛的,只想稍削其权、压其锐气,以后儿子上位之时,也能控制住这员名将,并不想赶尽杀绝!

    可惜弄巧成拙了,这一番举动下来,萧逸纵然不反叛,也难免心生怨气、离心离德,以后讨伐南方诸侯,辅佐曹氏继承人,恐怕会消极怠工呢!

    “萧郎心胸开阔,并非小肚鸡肠之人,等到大军凯旋之时,丞相效仿‘周文王访姜尚之事’,亲自到卧虎山一行,以重礼请贤出山!

    那个时候吗,高山流水,举杯对饮,推心置腹,指点江山,一切矛盾随风而逝了,萧郎也会出来统军,继续为丞相大人效力,堪称一段佳话呢!”

    郭嘉也在大帐中,安抚曹操的同时,手中紧握一封信,心中也颇为感动,萧逸让自己去卧虎山,说是有重事商议!

    其实郭嘉很明白,萧逸一定是从字迹上,判断出自己的病情了,名为入山相见、讨论军国大事,实则让自己留下,好好的修养身体,有这样的知心朋友,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可惜呀,自己身负军机重任,岂能入山修养身体,还是等大军凯旋之时,再去卧虎山一行吧,隐居山林、自由自在的日子,自己也是很向往的!

    “奉孝言之有理,平定辽东之后,老夫一定亲往卧虎山,登门谢罪、推心置腹,再不会行此孟浪之事了!

    以后安邦治国,还需一文一武辅佐呢,待到老夫百年之后,你们就是托孤之臣,辅佐后世之主,开创繁华盛世!“

    曹操频频点头,也做出了一个决定,日后辅助曹家子嗣,取代汉氏江山、开创曹家王朝的,非萧逸、郭嘉二人莫属了!

    接下来,曹操传令全军,拔营起寨继续北上,与幽州各军汇合之后,直接杀向辽西郡,争取在入冬之前,结束北方的一切战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