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0章 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哒!--哒!哒!”

    沿着蜿蜒曲折的密道,紫木公子、大肠管家高抬腿、轻落足,偷偷的回到了地下迷宫,为了安全起见呢,他们把耳朵贴在墙壁上,确定没有动静之后,这才一点点的推开了暗门,点燃了手中的火折子!

    迷宫内满地狼藉,金银珠宝、古玩字画四处丢弃着,与他们出逃时毫无区别,看来曹军搜遍了蓟城内外,还是没有找到迷宫入口,这让二人颇感欣慰,看来逃回来赌对了!

    迷宫是秘密修建的,知情人少之又少,仅是袁煕与几个心腹罢了,工程完毕之后,又把参与修建的官员、士兵、工匠……一千多人,全都用鸩酒毒杀了,尸体抛入深谷中,以免泄露迷宫的情况!

    迷宫内有大量的干粮、水源,又有隐蔽的通风口,足够二人躲藏一阵子,更加重要的是,这里的密道四通八达,通往刺史府很多地方,找到一个合适机会,也许能刺杀萧逸呢!

    不过吗,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几天的东躲西藏,即吃不好,又睡不好,让两个人疲惫不堪,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那有力气搞破坏呢?

    人在一个地方住久了,就轻易的不愿离开了,尤其是熟悉的环境中,可以给人一种安全感,因此迷宫的房间很多,紫木公子还是回到原住处,那里还有一幅画卷,离开时必须带走!

    小房间没有变化,被褥散乱、箱子敞开,满地的干粮、铜钱、酒坛子……画卷也挂在墙壁上,那是紫木公子根据记忆,亲手描绘出来的,一直携带在身边,激励自己勿忘仇恨!

    “该死的臭道士,早晚砍下你的头颅,生啖血肉,挫骨扬灰,让你永不超生……哈气!”

    习惯性的咒骂几句,紫木公子准备休息了,那知目光一瞥之间,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原来画卷的位置没变,上面的内容却变了,两句题词变成了四句:

    灭门之恨铭刻骨,血不流干死不休,

    是非恩怨皆因果,血债还须血来还!

    四句言辞,两人书写,前者笔迹阴柔,充满恨意,乃是紫木公子的旧作,后者如龙狂舞,杀气冲天,却是刚刚题上去的!

    由此可见,迷宫已经暴露了,有人进入过房间,看到了墙上的画卷,还留下了自己的墨宝,从字迹形态上来看,此人就是……

    “公子小心……呜呜……噗通!”

    正在惊慌失措之间,后面传来奇异响动,紫木公子急忙回身查看,只见大肠管家倒在地上,脖子反转扭曲着,大眼珠突出了框外,已经绝气身亡了,四肢仍在微微的抽搐!

    旁边站着一个人,头戴莲花宝冠,身穿阴阳道袍,小黑脸上挂着冷笑,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手中提着一柄短刀,与画卷上的人极为相似,只是更加成熟,也更加冷酷,正是大司马-萧逸!

    原来萧逸预料定了,紫木公子不会逃窜的,而是回来取走画卷,甚至是刺杀自己,故而来一招‘守株待兔’,每晚进入地下迷宫,等候仇人大驾光临!

    此事做的很机密,没有通知任何人,就连典韦、曹性、小斌也不知道,萧逸要靠自己的智慧、力量,报却血海深仇呢!

    苍天不负有心人,萧逸苦等了八个晚上,果然发现了仇人踪迹,这才果断的出手,扭断了大肠管家的脖子,当初的卧虎亭惨剧,这个坏蛋也有份的!

    “鬼面萧郎--十年未见,一向可好,我想你想的要命呢!”

    “紫木公子--一别十年,贵体安康,我也想你想的要死呀!”

    ………………………………

    二人互相凝视,目光极为复杂,仇恨、回忆、哀痛、失落……言辞难以描述,他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也是心心相印的‘朋友’,十年时间的追杀角逐,数千日夜的刻骨仇恨,这次该做一个了结!

    萧逸本是善良之人,有一个和蔼的师傅,有一群朴实的乡亲,蜗居在小道观里面,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因为紫木公子的陷害,师傅惨死,家乡毁灭,自己也走上了复仇之路!

    十年之间,南征北战,东挡西杀,立下了无数的功勋,也制造了滔天的杀戮,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萧逸未尝不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内心更是百虫噬咬、丑陋不堪,绝世杀神并不好做呀!

    作为罪魁祸首,紫木公子也不好过,老父惨死,妻妾离散,十几代人经营的家业,也被付之一炬了,十年来东躲西藏、提心吊胆,无数次在噩梦中惊醒,吓得嚎啕大哭不止,刚刚三十多岁的人,头发脱落过半,形容极为的憔悴!

