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7章 王师所向,旌旗所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寒夜虽长,终有尽时,雄鸡一唱,天下皆白……第二天清晨,一轮红日跳出了山坳,光芒万丈,普照大地,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意味着光明与温暖,对于三千玄甲将士而言,事情就没那么美妙了!

    将士们顶风冒寒、苦斗群狼,经过一夜的艰难行军,还是没能穿过军都山脉,人困马乏、粮草耗尽不说,又失去了夜色的掩护,随时可能暴露踪迹,情况简直糟糕透了!

    事到如今,十成山路走了七八成,想退回去也不可能了,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希望老天爷保佑吧,后面的道路通畅一些,不要遇到袁军巡逻队!

    可惜呀,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队伍继续向前进发,眼看再过几个山坳,就能穿过军都山了,偏偏遇到了一队袁军巡逻!

    “哒!--哒!哒!”

    ……………………

    巡逻队有二十多个人,扛着乱七八糟的兵器,举着一面破烂的旗帜,从附近的烽火台走出来,沿着山沟四处巡视,顺便的捡拾一些干柴,如果遇到冻僵的野兽,那就再好不过了!

    玄甲军在山沟中行进,人马众多、道路狭窄,根本没办法躲避的,结果走了个脸对脸,双方全都呆愣住了,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遇到袁军的巡逻队,应该第一时间杀人灭口,以免的他们发出警报,引来关上的大队人马,可是玄甲军奔走一夜,手脚全都冻的麻木了,有人想要放箭射杀,却迟迟的拉不开弓弦!

    事情到了这一步,萧逸也是无计可施,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对方吹响了号角,大队袁军冲杀下来,三千人马插翅难逃,自己百战百胜的记录,也要就此打破了!

    巡逻队也是目瞪口呆,人人拼命的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他们如何也想不到,一支曹军会在深夜之中,偷偷的穿越军都山,还差一点就成功了,他们怎么走过来的呀?

    一名年轻的袁军举起了角号,就要发出报警信号,却被身边的伍长拦住了,还把牛角号扔到了山沟中,又与几名老兵碰碰眼神,全都微微的点点头!

    “今天真是好天气,大家继续巡逻吧,没准捡到几只兔子呢,晚上就有大餐吃了!”

    “伍长说的没有错,一会咱们去后山领粮草,十几里路不好走呢,沿途四处哨卡还要揩油!”

    “将军让我去巡山呦,巡完南山巡北山呦,小心提防玄甲军呦--依儿呀儿呦!”

    …………………………………………

    出乎意料的是的,巡逻队没有报警,而是拐进一条小山沟,继续的巡逻去了,仿佛没看到玄甲军一般!

    此事看似荒谬,其实合情合理,袁氏残暴不仁,河北百姓苦之久矣,将士们也是怨声载道,早就盼着曹军杀过来,也好救民于水火之中!

    巡逻队早就听人说了,曹军占领邺城之后,与民秋毫无犯,还平稳物价、开仓放粮,救济受灾的百姓们,两相比较之下,他们自然是挺曹、灭袁了!

    “王师所向,义旗所指,百姓必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故而以顺讨逆无往不胜……古人诚不欺我也!”

    萧逸长出一口气,带领人马加速前进,又绕过几座小山坳,终于通过了军都山脉,剩下的就是一马平川了!

    按照巡逻队暗示的,在附近果然找到一处仓库,里面囤积大量的兵器、粮草、军服、旗帜,至于负责守卫的袁军,乖乖的弃械投降了,一个反抗的也没有呢!

    接下来,将士们埋锅造饭、大吃大喝,尽快的恢复体力,准备偷袭蓟县,一举生擒袁煕!

    期间有几支袁军路过,有来领取粮草的,也有负责巡逻的,遇到玄甲军之后,同样的不惊不叫,还有人主动跑过来,要求头前带路的呢!

    分兵偷袭,以少战多,萧逸原本只有三成胜算、七成冒险,现实却明白的告诉他,得人心者自有天助,就算是平庸之将统兵,此战也是必胜无疑的,因此上,队伍修整完毕之后,直奔蓟县而去……

    ………………………………………………………………………

    蓟县,又称为‘蓟城’,即是幽州的治所,也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昔日武王伐纣之后,对天下实行分封制度,册封尧的后人于幽州,建国号为‘蓟’,都城为蓟丘,直到春秋中期,灭亡于燕国之手!

    燕国灭蓟之后,就把都城迁了过来,利用有利的地势,积蓄力量,励精图治,成为了战国七雄之一,而且打败了东胡部落,把疆土向东推进了千余里,修筑了赫赫有名的燕长城!

    到了两汉时期,游牧部落频频南下,幽州战事接连不断,为了巩固边疆防务,朝廷数次册封宗室为燕王,国都全设在了蓟城,几百年的兴建之下,蓟城面积广阔,人口众多,成为了幽州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

    因此上,袁煕兵败之后,一路北蹿到了蓟城,想利用这里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有利的地理位置,重新恢复河北之地,退一步说,也能苟延残喘,与曹军周旋下去!

    “哒!--哒!哒!”

    ……………………

    夜幕时分-蓟城北门,城门令-袁福带着一队人马,正在城墙上来回巡视,同时关闭城门、拽起吊桥,严禁任何人出入!

