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5章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呼呼!-山如卧虎,河似盘龙,风云际会,气象万千,这里真是一块风水宝地,难怪出了英雄豪杰,就是道路难走一点,可是累死我了!”

    在两名士兵搀扶下,蒋干历尽辛苦,终于爬上了卧虎山,只累的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半天缓不过劲来!

    他本是一名说客,骑骏马、坐豪车、乘舟辑,游说四方诸侯,享受贵宾之礼,那里受过这个罪呦,腿脚走瘸了,衣服划破了……如果不是有人搀扶,差一点就半路殉国了!

    “小泥瓦匠快过来,你家大……大……下官见过大司马大人,失礼之处,多多见谅!”

    蒋干四处打探一番,没见到萧逸的踪影,只看到一个泥瓦匠,一手持瓦刀,一手拿碎石,正在修葺围墙呢,脸上还沾满了污泥!

    正要叫来询问,那知定睛一看,砌墙的正是萧逸本人,吓得他连忙躬身行礼,嘴巴裂的跟苦瓜一样,谁又能想得到,叱咤风云的鬼面萧郎,也会穿布衣、做粗活呢?

    “呵呵!-本是山野小道士,如今返璞归真罢了,子翼先生大驾光临,小道观真是蓬荜生辉,还请里面落座!”

    萧逸用清水净面、洗手,换了一身干净道袍,领着蒋干进入大殿,双方分宾主坐下,大牛、马六也走了出来,站立在萧逸身后,大弟子邓艾奉上银杏叶水!

    卧虎山有两株银杏树,已有千年树龄了,高有十余丈,粗需十人合围,一雄一雌,相伴而生,乃是山中精华所在,捡拾银杏的落叶,以山泉水冲泡,甘甜香浓,不逊名茶!

    长期饮用之下,还可以活血化瘀、润肺止咳,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萧逸收集了一些,藏在了床榻底下,没想到十年过去了,银杏叶没有腐烂,反而香味更浓了!

    “此处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真是修行的好地方呀……今天天气也很好,艳阳高照,白云飘飘……呵呵,这银杏水真是香甜,比起茶叶更胜一筹!”

    蒋干嘻嘻哈哈、说东道西,青山、绿水、白云全都说遍了,就是迟迟没提来意,因为今天要说的事,实在难以开口呢!

    “山野之物,胜在新鲜罢了,子翼先生既然喜欢,那就带一些回去吧,长期饮用有益身心!”

    萧逸气定神闲,明知对方心中有事,就是不开口询问,如此才能掌握主动!

    “唉!--看在往日交情份上,还请大司马手下留情,好歹让我活着回去,家中上有白发老娘,下有三岁幼儿!”

    蒋干喝了三碗银杏水,涨的小肚子溜圆,终于是绷不住劲了,从怀中掏出三样东西……

    一份封赏诏书:是以大汉朝廷的名义,把渔阳、上谷、广阳三郡城池,作为萧逸的私人封地,以表彰他的无双战功,而且子孙传承、世袭罔替!

    这份赏赐相当之重了,要知道,大汉开国之初,汉高祖-刘邦分封子弟为王,一个诸侯国只有几郡城池,比如庶长子刘肥,封为齐王,获得了五郡、七十余城,侄子-刘濞为吴王,只有三郡、五十二城!

    到了汉景帝时期,朝廷直辖土地减少,生的皇子又太多了,只能缩小诸侯的封地了,比如中山靖王-刘胜,只有半个郡的封地,还是穷乡僻壤的山区,之后的汉室宗亲,一代比一代的封地小、日子穷,甚至没有了封地,只能织席贩履为生!

    相比较之下,萧逸一次获封三郡城池,乃是最近一二百年来,大汉朝绝无仅有之事,可谓荣宠至极了,不过吗,按照政治游戏规则,给一个甜枣之后,肯定还有一巴掌呢!

    一封书信,乃是曹操的亲笔,先是称赞一番萧逸,说他统兵征战、歼灭凶顽,有大功于社稷……而后笔锋一转,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让萧逸安抚百姓,不必参加辽东之战,再让高顺、于禁、张绣、蒋奇几部人马,直接听命于中军大帐!

    这就是一巴掌了,抽调四部人马,归于中军帐下,等于削了萧逸一半兵权,再放到冷板凳上,慢慢的远离权利中心,奸雄的政治手段,果然高超至极!

