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山高路险,群狼呼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军都山是燕山的支脉之一,整体呈东西延伸,长约百余里,宽三十几里,山峦起伏,地势险要,且有几条河流穿梭其中,乃是渔阳郡的天然军事防线,大名鼎鼎的的居庸关,就坐落在群山之间!

    《吕氏春秋》记载:‘天下九大要塞,居庸是其一也’,早在春秋时期,燕国就在此设立关卡,用来阻挡北方的犬戎人,称之为‘居庸塞’,到了两汉时期,北疆战事有增无减,要塞规模不断扩大,驻军也是连年递增!

    汉灵帝-初平四年,汉室宗亲-刘虞担任幽州牧,主持北疆的军事防务,为了抵挡乌丸人、鲜卑人入侵,乃大量的征调民夫,花费了无数钱粮,重新修筑了这座要塞,正式命名为-居庸关!

    自从居庸关建成之后,有效的阻挡了异族入侵,乌丸人、鲜卑人多次前来攻打,无不碰的头破血流,称之为铜墙铁壁、不破雄关!

    分兵的第六天下午,萧逸带领三千人马,来到了居庸关附近,只要越过这道防线,向东南推进七十里,就是袁煕的老巢~蓟县,胜利已经在望了!

    话又说回来了,多少英雄豪杰,都倒在了胜利的面前,仅仅相距一步之遥,却永远的无法触及,要想翻越军都山脉,又谈何容易呢?

    居庸关厄守险要、坚如磐石,与两侧的长城相连接,周围的制高点上,还修筑了许多的烽火台,监视四面八方的动静,形成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别说是三千人马,就是三万大军也强攻不下!

    萧逸领兵多年、狡猾如狐,自然不会以卵击石了,他把三千人马隐藏在树林中,又派小斌、杨波各带几个人,分别侦查周围的情况,寻找翻越军都山的办法!

    为了隐蔽好行踪,将士们口衔一根小树枝,不许随意的走动,更不许交头接耳,战马也是受过训练的,一匹匹卧倒在地上,不发出任何声响,全军寂静无声,随时准备出击!

    “启禀大司马大人,居庸关上有一面‘韩’字大旗,大约有一万多人马驻扎,不过吗,营盘叛乱,防御松懈,守军士气也不高!

    一个多时辰之后,小斌带人摸回来了,贴在萧逸耳边禀告着,他本是猎户出身,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最善于侦查敌情了!

    袁煕虽然志大才疏,也知道居庸关的重要性,故而拼凑了一万多人马,交给了心腹将领-韩珩统帅,负责渔阳郡周围的防御,如果曹军大举进攻,凭着居庸关的有利地形,好歹也能坚守几个月吧!

    就算是坚守不住了,也能点燃烽火警报,袁煕也好收拾兵马、钱财,向西退到辽西走廊,与鲜卑人、乌丸人汇合,或是集中全力,与曹军决一死战,或是退到大草原上,与曹军周旋到底!

    “启禀大司马大人,乱石涧的入口找到了,附近没有烽火台,也没有袁军巡逻,不过吗,里面巨石堵塞、积雪覆盖,情况十分复杂,小人也没有十成把握,要不然我先带人探探路……”

    黄昏时分,‘活地图’-杨波也回来了,面色半忧半喜的,又捡起一根小树枝,在地上画起了草图,叙述侦查到的情况~~

    乱石涧并不是一条路,而是山洪冲出的沟壑,因此上,它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洪水的情况,不断改变着形态,千变万化,难以预测,更别想记住道路了!

    也就是说呢,上次人马走的过去,这次就未必过的去了,洪水冲击下的砂石,经常把沟壑封堵住,加之山中寒冷,积雪没有融化,四处白茫茫一片,更加难以寻找道路了!

    按照杨波的意思呢,他想入山探探路,等到摸清情况之后,大队人马才好通行,这样更加安全一些,当然了,探路需要时间的,顺利也要一夜才行,如果不顺利吗,恐怕永远也回不来了!

    悬崖、落石、水潭、野兽……都会要了探路者的性命,甚至是粉身碎骨、尸骨无存,杨波也是豁出去了,拼死报答大司马信任之恩,这才要连夜探路呢!

    “事已至此,有进无退,前面有路最好了,就算山中没有路,咱们也要闯出一条来,让将士们吃饱喝足、养精蓄锐,天黑之后,翻越此山!”

    萧逸略加思考,拒绝了杨波的提议,人马出来六天了,粮草消耗殆尽,没有多余的时间等待了!

    再说了,人马潜伏在敌人近前,每多等一分时间,就要多一分危险,如果被居庸关守军发现了,可就前功尽弃了,别说偷袭袁煕的老巢了,能否全身而退都是问题呢!

