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若问何滋味,酸甜苦辣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滔滔盘龙河,巍巍卧虎山,

    风景美如画,气势雄万千,

    游子十年归,观之人黯然,

    若问何滋味,酸甜苦辣咸!

    盘龙河畔,海棠盛开,花开花落,年复一年,那是与小女王相遇、以及嬉戏玩耍的地方,手臂上的牙印依旧留存,小佳人却不知在何地,多方寻找也毫无音讯,或许嫁做人妇、已为人母了吧,初恋回忆,令人心酸!

    小溪潺潺,清澈见底,游鱼成群,自由自在,那是自己穿越过来,遇到大黑狼的地方,一场生死搏斗下来,自己咬死了饿狼,又被老道师傅救下,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关怀之殷,滋味甘甜!

    山路崎岖,遍布荆棘,大小碎石,不计其数,那是自己练功的地方,在老道师傅的监督下,每天扛着数百斤的巨石,上窜下跳,汗出如雨,练出一身惊人神力,也吃尽了各种苦头!

    ……………………………………

    萧逸带着兄弟、夫人、徒弟,沿着崎岖的小路,返回山上小道观,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忆起许多往事,酸甜苦辣咸聚齐,心情格外的复杂,至于随行数千人马,则留在了山脚下,无事登山者--斩!

    小道观是萧逸的老家,也是心中的圣地,不想被太多人打扰,更不想沾染了俗气,故而下了这道命令,自己也脱下了甲胄,换上一身阴阳水火道袍,左手牵马,右手提剑,与当年出山之时,几乎一样的装束!

    “咴!--咴!咴!

    ………………

    山上种有两亩粟米,本是小道观的口粮,十年没人打理,彻底的荒芜掉了,种子随风飘荡,遇到合适的土壤,就会生根发芽,竟然遍布半片山坡,与花草争夺养分,成为了野生植物!

    还有一片小菜园子,也是荒废至极、杂草丛生,‘白菜’嘶鸣了几声,欢快的跑了过去,它因为偷吃几颗白菜,才被萧逸抓住的,如今过着好吃好喝、妻妾成群的生活,那里是它的福地呀!

    山路走到了尽头,小道观出现眼前,黄土夯筑的围墙,历经十年的风雨洗礼,已经是残破不堪了,小木门还没有倒下,朱漆却脱落大半了,铜锁也是锈迹斑斑!

    “嗖!--咔嚓!咔嚓!”

    萧逸一块青石板下,掏出一枚青铜钥匙,纵然离开十年,回家的路还记着,钥匙也一直保存着,捅开铜锁,推开木门,迈进门槛……自己终于回家了!

    “咕咕!--咕咕!”

    庭院里遍布野草,足有半人多高了,间杂一些无名野花,迎风摇曳,清香阵阵,还有几只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雏,在其中捉虫觅食,见到人来也不害怕……

    萧逸离开之时,把报晓的大公鸡,与它的妻妾们放生了,看来它们没有远离,而是落户扎根、繁衍生息,已经不知第几代了,几乎变成了野鸡,羽毛非常的鲜艳!

    大殿还算是完整,只是大门、窗户、护栏都腐朽了,柱子还长出了蘑菇,发出一股阴霾的气味,太上老君像满是尘土,周围还结了蜘蛛网,看着很是可怜!

    后面是师徒二人的卧室,家具、用品、衣物……一切原封不动,只是满地尘埃,萧逸漫步其中,不禁双眼泪花,老道师傅洪亮、祥和的诵经声,仿佛又在耳边相似……

    “师傅呀--徒儿回来了,无愁子回来了--呜呜!”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尘垢不沾,俗相不染,

    虚空甯宓,混然无物,

    无有相生,难易相成,

    …………………………

    萧逸跪倒在地,嚎啕大哭不止,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终于回到了自己家中,又盘膝坐在蒲团上,默念了一段《清心咒》,怀念逝去的老道师傅!

    其实萧逸外出闯荡,傲视四方,纵横捭阖,只有他欺负别人,从未受过什么委屈,之所以大哭一场,无非是睹物思人,心怀感伤罢了!

    痛哭完了,感伤罢了,萧逸召集兄弟、夫人、徒弟,宣布回家后第一件大事……大家动手,打扫卫生!

    萧逸是大司马、无愁侯,也是小道观的掌门人,老道师傅英灵不散,知道小道观荒废至此,晚上肯定会来托梦的,狠狠教训一下不肖弟子,必须重整门户,才能让师傅息怒!