    最后是文武重臣的书信,言辞上大致相同,劝说萧逸以大局为重,不要抗拒丞相的命令,更不要有不臣之心,否则的话,中原大乱,苍生涂炭,他就是千古罪人!

    当然了,萧逸所受的委屈,大家心知肚明的,一定找机会向丞相进谏,在此之前,还望修身养性,做一个忠诚的臣子!

    送上书信之后,蒋干就紧闭双眼,等着挨刀子了,小道观在他的眼中,那就是阴曹地府了,典韦是勾魂使者,大牛、马六是牛头马面,萧逸则是坐镇地府,执掌生死的阎罗王!

    不过吗,蒋干紧张了半响,迟迟没感觉到刀子,又摸摸自己的脑袋,还待在脖子上呢,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只见萧逸慢慢的翻阅书信,小黑脸上无喜无悲,平静的犹如一汪潭水!

    看到了郭嘉的书信,萧逸这才皱了皱眉头,不是因为内容,而是为了字迹,常言道:‘人如其字,字如其人’,从一个人的笔迹上,可以看出喜怒、性格、健康--以及内心善恶!

    比如说,字迹端正之人,必然心胸开阔、做事沉稳;字迹潦草者,则是脾气急躁、遇事轻浮,还有字迹倾斜者,往往为人阴险、手段毒辣,因此上,大智慧者看一个人的书信,就能推测对方的情况!

    郭嘉的字迹吗,龙飞凤舞,放荡不羁,说明他头脑聪明,不拘一格,又喜欢兵行险招,不过吗,字迹有一些轻浮、松散,犹如外强中干,说明身体状况不好,故而手腕气力不足!

    “丞相大人的兵马,如今驻扎在何处,郭祭酒是否随军,身体状况如何?”

    看完书信之后,萧逸没有发怒,更没有心情失落,反而询问大军驻地,以及郭嘉的身体?

    “丞相的二十万大军,已经到了河间郡,很快就要远征辽东,讨伐乌丸人、鲜卑人,郭祭酒也随军出征,身体平安无事,只是主持军中事务,每天很是劳累呢!”

    蒋干不敢隐瞒什么,只要大司马不发怒,自己能平安回去,那就感天谢地了!

    萧逸微微点头,没在多问什么,而是取出笔墨纸砚,写了两封回信,一封是给曹操的,说自己身心疲惫,想要在卧虎山修养一阵,不愿过问军国大事了!

    第二封是给郭嘉的,希望他路过渔阳郡之时,顺道来卧虎山一趟,有重要的事情商议,至于远征辽东之事,可以让别人代劳!

    而后取出一枚‘金麟令牌’,放在了桌案上,这是官渡大战之时,萧逸千里救援,巧妙夺取黎阳城,截断了袁军归路,因功受到的奖赏,手握这枚令牌,就可以号令天下兵马,随意征讨四方!

    换而言之,萧逸现在交出令牌,就等于交出了兵权,从道理上来说,除了本部玄甲铁骑,再无法调动别的人马了!

    “大司马心胸开阔,以天下大局为重,真是一等一的英雄豪杰,下官佩服的五体投地!”

    看着金麟令牌,蒋干离开了座位,双膝跪地,大礼参拜,感动的热泪盈眶!

    在送信的路上,蒋干还在考虑着呢,得知削掉兵权之事,萧逸是拒不听令,还是起兵造反,真出现这种情况,自己又该何去何从,曹、萧两方势力,到底投靠那一边呢?

    反复思考之后,蒋干惊讶的发现,自己多半会投靠萧逸,一旦双方刀兵相向,曹操的威望、军队、地盘更多一些,开战前期会有一定优势,速胜却是不可能的!

    萧逸的实力弱一些,却胜在潜力深厚,而且年轻曹操二十岁,只要长久消耗下去,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不过吗,曹操、萧逸都是英雄豪杰,一旦发生激烈火拼,必然尸山血海,死伤无数!

    没有想到的是,萧逸既没抗拒命令,也没起兵造反,反而痛快的交出兵权,这样的心胸魄力,岂能不让人钦佩呢?

    “没有别的事情,子翼先生请回吧,再告诉丞相大人,安心征战,后方无忧,我会在卧虎山上,等候大军凯旋的消息!”

    萧逸摆摆手,转身走向了后堂,背影虽然落寞,腰板依旧笔挺,无论何时何地,鬼面萧郎雄风不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