    军令下达,断无更改,将士们取出最后的干粮,默默的啃食起来了,还有随军携带的烈酒,每人也分了一皮囊,山中寒风刺骨,滴水成冰,如果没有烈酒御寒,人马是寸步难行的!

    许多人还取出皮绳,死死的勒住了自己、以及战马的嘴巴,这样就算摔个粉身碎骨,也不会发出声响的,以免惊动了关上驻军!

    …………………………………………………………………………………………………………

    金乌西坠,百鸟归巢,玉兔东升,天色黑暗,出发的时候到了,随着萧逸大手一挥,三千人马排列整齐,向着山脉深处走去!

    为了隐蔽行踪,将士们没举火把,全都在黑暗中行进着,一手牵着坐骑,一手握着兵器,慢慢的摸索前进,万幸的是,皓月当空,群星璀璨,借着微弱的光芒,还能看清楚一点道路!

    杨波带着百余名士兵,负责搬开乱石,搭建桥梁,好让队伍顺利的通过,他还不时趴在地上,用鼻子四处乱嗅,凭着山风的流通方向,判断出那里有路可走!

    萧逸也在队伍前列,不畏艰难,努力行进,遇到难以翻越的沟壑,他就跟普通士兵一样,搬运土石,填充道路,以实际行动激励将士!

    郝昭紧跟在师傅身后,一手牵着青鬃马,一手握着镔铁枪,他本是苦孩子出身,吃过大苦,受过大累,深夜行军虽然辛苦,却也咬牙坚持着,一步也不愿落后!

    邓艾的年纪太小了,还没有翻山越岭的本领,只好趴在青鬃马背上,身上裹着毛毡,冻的瑟瑟发抖,却一脸坚强的神色,眼前的深夜行军,对他心灵的触动极大,也让他明白一个道理--要想出其不意,必走非常之路!

    大司马以及两个幼徒,尚且顶风冒寒,艰难行军,将士们谁还好意思叫苦呢,人人紧咬牙关,努力翻越山脉,冷了饮一口烈酒,累了狠咬一下嘴唇,用剧痛刺激着自己,以免的脱离了队伍!

    大家心里都清楚,必须一夜之间翻越过军都山,否则天亮之后,袁军出来巡视周边,就会发现这支队伍了,到了那个时候吗,人家居高临下,又有兵力优势,只要封堵住两侧山口,大家死无葬身之地矣!

    “嗷!--嗷!--嗷!”

    “嗖!--嗖!--嗖!”

    ……………………

    寒风刺骨,山路难行,大敌在侧,心中忐忑……除了这些困难之外,还有一群东西游荡四周,对队伍产生了巨大威胁,就是山中的狼群!

    大雪封山,食物短缺,已经饥饿了一冬的狼群,双眼通红,吼叫连连,不断的偷袭着队伍,已经有几十名士兵、上百匹战马,被恶狼拖入黑暗中,迅速的撕成碎片了!

    要想驱赶猛兽,最好就是用火把了,可是为了隐蔽行军,将士们不敢举火,只能挥舞手中武器,驱赶四周的狼群了,问题是,在黑色的掩护下,狼群隐藏踪迹、攻击迅猛,让人防不胜防呀!

    玄甲军训练有素,凭借着手中弩箭,还能勉强的抵御着,也射杀了不少的野狼,可是队伍中的马匹,就有点坚持不住了!

    战马虽然受过训练,毕竟是食草动物,对于凶猛的食肉动物,天生有一种畏惧感,接连不断的狼嚎声,更是吓的它们胆战心惊!

    已经有好十几匹战马,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突然挣脱了缰绳,疯狂的蹿进了深山中,而后被野狼扑倒在地,啃成了森森白骨,剩下的也情绪不安,不肯再往前走了,队伍一片的混乱!

    玄甲铁骑-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靠的就是坐下骏马、手中弯刀,如果坐骑损失惨重,势必影响到战斗力,就算是翻越过军都山,也没力量攻克蓟县了!

    “吼!--吼!--吼!”

    …………………………

    心急如焚,智慧突生,萧逸猛然几个健步,冲到了一块巨石上,仰头向天,张开嘴巴,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了龙吟虎啸之声,震动山野,直冲云霄!

    狼是一种群体动物,靠着吼叫声联络族群,也用嚎叫来证明地位,在一个大狼群里面,叫声最嘹亮的必然是头狼,呼啸山野,风云激荡!

    萧逸发出的吼声,犹如虎啸深山,更似龙吟大海,具有一种不可言喻的魔力,山中群狼听到之后,无不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再也不敢靠近队伍了--贪狼之王在此,山中群狼退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