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9章 去而复返,自投罗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哒!-哒!-哒!”

    漆黑的密道中,小斌左手持盾牌,右手握短刀,沿着石阶慢慢的深入,探索里面的情况,两旁墙壁上挂着油灯,士兵们依次的点燃,借着摇曳的灯火,他们终于看清楚了,地下并不是一条密道,而是一整座迷宫呢!

    迷宫约有三四丈深,铺着旋转的青石台阶,墙壁是红砖修葺的,里面门户重重、四通八达,拥有很多的独立空间,就像小鼹鼠的洞穴一样,空气却比较新鲜,显然留有通气孔!

    地下迷宫过于庞大,十几个人难以迅速探查,只好把情况汇报上去,萧逸领着一百多名士兵,亲自下来查看了,一定要找到袁煕、紫木的下落!

    经过一番仔细搜索,迷宫的情况摸清楚了,里面有上百个空间,彼此以甬道连接,有兵器室、藏宝室、档案室、军机室、休息室……还储存了不少粮食、干柴,挖了几眼甜水井,足够几百人在此生活了!

    可以猜测的到,袁煕主政幽州期间,派人偷偷的修建了迷宫,一则储存财宝,谋划军机,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二则防患于未然,一旦遇到了生命危险,可以钻进来躲避一下!

    迷宫的空间虽大,里面却空无一人,衣物、文书、古玩、字画……满地狼藉,俯拾皆是,估计刺史府失守之后,袁煕带人退到这里,更换服饰,携带细软,而后逃之夭夭了,因此上,这里必然还有一条通道,直接通往蓟城外面!

    “各个房间,依次搜索,一块砖也不能落下,一定要找到密道入口!”

    接下来,士兵们四处搜索,寻找密道的入口,萧逸也是四处游走,对这座迷宫颇感兴趣,而后被一个房间吸引住了!

    房间规模并不大,装饰也很简陋,只是一榻、一案、一灯、一壶,以及几十卷竹简,墙角还放着两个箱子,全都敞开散乱着,一个存放着面饼、馒头,一个塞满了银锭、铜钱,地上还有几个坛子,散发出浓浓的酒味!

    刺史府里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几乎要什么有什么,房间的主人却存储铜钱、干粮,还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说明他没有安全感,随时的准备跑路,才会准备这些东西!

    面饼、馒头不算好吃,却更容易保存,也方便携带呢,银锭、铜钱也是一样的,不引人注目,也容易花销,在逃难的时候吗,可比金珠宝贝管用多了!

    此人还提心吊胆、忧虑重重,经常的被噩梦惊醒,只有靠着酒精的麻醉,才能勉强的进入睡眠,而这样的人物吗,刺史府中只有一个--紫木公子!

    墙壁上还有一副卷轴,颜色微微的泛黄,显然不是新作了,上面画着一名小道士,小脸微黑,面带笑容,还有两个大酒窝,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正是十年之前的萧逸,旁边还写着两句话:“灭门之恨铭刻骨,血不流干誓不休!”

    “杀师之仇,灭乡之恨,我又何曾忘记呢,整整十年过去了,咱们也该有个了解!”

    萧逸目视画像,心中上下起伏,既有对紫木公子的仇恨,也有对往事的怀念,待到大仇得报之后,自己也该回去看看了,卧虎亭、卧虎山、小道观……还有老道师傅的埋骨处!

    经过一番仔细的搜索,士兵们在一间密室的墙壁上,又找到了一条神秘通道,沿着通道一路追查,最后竟然到了城外,出口在一眼枯井之中,位置相当的隐蔽,周围有杂乱的脚印,还有一个遗落的包袱,里面装满了金银珠宝!

    士兵们四处搜索一番,却没找到任何线索,看来昨夜慌乱之际,袁煕等人退入了迷宫,简单的收拾了金银珠宝,就沿着通道逃之夭夭了,从时间上来估计,他们逃出去一天了,很难再追的上呢!

    “全怪末将们无能,没有及时发现密道,以至于放走了二贼,还请大司马重重责罚!”

    无奈之下,士兵们只好返回迷宫,把侦查到的情况,以及一包袱金银珠宝,全都交给了大司马,未能抓到袁煕、紫木公子,将士们颇为自责呢!

    “呵呵!--人有失手,马有漏蹄,本大司马也没想到的事情,将士们又何必自责呢,再说了,袁煕不过是丧家之犬,难有什么大作为了,立刻发布万金悬赏,自会有人把他绑送来的!”

    在萧逸的眼睛中,袁煕已经是个死人了,根本就不足为虑,至于紫木公子吗,如果自己所料不错,他会自投罗网的!

    接下来,萧逸带人离开了迷宫,里面的东西一律不动,搜查的痕迹打扫干净,包袱也放回枯井中,位置都原地不变,要想引蛇出洞,必须放下诱饵的!