    开春以来,天气转暖,曹军人马频频调动,有大举北伐的迹象,蓟城则是一日三惊,人心惶恐不安,士族门阀、地方豪强纷纷举家出逃,以免受到战火的波及,无奈之下,袁煕只好传下命令,城门晚开早关,守军日夜巡视!

    另外吗,袁煕还做了两件事情:一是游说幽州的士族门阀,希望他们出钱出力,继续的支持自己,等到恢复河北之后,一定重重的酬谢他们!

    二是撤换各处的将领,换上了自己的心腹人,也好牢牢的控制住蓟县,到了这个份上,官员能力已经不重要了,关键的还是忠心呀!

    比如说袁福吧,本是袁煕的一名奴仆,做些牵马坠蹬、看门扫地的事情,因为做事勤奋,对主子也很忠心,故而受到了重用,委任为‘城门令’,看守蓟城的北大门!

    袁福上任以来,也算是勤勤恳恳的,每天带人巡视城防,从没出过什么差错,还受到主子的嘉奖了呢!

    “初春夜寒,巡逻辛苦,大人请饮几口烈酒吧,也好驱驱身上寒气,曹军离此千里之远,还能从天而降不成吗?”

    都尉-梁寿防守城楼,看到巡逻队过来了,连忙掏出一皮囊烈酒,双手给了袁福,态度极为的谦恭!

    “刺史大人有令:日夜巡视城墙,严防曹军奸细,我等身为部下者,岂能粗心大意呢?”

    袁福猛灌一大口烈酒,入口如刀、下腹如火,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梁家出产的无愁酒,果然是名不虚传!

    夜深天寒之时,喝上几口烈酒,浑身暖洋洋的,比穿一件羊皮袄还管用,乃是巡逻将士的最爱,就是价格太贵了一些,寻常人是消费不起的!

    梁寿有这样的美酒,皆因他是梁家旁系子弟,经常的出入家族酒坊,自然能弄到一些美酒了,这是袁福最喜欢的地方,因为自己也能喝到美酒了,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因为梁家的态度不明!

    梁家行商四方,汇通九州,底蕴极为的深厚,也是袁煕拉拢的对象,几次登门拜访家主,希望借助梁家雄厚的财力,为自己招兵买马、积草屯粮!

    问题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梁家的态度极为暧昧,即不当面答应,也没一口回绝,而是反复的拖延时间,甚至避而不见呢!

    有小道消息说,梁家勾搭上了曹军,还捐献了大量的钱粮,家主梁小鱼与大司马萧逸,更是生死之交,一旦内外勾结的话,蓟城恐怕就难保了!

    对于这些事情,袁煕并非不知道,也想过铲除梁家、以绝内患,不过吗,梁家的势力太强大了,子弟中为将、为官者众多,遍布幽州的各个角落,一旦把这些人逼反了,后果不堪设想呢!

    无奈之下,袁煕只好软硬兼施,一面继续拉拢袁家,不顾自己阉人的身份,还提出了联姻的要求;另一面秘令心腹部下,紧盯梁氏族人的一举一动,若有投敌之举,立刻下手斩杀!

    因此上,袁福上任‘城门令’以来,一直暗中监视着梁寿,生怕他搞什么小动作,好在对方尽忠职守,从来没犯过错误,对自己也很尊敬呢,经常的用美酒孝敬!

    “哒!哒!--我们是居庸关张将军部下,有十万火急之事禀告,还请速速打开城门!”

    正在巡视之间,远处传来了马蹄声,一支骑兵迅速来到城下,天色黑暗之下,难以看清楚容貌,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他们穿着袁军的服饰,旗号也没有问题!

    “刺史大人有令:天黑后城门不得开启,弟兄们既然有急事,可以把公文放在吊篮中,我自会交给刺史大人!”

    袁福趴在垛口上,目光中满是怀疑,自己看守城门几个月了,对往来信使颇为熟悉,对方自称是居庸关来人,为何自己没见过呢?

    要知道,每一处城防的信使,都有固定的人选,绝不会胡乱指派的,再说了,蓟城天黑戒严的事情,周围城池的守军都知道,绝不会胡乱叫门的!

    “我们奉军令而来,有急事面见刺史大人,若是耽误了军机大事,你个王八蛋承担的起吗?”

    “速速的打开城门,若是迟了一步,老子拧下你的脑袋,扔到地上当球踢!”

    ………………………………

    城下人马并不听劝,一面高声叫骂,催促着快快开门,一面挥舞着火把,画出一种奇怪的图案,似乎是某种信号!

    “这些人深夜叫门,其中恐怕有诈,万万不能放进来,你们快通知刺史大人……啊呀!”

    袁福更加的起疑心了,一面让人弯弓搭箭,防止对方硬冲城门,一面派人去刺史府报信,也好防患于未然,那知连喊了三遍,周围的士兵纹丝不动!

    命令下达,无人执行,袁福刚要开口骂人,就感觉后腰一凉,而后一阵剧痛传来,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大司马的队伍到了,弟兄们速速打开城门,里应外合,生擒袁煕,这可是大功一件呀!”

    梁寿手提带血宝剑,指挥部下打开城门,引导玄甲铁骑入城,他早就接到家主命令了,一旦看到‘火焰信号’,就斩杀城门令,打开蓟城大门!

    “杀呀!--杀!杀!”

    片刻之后,随着‘轰隆’一声巨响,蓟城的大门打开了,萧逸一马当先,带兵冲进了城内,直奔刺史府邸而去,准备擒贼先擒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