    大肠管家跟随多年,名为主仆,实则兄弟,彼此相依为命,如今也身赴黄泉了,自己纵然活下去,也是孤苦无依了,回想当年之事,心中未尝没有悔恨,可惜无法回头了!

    事到如今,是非、对错、黑白、善恶……统统的不必说了,也说不清楚了,只有两个男人,一场生死较量,了结十年的恩怨,强者生,弱者死!

    “呜呜!……当年卧虎亭的事情,是我见利忘义在先,隔岸观火在后,致使河对岸的乡亲们,倒在了匈奴人的屠刀下,自己也落个家破人亡!

    我是罪孽深重之人,万死难赎其罪,还望大司马心存怜悯,给我留一具全尸吧,且有一个秘密做回报,这座迷宫下面还有一层,藏着无数的金银……你去死吧!”

    出乎意料的是,紫木公子扔下宝剑,双膝跪倒地上,一边痛哭流涕,忏悔以往罪孽,一边苦苦哀求,想要留个全尸,还说起了宝藏的事情!

    那知说到关键之处,他突然一跃而起,从怀中掏出一柄匕首,刺向了萧逸的心脏,快如闪电,猛如恶虎,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紫木公子本是奸诈之人,知道凭自己的武艺,绝不是‘天下第一勇士’的对手,故而跪地求饶,以此麻痹对方心理,而后突施辣手,想要反败为胜!

    “呵呵!--卑鄙小人,本性难改,今天就用你的献血,洗刷十年的仇恨吧!”

    萧逸狡猾如狐,早就暗中防范着呢,轻轻的躲开了匕首,反手拔出了贪狼刀,向对方的心口砍去……

    “嗖!--啪嗒!--哎呀!”

    ……………………

    紫木公子一击不中,再次狠狠的砍过去,却不是砍杀萧逸,而是墙壁上的油灯,灯火瞬间就熄灭了,密室里面一片漆黑!

    武艺、智慧、反应……紫木公子都落在下风,如果正大光明交手,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只有在黑暗掩护下,再仗着自己熟悉地形,才有一丝机会获胜,至少也能全身而退吧?

    问题是,萧逸是个射雕手,除了目光锐利,耳朵也很灵敏,听声辨物,从无差错,纵然是在黑暗之中,也一连挥出了三刀,刀刀命中目标!

    紫木公子躲闪不及,胸口、小腹、手臂各挨一刀,鲜血喷涌,痛入骨髓,好在并不致命,又顺势一个懒驴打滚,踉跄的爬出了密室,向着迷宫出口狂奔……

    萧逸复仇心切,岂会让仇人逃脱呢,随后追杀了过来,他在迷宫守候了八天,查看了每一个角落,对地形了然于心,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的!

    “刷!--这一刀,是替老道师傅报仇的!”

    “刷!--这一刀,是替战死的老亭长报仇!”

    “刷!--这一刀吗,是替惨死的乡亲们报仇!”

    “还要替看门的大黄、生蛋的小花、拉磨的老白报仇--杀呀!”

    ……………………

    萧逸一路追杀,贪狼刀上下飞舞,每呐喊出一声,必然狠狠的割一刀,为了师傅、老亭长、乡亲们……以及卧虎亭的一切生灵复仇!

    “阿!……阿呀!……哎呦!”

    转瞬之间,紫木公子就挨了几十刀,面容全毁、四肢具断,浑身鲜血淋漓,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在地上爬行着,就像一条可怜的蛆虫,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了整座地下迷宫!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萧逸要把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在无数的死法之中,这绝对是最残酷的了,更加郁闷的是,对方为人报仇也就罢了,怎么鸡鸭牛狗的性命,也要割上一刀呢?

    “匈奴人是我引来的,河上的桥是我拆的,卧虎亭也是我给毁的,你有本事杀了我呀?”

    “本公子纵横天下,笑傲诸侯,何进、张让、袁术、袁绍……全死在我的手上,这辈子也值得了!”

    “萧逸你个臭道士,杀人如麻,双手血腥,早就变成嗜血恶魔了,本公子到了地狱之后,一定给你留个好位置--哈哈!”

    ………………………………

    到了这一步,紫木公子不望活命、只求速死,故而破口大骂,以言语激怒萧逸,自己也好早点解脱!

    “我是噬血恶魔!……嗜血恶魔又如何呢,就算到了十八层地狱,我也要夺了阎王爷的位置,再把你打入恶鬼道,饱受烈火煎熬,永世不得超生!”

    萧逸双目通红,有些丧失理智了,出刀又快又狠,刀刀命中要害,最后把紫木公子大卸八块、剁成肉泥,犹然挥刀不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