    蓟城乃是幽州治所,也是军事、政治、经济中心,现在落入玄甲铁骑手中,袁军再无抵抗之力,渔阳、上谷、范阳、广阳各郡……纷纷的开城投降了,最有骨气的是居庸关守将-张珩,不愿意投降曹军,又无回天之力,干脆横剑自刎,做了袁氏的殉葬者!

    没过几天,又有好消息传来,袁煕带人向东逃窜,想要投奔辽东-公孙度,再联络乌丸、鲜卑两部人马,卷土重来,再夺幽州,那知刚逃到辽西郡,与当地豪强发生冲突,一场激烈厮杀之下,袁煕等人当场丧命,人头也被砍了下来,送到蓟城领赏来了!

    随着袁煕的身亡,曾经叱咤风云、四世三公的袁家,也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萧逸一面兑现承诺,重赏了送人头的豪强,一面把人头装笼,快马送到了邺城,向丞相大人汇报战况!

    袁煕是人头落地了,紫木公子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对此萧逸不急不燥,白天处理军务,安抚幽州百姓,夜深人静之时,则进入迷宫转一转,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

    “咕!--咕!咕!”

    ………………

    午夜时分-皓月当空,群星璀璨,蓟城外空旷的原野上,不见任何风吹草动,只有树梢上的夜枭,发出似哭似笑的叫声,根据古老的传说:听到夜枭笑,搜魂无常到,不是三更死,就是五更丧!

    突然之间,两道身影出现了,一个略加消瘦,一个体型肥胖,全都提着宝剑、背着包袱,快步跑到一眼枯井旁,查看周围情况之后,迅速的钻了进去……正是许久不见的紫木公子,以及大肠管家!

    原来逃出蓟城之后,紫木公子没有跟随袁煕东去,而是带着心腹管家,半道偷偷的溜走了,一直隐藏在荒野乡村,躲了几天风头之后,又偷偷的跑回来了!

    “好不容易逃出蓟城,又何苦返回来呢,凭着暗藏的金银珠宝,足够咱们挥霍一生的了,还请公子爷三思呀,鬼面萧郎就在城内呢!”

    大肠管家虽是个龌龊小人,去也忠心耿耿、不离不弃的,可是阵阵的夜枭啼鸣,让他有一种不详预感,今夜似乎要大难临头了!

    “萧逸占据蓟城之后,必然四处搜捕于我,此时越是往远处跑,就越容易被人抓住,袁煕就是前车之鉴了,还不如躲在蓟城附近,反而安全一些呢,这叫做灯下黑!

    迷宫里面有水井、干粮,存活一个月绝无问题,等到风头过去了,咱们就接上小夫人,再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安心做个富家翁吧!”

    紫木公子在枯井里摸索着,找到了一个大包袱,里面全是金银珠宝,顿时露出了笑容,这个包袱是逃跑之时,自己故意丢下的,就是投石问路之用!

    如果包袱还在原地,说明曹军没找到迷宫,自己偷偷的潜回去,也就万无一失了,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见机行事,再次刺杀萧逸呢!

    相反的,如果包袱消失不见了,说明曹军发现了迷宫,也找到了密道出口,自己回去可就危险了,应该马上逃之夭夭!

    原来紫木公子屡屡失败,心中也极为苦闷,在一次醉酒之后,占有了小侍女初见,结果春风一度、珠胎暗结,故而纳为小夫人,如今是身怀六甲,即将临盆生产了!

    “公子爷请放心心,我把夫人安置在一个小山村,留下了不少金银珠宝,又雇佣了几个本份、勤快的佣人,绝对的万无一失!”

    大肠管家暗暗祈祷,希望小婴儿的诞生,可以冲淡公子心中的仇恨,十年的漂泊浪荡、提心吊胆,自己真的受够了,就想找个地方安稳度日,那怕吃糠咽菜也好呀!

    至于复仇的事情,更是想也不敢想了,萧逸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势力如日中天,岂是主仆二人可以撼动的,公子爷无数的阴谋,还不是一一落空了吗?

    “如此最好不过了,本公子漂泊天下、朝不保夕,如今留下一点血脉,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惟愿上天保护,让夫人生下一个男孩!”

    想起即将出世的孩子,紫木公子又充满了斗志,自己这次偷偷返回来,即是躲避曹军追捕,也想趁机刺杀萧逸,了结十年的恩恩怨怨!

    如果刺杀成功的话,自己就带上妻儿,找个偏僻的小山村,安享天伦之乐,再不过问天下事了!

    如果刺杀不成功,或者身丧敌手的话,自己也留下了书信,让初见好好养大孩子,远走他乡、改名换姓,永远不要为自己复仇,孩子的姓名也想好了,就叫做--黄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