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1章 奸雄的是非观,与众不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豨拜为钜鹿守,辞於淮阴侯,淮阴侯挈其手,辟左右与之步於庭,仰天叹曰:“子可与言乎?欲与子有言也。”

    豨曰:“唯将军令之”,淮阴侯曰:“公之所居,天下精兵处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矣;三至,必怒而自将,吾为公从中起,天下可图也……

    “君臣一体,自古所难,相国深荐,策拜登坛,沈沙决水,拔帜传餐,与汉汉重,归楚楚安,三分不议,伪游可叹?”

    ……………………………………

    邺城-大将军府-寝室之中,曹操头裹黄绫,身穿单衣,斜卧在软榻上面,脸上布满了病容,一只手轻敲着额头,用以减轻剧烈的头痛,另一只手紧握着竹简,赫然是《史记-淮阴侯列传》!

    榻前一个红泥小炉,上面放着黑陶罐子,里面烟雾缭绕、咕咕作响,散发出刺鼻的汤药味,二公子-曹丕蹲在地上,一遍轻摇着竹扇,监视汤药的火候,一边侧身观望父亲,满脸担忧的神色!

    虎痴-许褚身披铁甲,手持宝剑,站立在寝室门口,目光中的担忧之色,比起曹丕只高不低,另有上百名‘虎豹骑’,护卫在寝室四周,禁止一切闲杂之人靠近,以免影响到丞相大人休养!

    冬去春来,冰雪融化,大地重新焕发出了生机,人们也脱下厚厚的皮裘,换上了轻便的单衣,那知天有不测风云,一场‘倒春寒’的袭来,使得邺城附近气温骤降,很多人患上了伤寒病!

    曹操年近五旬,体魄大不如前了,加之日夜操劳军政,精力消耗的极大,寒气入侵,阴阳失调,也患上了伤寒病,又引发了头疾旧症,四肢乏力,头痛难耐,顿时倒在了床榻上!

    丞相大人病倒了,对于曹营集团来说,无异于地动山摇一般,万一出现不敢言之事,那就是天塌地陷了,文武重臣全都荒神了,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们一边封锁消息,以免动摇了人心,影响到前线的战事;一边四处寻找名医,为丞相大人诊治病体,军政事务也不敢禀告了,生怕影响到了病情!

    好在医生手段高超,又有珍贵的药材滋补,曹丕、曹植、曹彰日夜守候身旁,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曹操的病情总算稳定住了,众人这才长出一口气!

    日理万机习惯了,突然的悠闲下来,反而浑身难受,故而病情稍加好转,曹操就开始读书了,不负‘手不释卷、老而好学’之名!

    ”汤药煎熬好了,火候恰当,温度适宜,父亲大人饮用下去,身体必然恢复康健!“

    汤药熬好之后,曹丕盛到青花碗中,慢慢的端到了卧榻旁,自己先喝了两口,才服侍着父亲饮用,这叫做亲尝汤药!

    汉文帝侍母至孝,每次皇太后生病了,他都要守候榻边,亲自的煎熬汤药,然后亲口尝一尝,苦不苦、烫不烫,再端给母亲服用,此事流传朝野内外,称之为‘仁孝之君”,还列入了二十四孝,排在了第二位!

    自此以后,世人纷纷的效仿,凡是父母生病了,子女必须亲尝汤药,王侯将相、达官显贵更是如此,一是显示孝道,增加政治影响力,二是避免有人下毒谋害,为了争夺权利,骨肉相残不在少数呢!

    “吾儿日夜服侍、亲尝汤药,形容都消瘦了许多,还需好好休息才是,且莫熬坏了身子,日后还有大事要肩负呢!”

    曹操生性奸诈,从不相信任何人,此时也有些感动了,轻拍着次子的肩膀,一脸慈父般的关爱,言语中更是大有深意!

    “父亲身体违和,孩儿心痛如绞,恨不能以身代之,区区辛苦又算什么,惟愿父亲早日康复,也是天下苍生之福呢!”

    曹丕连忙跪倒在地,抱着父亲的双脚,一副唏嘘不已之态,目光却四处偷瞄,落在了旁边的竹简上,这卷《史记-淮阴侯列传》,父亲反复看了好几天,莫非有大事图谋吗?

    韩信是汉初三杰之一,辅佐了刘邦以后,破魏、灭赵、平齐、降燕……夺取了大片的土地,又统领着诸侯联军,逼迫楚霸王自刎乌江,为西汉王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惜呀,太平本是将军造,那有将军享太平,因为韩信的战功太高了,受到了汉高祖刘邦的猜忌,先是夺了韩信的兵权,把齐王改封为楚王,又设计擒回了长安,降爵为‘淮阴侯’,最后诓骗入未央宫,惨死在了妇人之手!