    说干就干,也不用工匠、民夫,就是在场的七个人、一匹马,利用现有的工具,分工合作,打扫卫生……

    萧逸、马六、大牛来到后山,上百年的松柏树,一剑就给砍断了,直接扛回小道观,扒皮、修整、破料……用来更换大门、窗户、围栏,甚至是立柱!

    他们常年练武,浑身力有千斤,一个人托着房梁,一个人抱着基座,最后一人就把立柱更换了,乃是名副其实的‘托梁换柱’,不让殷纣王专美于前!

    (真实的历史上,殷纣王并不是废物,而是聪明睿智、神力惊人的君主,可以一只手托起房梁,让工匠们更换柱子,只是过于自负、沉迷战功,弄得国力亏损严重,才让周人钻了空子,最后**身亡,也算很有骨气了!)

    而后掘泥土、搬运碎石,修葺外面的围墙,‘白菜’也没能闲着,负责从山下挑水,以及用蹄子和泥,这是它的老本行了!

    邓艾、郝昭蹲在院子里拔草,却不准伤害野花,因为师傅喜欢清香味,还要提取清水,擦拭各处尘土,对于这座神秘小道观,他们既敬畏、又好奇,颇有一种朝圣的心理呢!

    赵雨手提长枪,背负弓箭,到后山转悠了一圈,弄回来几只野鸡、野兔,还有一头半大野猪,放血、扒皮、架锅、熬煮,又扔进去一把野菜,为众人准备着饭食!

    稻香最是轻松了,就坐在卧室里面,捧着一本道家经典,用心的研读着,一点活也不用做,还能享受最好的饭菜,原因也很简单--小妮子中招了,肚子里有了小宝宝!

    从脉象上推断,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别人这个时候‘害喜’,都会吐的昏天黑地,稻香却一点事也没有,反而牙口倍棒、吃嘛嘛香,尤其喜欢吃肉食,因此人们猜测着,肚子里是一个贪吃鬼、小男孩!

    这让赵雨很羡慕,自己入门好几年了,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七妹妹‘得手’才几个月,这就一举中招了,因此上,她天天纠缠着稻香,询问女人怀孕的秘方!

    怀孕之事,鬼神莫测,有人是一枪中靶,也有人白白忙碌,谁又能说的清楚呢,稻香被纠缠不过,只好写了一个滋阴壮阳的方子,让赵雨熬好之后,一半自己服用,一半给夫君喝,晚上再‘勤快’一点,肯定会有娃娃的!

    这可就苦了萧逸,他本就年轻力壮、气血旺盛,每天被人捏着鼻子,硬灌一碗药汤下去,喝的双眼发红,浑身发烫,只能是夜夜笙歌、**巫山……狂奔在生娃的道路上!

    就这样,萧逸白天重新道观、打扫卫生,晚上怀抱美人、努力耕耘,每天还抽出一个时辰,诵读师傅留下的经典,从中感悟天地之理,思考未来的方向!

    朝观水东流,暮看日西坠,游荡山野间,闻遍百花香,这样的日子舒服极了,萧逸甚至想过,把老婆、情人、孩子们都接来,再辞去一切官职爵位,从此隐居山野算了,管他风起云涌、山河变色,谁家兴亡谁家败呢?

    可惜呀,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萧逸纵横天下,杀人如麻,又手握兵马重权,人到了这个地步,就是想退也不可能了!

    将士们不会答应的,因为大司马的荣辱,也关系着他们的富贵,大牛、马六、小斌、曹性、高顺、魏继、宋宪、于禁、蒋奇……太多太多的人了,全希望萧逸步步高升,甚至问鼎天下,而不是做一只闲云野鹤!

    还有刘表、刘备、刘璋、孙权、张鲁……以及乌丸人、鲜卑人、匈奴人,他们对萧逸怕的要死,也恨得要命,一旦知道萧逸解除了兵权,肯定会派人暗杀,鬼面萧郎一日不死,他们一日不得安寝呀!

    最大的危险则是曹操,奸雄心黑手狠,一向视萧逸为‘神剑’,持之在手,征战四方,既大胆重用、也小心防范,他宁可毁了这柄神剑,也不会轻易放手的,以免让别人得了去,转而危害曹家天下!

    ……………………………………………………………………………………

    “启禀大司马大人,蒋干先生从邺城来,已经到了山脚下,还带着丞相大人的书信!”

    美好总是短暂的,麻烦却如影随形,几天后的一个清晨,典韦突然上山来了,跪在门外禀告着……

    “蒋干突然来了,还有丞相大人书信,恐怕有大事发生呢……速速的请他上来吧!”

    “诺!”

    萧逸正在砌墙,手持着泥瓦刀,小脸上满是泥土,听完禀告之后,原本欢快的小脸上,顿时的晴转多云了,并想起一句话: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