    如今天下大乱,诸侯争霸,曹操基本上统一北方,实力冠绝天下诸侯,堪比当初的汉高祖了,与此同时,萧逸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无论是文韬武略、功劳威望……比起一代兵仙韩信,也是不差分毫呢!

    汉高祖为了巩固皇权,暗中唆使自己的皇后,以毒计诱杀了韩信……同样的,曹操年事已高,身体也越来越差了,为了政权的顺利交接,会不会效仿汉高祖,也对功臣大肆清洗呢?

    想到了这里,曹丕表面不动声色,暗中吓出一身冷汗,真出现那种局面,自己是该全力阻止、还是落井下石呢,萧逸既有军事才能,又有政治头脑,真要是发生了决裂,曹家也未必稳胜呢!

    曹操一世奸雄,目光锐利无比,次子的一举一动,自然逃不出他的观察了,不过吗,奸雄却不以为意,他与常人的‘是非观’不同,如果曹丕是一个大孝子,自然再好不过了,可以培养成继承人!

    相反的,如果曹丕大奸似忠,用伪装欺骗了世人,也未必就是坏事呢,曹操一生欺骗过无数人,才有了现在这份功业,如果儿子骗过了自己,说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足矣保住曹家的江山了!

    说到底,曹操需要一个奸诈、能干的儿子,而不是一个孝顺、可爱的儿子!

    ……………………………………………………………………………………

    “恭喜丞相大人-身体康复,功业彪炳,前方有捷报传来,大司马神兵天降,一举拿下了蓟城,平定了大半个幽州!”

    “逆贼袁熙兵败逃亡,路上被豪强势力斩杀,人头也传送过来了,袁氏血脉断绝,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

    一阵疾速的脚步声中,郭嘉、程昱、毛玠、满宠、夏侯惇、夏侯渊……十几位文武重臣,相继走进了寝室,一个个面带笑容,还献上一个木匣子,里面放着袁熙的人头!

    收到萧逸的捷报后,他们立刻就跑来了,一是借着获胜大喜,冲散病晦之气,希望丞相大人早日康复,二是借机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进军方略,袁熙虽然死掉了,乌丸、鲜卑尚未平定,公孙家族还占据辽东呢!

    “哈哈!--袁氏烟消云散,河北大局定矣,待到平定辽东之后,老夫就挥师南下,踏平荆州、江东、汉中、益州,花花世界,万里江山,就尽归曹氏所有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曹操从床上一跃而起,对着捷报哈哈大笑,突然中途停下了,一股愁云凝聚心中……去了半个袁家,崛起一个萧氏!

    袁家奄奄一息,灭亡是早晚的事情,曹操并不担心什么,问题是,在平定河北的战争中,萧逸连战连捷,实力大增,隐约有分庭抗礼之势,让人寝食难安呢!

    多年以来,萧逸一直在经营关中,已经是根基牢固了,又西取凉州,降伏了西羌部落,北占并州,结交匈奴各部,再让他得了幽州全境,整个帝国的西北方面,可就被萧氏独占了,天下谁还能制约他呢?

    “咳咳!--萧郎占据了幽州西部,麾下锐气正盛,丞相可以赋予全权,再调拨兵马、军械、钱粮,一年半载之间,萧郎必然平定辽东,消灭乌丸、鲜卑两部人马!

    丞相则坐镇邺城,省去鞍马劳顿之苦,安心的修养身体,同时积蓄粮草,操练兵马,再训练出一支水军,为平定南方做好准备--咳咳!”

    郭嘉面色苍白,说话间咳嗽不断,萧逸北征幽州,曹操卧床修养,军中各种繁杂的事务,全压在他一个人肩上,每天很是疲惫的,最近也感染了伤寒病,身体很是不好呢!

    无奈之下,只好找到几个术士,暗中炼制了一些金丹,强行支撑虚弱的身体,处理繁杂的军政事务,问题是,金丹虽能振作精神,对身体伤害也极大!

    “萧郎转战各处,厮杀不断,已经很是疲惫了,老夫怜惜爱将,岂能让他再受辛苦呢,此番远征辽东之战,还是老夫亲自出马吧,也让边远异族看一看,大汉丞相的威风如何?

    奉孝身子虚弱,不耐颠簸之苦,这次不要随军出征了,留守在邺城大本营,好好的修养一下,日后大军踏平南方,还要倚重奉孝的谋略呢!”

    对于‘鬼才’的建议,曹操一向言听计从,这次沉思良久之后,却轻轻的摇起了头,一则辽东路远、风大、沙多……担心郭嘉的身体吃不消,若是出现了意外,可就悔之晚矣!

    二则,萧逸的功劳太大了,犹如当年的韩信,甚至更加的棘手,杀之天下大乱,抓之力不从心,只能全力的压制,徐徐的夺其兵权了!

    因此上,决不能让萧逸统兵,再立下新的功勋了,可是满营将校之中,又无人能担此重任,曹操只好拖着病体,强行的远征辽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